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第八十八章 鱼长多长
    烂剑山下,一袭白衣直奔上山,没有回紫霞峰,而是先到剑来峰洗剑池,洗剑池旁岳璞正在与宋道元两人面对面而坐,静心手谈,山主马蕊芯则站在旁边注目凝视两人落子,道“岳师兄,看来你的棋力有所减退啊。”

    岳璞笑道“不然,我看不是我棋力减退,而是马师妹你情人眼里出西施,自觉宋师兄的棋要胜过我,误断,误断!”

    马蕊芯四十九岁年龄,在他的话语之下还是如同孩子般微有羞涩道“岳师兄又胡说八道,都是四十多五十多岁的人,还如何会有年轻人的劲,西施是决然出不来的。”

    “哈哈哈!”

    三人同声而笑。

    若是在平时或是有其他的事,风婧断然不会打扰他们的雅兴,但现在事情很严重,他不得不直奔过去道“山主,还请你救救大师兄。”

    “你说什么!”正在沉浸于两人手谈的马蕊芯被突如其来的风婧和他口中所说的话所震惊,宋道元和岳璞亦停止手中的落子动作。

    风婧缓几口气,压住长期奔跑而导致干涩的嗓子道“山主,宋前辈,岳前辈,请你们救救大师兄,我和大师兄到空山郡去诛妖,结果意外打听到了琳琅师妹的消息,所以大师兄他没有同我回山,而是去找琳琅师妹,可他身中剧毒,恐怕最多也就能撑五六天,他本来答应先跟我回山解毒疗伤的,没想到第二天清晨就留封书信不辞而别。”

    岳璞道“有琳琅的消息,她在哪里!”

    风婧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是在东海!”

    “你说东……东海。”

    岳璞有些失措,手里拈着的黑子从指尖滑落,掉在棋盘,若琳琅真被带到东海,除去是她还能有谁?而知晓岳璞与东海蓬莱女国渊源的马蕊芯,神情同样有些半阴半晴五色杂陈,他看着口干舌燥的风婧道“放心,我们会尽快派人到东海去寻救,你先回紫霞峰休息,切记此事先不要告诉别人,以免在师兄弟间产生不好的影响,若有人问你,你就说靖远有事耽搁,过几天才能回来,”

    “是,山主。”

    风婧应声退去。

    马蕊芯的心中很不安宁,有些自责,此次他若派别人到空山郡去,是不是徐默就能免受蚌精之毒?

    宋道元一眼瞧出她心事道“蕊芯,不要多想,谁都不会想到空山郡的妖孽修为如此高深,他有杏黄旗护体,暂时不会有大碍的,况且也不全都是坏消息,至少琳琅的下落也有些眉目了不是吗!只是为何有人要带琳琅到东海去?”

    大约是宋道元折剑下山一年多后,岳璞才与青贝相遇结缘,所以关于岳璞和蓬莱女国的恩怨牵扯,他并不十分清楚,马蕊芯便做解释道“道元你有所不知,岳师兄的妻子,琳琅的母亲,正是如今蓬莱女国的女王青贝!”

    宋道元闻言道“如果真是这样,岳师弟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想他们派人从烂剑山带走琳琅,可能仅仅就是青贝女王思念女儿,想和女儿相见,琳琅不但不会有危险,在蓬莱还是公主殿下呢,过的比烂剑山可是要好出许多!”

    “不行,我得亲自到蓬莱去看看。”

    岳璞起身进屋,脱掉宽松大袖的长袍,换身紧束便行的青衫,身佩在洗剑池中悬钓十九年的鱼长剑,剑气森然,准备出发,提到东海他不仅仅是担心女儿岳琳琅,心中总隐隐约约觉得青贝或者整个蓬莱女国,都出了事,否则十七年间,自从他抱琳琅回到烂剑山,青贝从来没有过问,为何如今会派人来烂剑山带走琳琅。

    准备俱全,走出屋子,马蕊芯和宋道元挡在他身前。

    马蕊芯关切道“先不要着急,我派些弟子和你同去。”

    宋道元亦拦住他示意先冷静,道“岳师弟,先不要冲动,待商量一番我与你同去。”

    “不!”岳璞拒绝道“你们两都不要去,也不要派弟子陪我去,我和蓬莱女国之间,和青贝之间,有些事总要说清楚,说到底这次算是我岳璞的家事,我独自到蓬莱反倒容易解决,就算我和青贝之间有再大的误会和仇怨,琳琅终究是我们的女儿,我到蓬莱不会有事的,还有徐默,你放心,我肯定会把他平安带回来的。”

    如今清楚徐默真实身份的,唯有宋道元,岳璞,马蕊芯三人,他们在无外人时的私下交谈里,称呼徐默两字自然正常。

    “好吧,那你万事小心。”

    马蕊芯妥协,打消派弟子前去的念头,岳璞所说并非没有道理,青贝和他之间的事,有外人介入反倒会使其变得复杂,宋道元的表情却并未发生多少变化,还是坚定如初,不过内心想法似乎有所更改,轻拍岳璞肩膀道“我可以不随你同去蓬莱,但我也不会轻易放你离开,若要下山,先与我走两招剑,如你剑招剑意不精,我不放心你独自前去。”

    “哈哈哈,看来宋师兄今日是非要与我走两招才肯罢休,好,师弟奉陪,说实话也很想见识见识师兄十九年的剑法,究竟精进到何种程度。”

    马蕊芯苦笑“又犯老毛病!”

    说话间岳璞半臂长短的鱼长剑出鞘,其实就连马蕊芯都不明白这把比普通兵刃短出一半的剑为何要称作鱼长剑,是不是本名鱼肠后来以讹传讹导致错误,或许今天,她就能明白其原因,凝望着有丝丝缕缕肉眼可见的光华在鱼长剑剑锋流转,宋道元抬手伸向空中,剑来峰顶,一把断剑蓦然如坠地流星般飞来,落入他手里,是把断剑。

    正是当年他折断的那把无我剑。

    十九年来,马蕊芯一直收藏在殿内,每日擦拭,不令其沾染半点灰尘,十九年来,望剑如面!

    “宋师兄要用断剑?”

    “剑断意不断!”

    “好!”

    口中的好字几乎是与手中的鱼长剑同时抵达宋道元的感官范围之内,鱼长剑剑气如匹练,划向宋道元额头,看着这出剑既快又准,纵使知道两人仅仅就是切磋切磋的马蕊芯,还是没忍住握了握衣角。

    宋道元极速往后退去,翻身退入洗剑池脚尖在池面轻点,池水蜿蜒而起,宛若游龙舞爪,盘旋在他周身,手中的剑则快速舞动出层次错乱的虚影,岳璞站在池边,两人大概相距十二三步的距离,但能明显感觉到鱼长剑的剑气是紧逼着宋道元的。

    鱼长剑剑身只有半臂三寸长,较平常刀剑可谓短。

    而其剑气气随意涨,度共意长,剑意无限,剑气无边。

    “哗啦啦!”

    宋道元剑锋轻划,剑气裹挟水浪,浩浩荡荡涌向岳璞。

    岳璞不退反进,步步紧迭指剑冲入漫天浪花。

    转眼间,浪花在天空中转动,形成悬空而起的漩涡,漩涡当中,两股剑气来回涌动,纵横交杀,直到整整半炷香时辰过去,轰隆一声漩涡从内部溅开,所有的剑气尽数收敛,宋道元和岳璞两人踩踏水花缓缓落至地面。

    看到两人神定气闲,马蕊芯得以松口气,切磋剑术不假,可刀剑无眼,难免会有意外发生!

    各自收剑,宋道元和岳璞静然如松般站立,一动不动,马蕊芯看的百思不得其解,欲上前询问,刚走到宋道元与岳璞身前,长衣带起的轻风拂摇起两人头发,竟然有几丝断落!

    宋道元断落三根头发!

    岳璞断落四根头发!

    马蕊芯终于明白他们为何身子不动,原来是他们的剑气早已将彼此的头发削断,只是出剑太快,未能掉落,刚刚她三四步跑过来,带起的风轻撼,发丝才离首飘下,岳璞平开手掌,从头上落下的四根头发缓缓飘入掌心,他眉头微挑道“我削你三根头发,你削我四根头发,看来终归剑术与宋师兄你之间相差甚多。”

    宋道元笑到“谦虚,你虽只削我三根头发,但我身后千步外的崖壁,剑痕累累,鱼长剑气长啊,岳师弟,十九年来你的剑术又有精进,此次到蓬莱,定然无恙,剑道至高,天也去的,何况人间走一遭。”

    “说的好,好个剑道至高,天也去的,何况人间走一遭。”大作感叹完毕,岳璞带好鱼长剑,辞别马蕊芯与宋道元,起步下山,蓬莱女国,女王青贝,桃花岭,当年的种种浮现在他脑海,心中有个悔字萦绕,正如十九年前年轻气盛的宋道元折剑下山,他又何尝不是年轻气盛,如今想想为何自己就不能与青贝结为夫妻,为何当年心中两族有别的执念那么深,若能重来,不管青贝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都会不离不弃,此次到蓬莱,他定要亲口说声对不起。

    远望岳璞离开的背影,马蕊芯道“十七年来,岳师兄心中的悔意很重,他终于想明白,喜欢一个人,就不能在意对方的身份,对方的背景,喜欢就是喜欢,不能参杂其余的东西进去,此次到蓬莱除去找回琳琅,他还带着深深的歉意想要跟青贝女王说声对不起,这也是他坚持独自前去的原因吧!”

    宋道元双手负背远望碧天道“其实我也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