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奇幻 > 异界龙神将 > 决战西朗 63.别有隐情 少女被掳
    天雷鸣响,乌云密布,拓跋神将之躯作为西朗教廷的皇牌,这事必然会给西朗教廷一个无法想象的损失,五元素神知晓后,准备召见教皇与大祭司,大肆问责。

    另外一边,楚天赐与霍雨轩骑着银白羽翼龙来到了草富村,去玩西朗的必经之路,回到那个充满哀伤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绿草,还有数十户人家,在此定居。

    “不如我们在这歇歇脚,明日再走怎么样?”楚天赐指了指下方的小村落。

    雨轩没多看,喃喃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你可知这事哪?”

    “这……我怎么会知道嘛。”楚天赐挠头道。

    “草富村,我母亲逝去的地方。”雨轩两眼哀伤,而后在龙背上站立而起道:“罢了,我先下去看看,你……看着办吧。”雨轩说着,便纵身一跃而下。落在绿意葱葱的草坪上,激起一番涟漪。

    “这这这……直接就跳下龙背,厉害啊!”楚天赐蹲下身,运转魂力,施展烈焰莲龙诀第一重,雷火玄天功,而后对羽翼龙道,“莫兰!我们姑且在此歇息,有需要会叫你。”

    电光闪耀,楚天赐飞身而出,莫兰羽翼龙在空中回旋着,对天赐说道:“你可看好雨轩,我就这附近,不会走远。”

    “知道了!喔呼!”天赐纵身跃下,任由清爽的空气拂身而过,最后单脚浮空点地,成功降落,走在霍雨轩的后头。

    而莫兰羽翼龙则在他们头顶飞掠而过,消失在牧场远处。

    “看着村庄绿树成荫的样子,实际落地之际,便有数人埋藏在绿荫中,伺机而动。”雨轩格外谨慎,早知道有人在此盯哨。

    “那你怎么那么淡定,难道那都是喽啰?”天赐追问着。

    “在我们面前,那不过是蝼蚁罢了,进村吧,不用在意,没有人敢对我们动手。”雨轩说着,将那亮出锋芒的四圣骑士之剑又收了回去。

    “这个雨轩,真的好强,不管什么时候,都神经紧绷的。”楚天赐眼中闪烁一丝怜悯的神色。“终究是个孤儿,独立的性子要比一般人来得更强烈。”

    那灌木丛中数人交头接耳道:“这两旅人能下手么?”

    “你疯了?你没看见别人从龙背上下来的,说不定大有来头,先汇报团长。”

    “那淑谨怎么办?”喽啰说着,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对话天赐都听在耳里。

    “老大的事情得照办,这段时间少滋事,弄不好,老大只有咔嚓我们的份了!”

    喽啰们嘀咕着,在那神神叨叨。

    “真不用管他们么?好像有些事情要发生。”楚天赐跟在雨轩的后头说道。

    “听见都当不知,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取破龙戟,别无他想。除非情不得已,或者实在看不过的,我们可以帮一帮,但是少滋事为上。”雨轩说着走到一家名为歇脚旅馆的餐厅前。

    “知道了知道了!”天赐一脸不满,他暗想着,“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才是真的话语权。”

    咯吱作响,旅馆的木门被雨轩推开,他一身猎龙皮甲,银色吊坠,腰间一把长剑,格外瞩目,后头的天赐白发披肩,健硕的个子,一米八的身高更是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压力。

    旅馆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看起来那有四五张客桌,旅人七八个,只有右手边角落的一桌,有两名看着实力不俗的壮汉。

    “前义勇军的人,红宫国境内,一个叫兄弟会的组织,便是这些义勇军军人解散后重新组成的。”霍雨轩低声道。

    “这些细节怎么你也知道啊,太厉害了吧。”楚天赐说道,“不过听名字,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吧。”

    “都是血狭义之士,看房吧。”雨轩说道。

    “嘿!两位穿着精致,不知道两位是那个组织或是军旅的勇士呢?我们这好安排你们上好的房间与茶水。”旅馆中的庸人恭敬的说道。

    “这位是龙殿……”天赐的话还未出口便被雨轩生生打住。

    “我们没有组织,不过普通旅人罢了。”雨轩说道。

    “唷!没组织,那好吧,那我们得征收你十分之一的旅费,上交这里的驻守团队,没有组织庇护,那就得交保护费。”那庸人神气道。

    “这都是什么道理。”虽然天赐心中多有不满,但他知道,雨轩并不在乎这些。

    两人没有多反驳,随着庸人走到前台,选了一间天字号的房间。雨轩的举动让天赐多有疑虑,“一间房?”

    “人在外,相互照应,这里不像红宫国,我们这些装备与钱财,会招来不少匪寇,小心为妙。”雨轩说着,“天子号有两张床,独立的澡间,你别想多了。”

    天赐听此话立马辩解道:“你你你!当我什么人,我才没有非分之想呢。”

    雨轩盯了盯天赐那幅嘴脸,一幅怀疑的表情,便进屋休息去了。

    “诶?这雨轩,真叫人费心啊。”天赐走在走廊间,竖起耳朵探查周边的消息。不过真有两人间的对话,引起天赐的注意。

    “年轻的少女半夜被掳,这而的驻守团不管不问,咱俩不去问还好,去了之后才发现这的驻守团简直乌烟瘴气,成何体统。”

    “嘘!我们只是来调查的,别忘了,我们现在身处何地,话不可乱说,没有掌握实际证据之前,不能断定这事跟驻守团有关系。”

    “不过……我倒是看见那些人手上好像纹有蝎子的图腾,看着不像这里的驻军。”

    “不是这的驻军……难怪还要旅人上缴旅费。”天赐通过两人对话看出猫腻来,“正儿八经的驻军有宫国的差响,哪用得着做这些小动作。不行我得跟雨轩说清楚!”

    天赐心急回房,他推开大门道:“雨轩!这晚上有少女被掳,你……”

    天赐看着房间内空洞无人,窗开大开,冷风吹进厅堂,他大呼一声,“不好!”

    冲忙间拉开大床的蚊帐,“这里没人!这也……”

    哒哒哒,快步如箭,“你可别出事啊!”噼啪,澡堂大门猛被天赐打开,里头水气浓郁,天赐挺身而进,突然一芊芊玉腿从后朝天赐的下档踢来,天赐顿时全身酥麻,疼痛不已。

    “登徒子!你找死!”雨轩全身一览无遗,毫无遮掩的怒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