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财务自由后的日常 > 0317 插秧我以前也会啊【加更欠37】
    车上,叶修看了看副驾驶的叶老师,他一脸疑惑。

    “我今天和李想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沈腾了!”

    叶老师:????

    “他不是一个人!”

    叶老师:“……”

    “还有一个女的!”

    叶老师感觉这个事情不简单:“你确定没看错?”

    叶修点点头:“我特意。去酒店门口看了一下,他在掏钱。”

    叶老师:“……”

    赵老师:“……”

    李想总于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她想了想,自己跟着来是不是不太好?

    “其他的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那个女的肯定不是表嫂!所以大概他又惹事了!还不是小事!而且姑姑都知道了,您觉得表嫂不知道?”

    叶修看了看叶老师:“晚辈不应该说长辈什么,但是我觉得姑爹教儿子真没教明白!”

    叶老师脸黑。

    赵老师倒是赞同这个说法,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这么多年了,以前也不是没有提醒过:“行了,别说了,好好开车。”

    叶修点点头,不说话了,只是感觉沈腾干事情干的太傻了,整的一家人都鸡犬不宁的。

    “你当时这么不上去给他两个大耳光?”

    叶修:“……”

    “爸,他都三十多快四十了,他是小孩子吗?我怕他讹我一笔!而且我也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二傻子似的。”

    叶修才不干这种事情,还上去给他两耳光,到时候赖在医院几个月。他又不是没有干过这种事情。

    叶修钱多,人可不傻,还是那句话,姑姑的事情他可以管,沈浅浅的事情他可以管,沈腾的事情,他不管,也不管他怎么样。

    “你别老是胳膊肘往外拐,叶修当时说了又能怎么样?一次说了就没下一次了?”

    赵老师觉得儿子没错,这种事情可以私底下说,也可以不管,沈腾确实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孩子都和叶修差不了几岁。

    沈浅浅都已经18了。

    把车开到位置上,叶修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亚朵,摇头叹息。

    此刻,酒店18楼,沈腾穿着裤衩蹲在角落,门口被七八个中年人堵住,当然房间里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床单乱糟糟的,显然……一目了然。

    和撤回消息大概是一个道理。

    房间门口,叶修的姑姑和姑爹揉了揉额头。

    几个男人也没有动粗,其中一个男人看了看房间里的女人,表情冷淡。

    “兄弟,今天这个事情你说怎么办?”他揪着沈腾的头发问道:“虽然一直都知道她外面有人,但是我没想到是你啊,我俩好歹还是一个村的,多少有点沾亲带故,你倒是干的不是人事儿啊!”

    沈腾:“……”

    他有点羞愧的低下头:“对不起,她勾引我,我没忍住。”

    面前的男人差点没忍住给他一拳。

    “老公,不是这样的,他老发信息给我,然后约我吃饭……”

    “闭嘴!”男人看了看她:“我给你爸妈发信息了,也发视频了,你以后回家把,我们家供不起你。”

    “老公,我错了!你别这样!我错了!”她啪一声跪在男人面前,头发凌乱,一脸后悔的表情。

    男人把她推开,眼不见心不烦。

    “沈腾,你说吧,我们今天这个事情怎么解决?你也可以报*警,但是这个事情不解决,你应该知道后果!”

    言语平淡,没有多大起伏,在沈腾面前点了根烟,他叹息一声:“装傻啊?”

    沈腾摇摇头:“杨哥你说怎么解决,我认!求你,别让我媳妇儿知道!”

    男人摇摇头,吸了一口烟:“你整的我家破人亡的,还让我善良一点?你脸真大。”

    “我可以赔钱!”

    男人看了看披头散发的女人,摇摇头:“看到没有?你就是这么廉价,只是在我这里值钱而已。”

    女人哭泣!

    他走到门口,看了看几人,然后看了看门口的沈腾父母。

    “叔,姨,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希望您二老不要让我为难!毕竟……我已经很克制了!”

    不知道说什么的二老只能沉默。

    “阳子,事情闹大了,大家都不好看,既然出了这档子事情,我们就把事情解决,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好说好商量你看行不行!”

    阳子没回答他,看了看走廊的工作人员,然后看着出电梯跌跌撞撞跑过来的女人,露出一个笑容。

    她甚至都没有和任何打招呼,直接就冲进房间里了。

    沈腾只感觉头发一痛,然后就是一整拳打脚踢。

    “你这个王八蛋。”

    嗯,这是他媳妇儿的声音,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媳妇,我错了!”

    “你错了,你还知道你错了,你都惦记上人家媳妇儿了,你错了!”

    一句一个耳光,啪啪响。

    出完气,她看了看坐在床边的女人:“刘春梅,你可以啊,难怪打麻将我就发现你们眉来眼去的,你还真是能耐啊!”

    阳子看了看她:“喊你来不是让你来当泼妇的!”

    “杨阳,你脑子有病?还护着她?老娘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起码知道礼义廉耻,刘春梅呢?啧啧!白瞎你当你到处借彩礼钱。”

    阳子看了看她,没说话。

    “你准备怎么办?反正我先说清楚,要钱没有,要打断腿还是胳膊随你们,要不然你就告他*强*尖,坐牢也没事,反正都这样了,我无所谓了!”

    她看了看沈腾,无所谓的说出这番话。

    “王小娟,都说你心硬,还真是见识了!”

    “你也没差到哪里去!”她走出门,看了看头发已经白了很多的沈腾爸妈:“爸妈,别管他,我们回家吧。”

    “小娟!”

    “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您别逼我和您吵架!看在孩子小,我不离婚已经是我大度了!”

    二老:“……”

    站在父母的角度,他们确实很无力,这种情况他们能怎么办呢?

    看着儿子被打断手脚?

    不管不顾的离开?

    都做不到。

    然后电梯再打开,就是阳子岳父岳母来了,还有小舅子两口子,一起来的还有叶修一家人。

    “女婿啊,妈对不起你,姑娘妈没教好!”

    叶修就看着她泪流满面的给男人道歉,至于旁边拿着棍子的老人家,已经冲进房间里了。

    对于沈腾和刘春梅来说,这大概是一场冲动的惩罚。

    叶修听着刘春梅的歇斯底里的哭喊,当真明白了什么叫人在做,天在看。

    “您把她带回去吧,让她准备好签字,离婚!”

    他连妈都不喊了。

    “阳子,不能这样啊,孩子还小,你这样他们会有阴影的!你说你要怎么才能出气,妈都同意,你别考虑离婚啊,得考虑考虑孩子。”

    他摇摇头:“我没有动手,就是考虑孩子了,再说,孩子能理解我的!”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

    他老丈人出来以后,看了看他:“我没教育好,阳儿,爸对不起你。”

    看了看眼前对他一直不错的老丈人,他笑了笑:“以后就不经常去看您了!”

    最终看着披头散发穿着浴袍的赵春梅被父母带走,叶老师和老姑在旁边商量,叶修和李想全程吃瓜。

    当事人老公,杨阳,叶修还认识,和老姑一个村的,他老婆,叶修当然也认识,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

    不过他这处理方式倒是冷静的很,没动手,也没有骂人,甚至还面带笑容。

    说他是没感情吧,叶修看着他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说他和媳妇儿感情多深……大概是这一次失望透顶了。

    中年人,处理事情,都带着一定的理智了。

    叶老师禁不住姐姐的哀求,准备说话,赵老师瞪了他一眼。

    阳子看了看周围的吃瓜人群,皱了皱眉:“都进来吧,也该商量商量这个事情怎么办了!”

    然后,一个房间里站了十多个人。

    “沈腾,你说怎么办吧?”

    沈腾:“……”

    他不知道怎么办?

    杨阳把王小娟喊来,他就知道以后家里不得安宁了,现在让他怎么做?但是不解决了,以后走夜路都怕遇到人弄他。

    别看杨阳好说话,其实压根不是什么好人,以前就是个混子,他自己就是混子,深知小人报仇从早到晚的道理。

    就是解决了,还得提心吊胆,以后都不敢喝醉酒,那些套路是惯用的,他太清楚了。

    “阳哥,我道歉,我补偿,你说还要怎么做,我都没问题!”沈腾也顾不上脸面了,脸面已经没有了。

    亲戚都在,哪有什么脸,叶修媳妇儿还是北方的,他脸都丢到北方去了。

    “说个数吧!”阳子老神在在的看着他:“你也可以不给,你也可以直接出这个门!没人拦你!”

    “我不同意!凭什么?出轨的又不是他一个人,你老婆不也出轨了!还要钱!仙人跳呢?”王小娟表示第一个不同意。

    你情我愿的事情,她觉得完全是刘春梅的事情问题。

    “我说了,他可以直接走!”杨阳看了看王小娟:“我没拦着,你可以带他走啊!”

    “你牛币,你*弄*死他,我特么就不信了!自己老婆都管不好,这是他一个人的事儿?”王小娟理由很充分。

    人的性格和成长环境有关系的,王小娟不怕是因为没见过,沈腾见过啊,不然他为什么怕?

    “你闭嘴,阳哥,五万,我打欠条。”沈腾很没骨气的愿意打欠条。

    “什么?五万,你怎么不去死呢你?你敢!你要敢给钱,我们离婚!”王小娟跳脚。

    沈腾:“……”

    “你闭嘴,你什么都不懂!”

    被沈腾这么一吼,王小娟就就更生气了,啪就是一耳光:“你再说一遍!”

    沈腾气急,反手就是一耳光,王小娟懵了,然后就开始哇哇哭。

    “十万,你也知道这个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打欠条!”沈腾知道五万他不同意。

    王小娟又准备喊了,被沈腾凶神恶煞的瞪回去了。

    叶修没说话,老姑他们手里肯定是没有这个钱的,让沈腾吃点亏也好。

    老姑拉着叶老师才出去了,叶修看了看老妈,她摇摇头。

    一直到沈腾写好欠条,这个闹剧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杨阳带着人离开了。

    房间里,沈腾看了看叶老师和叶修,拿着衣服就离开了。

    叶修撇撇嘴,还知道不好意思了。

    “老二!”叶修老姑喊了一声,叶修爸爸看了看她,无奈的叹息。

    “姐,这不是其他事情,其他事情都能商量,这个事情是他自己惹出来的!”叶老师拒绝借钱的事情。

    “姑,你要是有事情,浅浅有事情,我爸没有,我都可以给,但是这个事情我们不想插手!”叶修也补充一句。

    王小娟还没有走,听到这个话,仿佛又看到了曙光似的。

    “舅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孩子要花钱,浅浅还在读大学,我们不容易啊,您借我们应应急吧!”

    叶修啧啧称奇,对于这个一毛不拔的奇葩表嫂,他可没什么好印象。

    “我要结婚,我们家也要花钱!表嫂想想其他办法吧,至于浅浅,你自己心知肚明的!”

    叶修准备离开了,已经12点了,该回去了。

    “姑,我的意思您应该知道,多的我就不说了!我们先回去了!”

    叶修姑姑叹息,他知道叶修的意思,浅浅经常打电话,那边的情况她也清楚。

    仁至义尽。

    “好!回头带媳妇儿来家里坐坐!小李啊,让你见笑了!”

    李想摇摇头:“姑,你见外了,改天去看您!本来准备这几天去的。”

    “好!”

    叶修看得出来,老姑心情确实不好,先离开了。

    叶修一家人走后,叶修姑姑坐在椅子上叹息:“造孽啊。”

    “到时候你再问一下老二吧,大不了我们慢慢还他。”

    “爸说得对,妈,你到时候再问一下,我们家又没有舅舅家有钱,这么多钱去哪里凑,沈腾还得养孩子呢!”王小娟极其赞同这个说法。

    叶修家有钱,找他们借点,在她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何况她觉得叶修爸爸和婆婆关系好,不可能不借。

    大不了一年还点慢慢还就是了又不是不还钱。

    “老二说了,这个事情他不管。”叶修老姑回答。

    “他就眼睁睁看着侄子这样?”

    看了一眼自己老公:“他为什么要管?沈腾多大了?还是孩子吗?他自己犯错为什么要人家给他买单?”

    “妈,您不能这样想啊,您自己儿子啊,您得管啊!”

    真的能有人,对于老公出轨这个事情,她可以直接过滤,完全看不懂她的想法。

    “管不了,你们两口子自己看着办吧!我先回去了,累了!”老姑揉了揉额头,心累。

    他先走一步,呔在这个地方,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

    孩子不懂事,孙子不懂事,就只有孙女懂事,弟弟不想帮忙,她能理解这么多年,帮了不少了。

    还是那个话,已经仁至义尽了。

    “爸,你劝劝妈,我们家连存款都没有那么多,不能被人弄的家破人亡啊!舅舅他们家又不是拿不出这点钱,他换车都有钱!”

    “唉……”

    ……

    …………

    车上,叶修看了看叶老师:“爸……”

    “我知道,就你废话最多!”叶老师知道他要说什么,他又不是不知道分寸。

    “您知道就行!”叶修点点头,他不多说,最后结果怎么样,他看就得了。

    李想坐在后排,和赵老师坐在一起,她想起浅浅和她聊的那些话。

    “阿姨,您和叔叔明天还得上班呢,回去就早点休息吧!别想这些事情,就像是叶修说的,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

    赵老师拍了拍李想的手,她的手已经有不少皱纹了,李想的手还是那么白:“阿姨知道,过几天就要放假了,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李想笑了笑,内心感慨,就是放假了,自己一时半会也融入不了这个生活节奏,除非买菜做饭是她和叶修妈妈一起。

    在叶修家里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有点无所事事,李想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就是做家务,也很少有机会,第一天晚上,赵老师就把家里打扫干净了。

    她也不能和叶修一样没心没肺的,还是要做事情才行,但是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她都好希望叶修家在农村,那样还可以放牛。

    回到家,李想和叶修被打发去休息了,赵老师看了看老公:“你自己不看着办!我不管这个事情,结果你也是知道的!”

    叶老师叹息:“我知道了!”

    楼上。

    李想窝在叶修怀抱里,把手机放下,然后嘿嘿笑:“你这个表哥……还真是……玩的花里胡哨的。”

    叶修:“……”

    “哎呀,男人爱少*妇*!孟德诚不欺我啊!”李想感慨。

    叶修:“……”

    “我觉得我还是早点生宝宝,免得栓不住你!”

    叶修觉得李想的脑回路就很奇怪了,这个想法竟如此清奇。

    “你现在也挺像的,微胖微胖的!”

    李想眯眼睛:“我就说嘛……你这种人!啧啧,果然!”

    叶修:“……”

    这破题压根就没有答案!

    “老实说啊,在我们女生看来……”

    “你是女人!”

    李想:“……”

    好吧,确实是这样。

    “在我们女人看来,其实出了身材,大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男人觉得很不一样,简单的说……算了不说了,说了你又得以为我是不是有什么经。”

    “说嘛!”

    “不说!”叶修拒绝:“嘶!放开,我说,我说!”

    李想松手:“咦,你洗澡不洗头嘛?”

    叶修:“……”

    “通常来说,我是洗的,你还嗅一下,好埋汰啊你!离我远点!”

    李想拍了拍他:“你自己嫌弃你自己?你还真是不要脸,不要了我不能咔嚓!”

    叶修摇摇头:“虽然嫌弃,但是肯定不想咔嚓,还在使用期内。”

    李想:“……”

    这想法就已经很埋汰了,又嫌弃,又离不开。

    “接着聊刚才的话题!”李想兴致盎然。

    叶修叹息:“声明,我都是道听途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要乱怀疑我。”

    李想点点头。

    标准的保证手势。

    “首先,身材不一样,很多人期待感不一样,就像是你一直拿筷子吃饭,偶尔就像试试看刀叉,勺子,然后就像明星一样,每一个音色不一样!其次就是性格,职业,还有就是地貌和地理环境不一样!”

    李想吁一声。

    “爷们!”

    “嗯。”叶修回答。

    “你真含蓄!”

    叶修:“……”

    “直白来说,有些人就是沙漠,你这种就是降雨量大的峡谷,这就是区别,还有就是很多人一辈子没机会当飞行员,你呢,王牌飞行员。”

    李想:“……”

    好嘛,这个她知道,闺蜜告诉她的,说她很幸运,能让大部分人羡慕,李想觉得闺蜜说的没毛病。

    “就这么简单!就像是你自己偷偷看教育视频,心跳和平时会不一样,这大概就是换了对象以后的感受。”

    李想摇摇头:“我没有,我不看,你别乱说!”

    叶修:“……”

    我直接好家伙!

    不承认就算了!反正学点东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他这个被实验对象表示:八错!

    “喂,聊天就好好聊天,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叶修提醒。

    李想不为所动,继续我行我素。叶某人吃什么不吃亏,大不了互相伤害,谁怕谁。

    “那什么……今天太晚了!”

    叶修:????

    “你这种行为虽然不犯法,但是不道德知道吗?”叶修啃了一口:“我不管!你看着办吧!”

    “我只能看着,办不了!”李想转身!

    “明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好好休息!”

    李想:“……”

    周树人说:光线因为长度够,所以能穿越很多障碍。

    叶修也是这样觉得……

    汪汪汪!

    李想推了推他,火箭在叫你。

    “不是,它在说加油!”叶修才不管那么多呢!

    李想:“……”

    ?

    打出问号的时候,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代表你有问题。

    叶修忙种田!何尝顾狗子。

    “以前我们家也有田的,那时候得帮忙干活嘛,我还记得插秧的时候,得保证田里有水,泥土软和,然后就是要把握秧苗角度,还有力度,那时候学了个半吊子!”

    李想:“……”

    真不要脸!

    “李老师!拜托了!”

    “我可去你的吧!”李想叹息:“时间不早了!懂?”

    叶修点点头。

    开玩笑,大家很默契的好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