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不负无期 > 第三十六章 云神的警告
    夏真开车带着茵陈,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因为她始终猜不透茵陈究竟为什么要对增增这么好,即便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他还是对她好。

    茵陈因为受伤的原因不想回卫公馆,所以便让夏真把他送到了自己的别墅。

    “到了,下车吧...”夏真一脸冷漠的开口说道,而且车子也没有熄火,一看就是:你赶紧下车,我着急走的意思。

    茵陈看着夏真,这个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就因为自己拒绝了她,先前她说的那些就都不做数了吗?这凡间的女子也太善变了吧?可为何自己这心里会如此纠结?看她这样竟会莫名的烦闷?...

    “我好歹也是个病人,而且伤的是胳膊,你就不能下车帮我把门打开,送我进去吗?”想到这里茵陈一副委屈的看着样子说道。

    夏真转过头扫了一眼茵陈,看了看他手臂上缠的过分显眼的绷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车门可以帮你开,但是,你们家我就不进去了,卫公子家里又不缺保姆!”

    茵陈走下车,站在夏真面前,眼神里带着无奈,前俯身对她说:“我家里有没有保姆,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是我自己的别墅,我也是偶尔会过来住,我的手不方便,帮我把门打开总可以吧...”前半句是个问句,后半句又讲的是实情,这样夏真找不到任何拒绝他的理由。

    夏真不情愿得白了他一眼,跟在茵陈的后面走过去帮他把门打开。但却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跟着茵陈一起来到了客厅...

    “我还以为,你不想进我家的门呢?随便坐吧...这里我也有好久没来了...”

    环顾着茵陈这空空荡荡的别墅,虽然依次亮起的水晶灯,高贵又亮眼,但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温暖...夏真心里有种莫名的心酸,就是感觉茵陈好像始终都是一个人,与家里关系也不亲密,除了林旭尧也没有什么朋友...

    认识她和增增的时间也不长,可为什么就是对增增如此特别呢?或许人家这种有钱人,本来就不像她这种普通人一样。想到这里夏真转身对着茵陈说道: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干脆利落,感情也是如此。你既然这么喜欢增增,那我就退出,绝对不会再向你说出一句喜欢你这样的话!”

    “你放心,我不像你,我的感情没有这么卑微”夏真又补充道。

    “你也觉得,我对增增的感情卑微到了尘埃里,就算被她拒绝多次,也甘愿为她付出一切的做法很可笑?!”茵陈走到窗前,口气里充满了无奈。

    “我可没这么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不过,以后没有我的骚扰,你身边应该会安静多了...”一向做事干脆的夏真,在处理起感情问题来也不拖泥带水,即便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心里还是那么喜欢,以后也还会那么喜欢。但是今天她心里的那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这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她必须及时制止。

    “不过我警告你,不要让我发现你对增增不好,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把你打的比今天还惨...”像是在找回面子,夏真又补充了一句。

    “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不过了...”茵陈站在窗前看着夏真,听她说了这么多,嘴角虽带着笑意,眼神却很平静甚至有一丝落寞。

    想我云神来人间一趟,竟也对着凡间的女子动了情。即便动情又如何呢?她与我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自己又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现在早已没了回头路,带回秦艽和白凝才是当务之急,至于自己在她心里是不是没了分量,他已顾不上了...

    抬头看了看窗外,天上那一轮圆月上竟有一片薄云飘过,似有似无的;就好像自己曾在这个女人的世界里出现过,似有似无的,她应该很快就会把自己忘记吧...

    茵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转头对着夏真说:“今天,谢谢你把我送回来,很晚了,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

    “再见...”说出这话,夏真的脸上还是带着笑的,眼睛也很明亮,根本查觉不到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走出茵陈得别墅,眼泪却不争气的啪嗒啪嗒往下掉,“哭个毛线啊,人家他妈的从来都没喜欢过你!我夏真人美戏又好,追我的人多了去了!...”说完潇洒的擦了擦眼泪,一脚油门,离开了茵陈得别墅区。

    轻笑了一声,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茵陈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听得到别人的心声,这是他修炼的基本功。也正因为如此,他能每次在苏合要对增增动手时及时出现。

    扯下在医院包扎时缠住的绷带,露出里面完好无损的一副胳膊,茵陈走在空荡的房间里开来回活动了一下,然后抬手一挥,房间里所有的灯便全部灭了...

    正常人自己在这么空荡的别墅里都会害怕,更别说此刻又是漆黑一片。可茵陈是云神啊,他现在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与苏合好好谈一谈,确切的说,他要去警告苏合!

    盘腿而坐,双手交叉,嘴边咒语轻念,茵陈得元神已经离开,进入到了一个幻境中...

    “难得啊,云中君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与我见面!就不怕有人突然闯进,元神无法归位吗?”茵陈的召唤术已练的炉火纯青,苏合很快就出现了。

    “我若不以这样的方式,恐怕三公主都不会出来见我吧?”

    “你竟敢明目张胆的去伤害白凝,就不怕回到天界遭受处罚吗?就算你是三公主,天帝天后也不可能坐视不管,更何况你是私下凡间!”

    “哼,白凝不是好好的吗,云中君不是都出现的很及时吗?”想到两次加害白凝都被茵陈救下,苏合心里更是不爽。

    “我今日不想与你多费口舌,五百年前设计让白凝下凡的人就是你。而我此次邀你共同来到人间,就是要证明我的猜测。”

    “我且警告你,不要再想去伤害白凝和秦艽,你若就此罢手,我便放过你,不去向天后告发。”

    “而你若是还要一意孤行,我便是耗尽毕生修为也要护住白凝和秦艽!只怕到时三公主也会魂飞魄散吧?!”夏真说的没错,云神动怒确实会乌云密布,让人一下就有种压迫感。

    “茵陈,你不是说让我来帮你的吗,我帮你就是啊...”苏合见茵陈这样,顿时心气平和了许多,她是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天界三公主的身份的。

    “你不就是要让秦艽放下对白凝的那段情,好让他俩重回玉虚宫吗?我就是着急了,我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在这里,只有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也只有我能帮你。所以,你没必要把我当成敌人!”苏合虽嘴上如此说,可心里巴不得茵陈也留在这凡间,只有这样,五百年前的事,便无人知晓了。

    “你不是我的敌人,我也没把你当朋友,天上人间都是如此。我今日之话并非虚言,还请三公主谨记于心!”说完,一抹白影消失在幻境中。

    茵陈缓缓的睁开眼,站起身在漆黑的房间里顺着楼梯走上二楼的卧室,透过窗子路灯的余光洒在地板和墙上,在这些斑驳的光点中,他得身影显得如此孤独和落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