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改革家 > 第234章 任性的君上难做的臣
    赵雍变了,缩在角落里,蓬头垢面面色苍白,那哪里还是意气风发的青年,哪里是高高在上的君王?那就是一个孤独无助可怜巴巴的孩子。

    见到赵兴,赵雍无助的喊一声:“老师,哥哥——”伸开双臂,一副求抱抱的可怜样子。

    看到这个样子,赵兴手中的大棒当啷掉到了地上,眼泪哗哗啦啦的掉下来。扑上去,一把将赵雍拥在怀里,然后拍着他的脑袋,可怜的喃喃:“这倒霉孩子,好啦,好啦,都过去啦。哥哥来啦,我们从新来过就是啦,不哭不哭。”

    结果不劝还好,这一劝,堵在赵雍心中一个多月的委屈一下子发泄了出来,当时趴在赵兴的怀里嚎啕大哭。

    这时候,赵兴真的相信了搅屎棍党的说法。这个战国时期,应该最拥有统一天下,成为千古一帝的赵雍,真的是个平凡人,一个平凡的孩子。

    爹死了,娘死了,现在赵雍真的是一个孤儿,他渴求关怀。但这个时候,他身边的都是臣子,臣子都在指责他的出兵中山的时机不成熟啊,他的轻敌冒进啊,他的有的没的过错。就没有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体谅他的人。

    而群臣们站在马后炮的高度,彻底的将赵雍的自尊心打败了,他们又开始没日没夜的跪在他的面前规劝他,这让赵雍感觉到了彻底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帝王,帝王也是人,这个未来的帝王,也是一个小年轻。而最容易被打击崩溃的,也是小年轻。

    而唯一他所依赖的赵兴,因为自己的错,造成前景一片大好,结果却只能剪羽而归。这种愧疚,这种被寄予厚望之后的愧疚,让他不敢面见赵兴,并且为此下达了,谁要是请赵兴回都,自己就当场死给他看的幼稚的命令。

    但真的赵兴出现在他面前,他的所有羞愧和矜持,就都抛却了,一头扑在了赵兴的怀里,只剩下酣畅淋漓的大哭了。

    “好啦,好啦,都过去了,咱们还年轻不是,咱们从虎狼丛生的大山里走出来,咱们还怕他个中山鸟国啊。”

    “可是,我损失了八万将士。”赵雍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这是战国,大家你杀我我杀你的,死的人多了去了,死了,埋了不就完了吗。八万算什么?想要做一代雄主,想要称霸天下,想要一统中华,死八万,埋了就是了,在那即将的宏伟的统一战争中,会死八十万,八百万的。不要在乎,那不过是草芥。”赵兴冷酷的劝解。

    “我丢了镐城。”

    “你的赵国土地是怎么的来的?先祖是从晋国得来的,然后是代国,魏国,韩国,许过,燕国。你丢一城,就悲伤的这样,那那些丢失几个城,几十个城,丢失整个国家的,还不得上吊抹脖子?丢了吗,想办法再夺过来吗。”

    “可是,我没有力量再夺过来啦。”

    “胡说,哥哥我这次来,给你带来了五百万钱,带来了十万大军的装备,带来了三万奴隶,同时,给你带来了灭中山三策。”然后在怀里将赵雍推开,板着他的俩个肩膀,盯着他的眼睛,真诚的问道:“你说,你还缺什么,即便是缺月亮,我这个神棍哥哥都给你。”

    盯着赵兴的眼睛,很久很久,赵雍羞愧的道:“哥,我饿了。”

    随着这一声,床内和门外,一起响起了两声欢呼,床上的是谦谦,门外的是黄门令。

    “君上饿啦,君上想吃东西啦。”随着黄门令的欢呼,刚刚变得似乎没有人住的王宫,转眼就变成了闹市。欢呼声,奔跑声,搬动东西的鼓乐声,器物的碰撞声立刻响成了一片。这其中绝对有故意将不值钱的瓦翁丢在地上的烘托气氛,然后就是黄门令那带着喜悦的呵斥责骂:“看什么呐,找死呐,还不麻利的走着。”

    红着脸,托着一盆清水的谦谦过来,给赵兴蹲身施礼,口中娇羞的拜一拜:“大兄。”

    赵兴就没事人一般对着谦谦道:“给你男人梳洗,我去大堂等着吃饭喝酒了。”然后也不说什么,直接潇洒而去。读书啦

    大殿上,按照爵位摆放了一张张桌子,最上面是赵雍的,按照级别,五国相王之后,赵雍是王,在最上,九鼎八簋。然后是赵兴的,他是候,是八鼎七簋,然后是诸位大臣,依次按照周礼规定排列。

    当全部的公卿就位,大家欢喜的交头接耳时候,赵雍精神焕发的大步上殿,所有的公卿一起跪拜参见。赵兴也不例外,这是规矩,规矩不能破。

    赵雍疾步走到赵兴面前,双手搀扶:“老师,夫子,唐候,以后见我不可拜。”

    不等赵兴说话,看到自己居中的礼器,对着公卿道:“五国相王,本就是玩笑,更何况我年轻学浅,周天子在朝,怎么敢僭越称王?这次中山一战,更让寡人感到与德不配。现在,我退让为君,按照八鼎七簋制度饮食。”

    宦者令廖冲立刻跪拜称颂,诸位公卿也一起高歌赵雍贤德。

    高歌过后,侍者手忙脚乱的撤掉了一鼎一簋,以及相关的豆。廖冲正要按照级别,撤掉赵兴桌子上的鼎和簋的时候,赵雍伸手:“慢,我是候,夫子也是候。而唐候更是我的恩师,启蒙教导者。现在,我正式宣布,寡人和夫子唐候共同治理赵国。”

    这一句,简直是石破天惊,当场震的所有公卿目瞪口呆。

    任性了不是,不守规矩了不是,这血脉基因啊,真的没谁了。

    好半天相帮肥义跪爬上前,对着赵雍叩头:“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君上,不可啊。”然后看向了赵兴。

    赵兴淡然一笑,给赵雍拱手:“你不要套路我。我有钱,但我的钱是我的,也是我媳妇的,要是给你败家了,我老婆会掐死我的。这事,你想也别想。”

    赵兴一句话,立刻将大殿上所有公卿的担心尴尬彻底的一扫而光,他们真的相信,赵兴说的对啊,赵雍这个君上,有心眼啊。

    “老师,夫子——”

    赵兴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桌子后面:“别说了,说什么我是不会上当的,来来来,开吃。”

    肥义恍然,立刻就坡下驴,坐到自己的桌子后,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举起酒杯,对着群臣,对着赵雍,对着赵兴道:“为赵国昌盛,为君上万年无疾,为兴君长命百岁,饮胜。”他特意将兴君两个字说的响亮——请你记住,不管你是什么候,你依旧是赵国的封君领主。

    诸位公卿都是人精,于是一起跟着响亮的道:“为兴君长命百岁,饮胜。”

    赵雍讪讪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后,拿起酒杯对着公卿一饮而尽,然后郑重的道:“别的都可以听诸位的,但寡人和夫子共治天下,这一点就这么定了。”他依旧坚持。

    宦者令廖冲看到赵雍又要犯倔,当时欢喜大呼:“孔夫子周游列国,寻君上与士人共治天下而不得,今日,我赵国实现了,当贺,当饮胜。”

    诸位公卿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这偷换概念的意思,同时也欢喜无比,于是一起举杯。

    赵兴欣慰道:“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一杯不够,当浮三大白。”

    大家欢喜的连饮三杯,似乎这个赵国依旧是君君臣臣,一切没有变,但其实不管是赵雍还是公卿,都知道,其实赵国已经变了。许多老臣开始担心了。

    赵兴,将是赵国的祸人,当阻止之。

    赵兴在心中哀叹,赵雍的任性胡说,让自己再难在赵国立足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