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综合小说 > 小娘子醉酒侍郎君 > 第二十五回:美人垂泪公子断魂
    陆浮欢一眼就看见了她,失魂落魄站在通往后堂的门前。

    也就是在这里,她拒绝了他的夜明珠。

    嫖客来来往往,窑姐儿吟吟笑笑,她身在其间,朦朦胧胧,若有似无。

    “冷云姑娘!”

    她闻得声音,一惊,急忙转身就走。

    没了那日的冷情,像个人间女子了。

    再喊,她不应,只用手擦着眼,往门外跑去。被人拦住,硬闯,还是过不去。

    无助地站在门前,抽泣变成呜咽。

    “冷云姑娘。”

    他走过去,伸手,试探着搂着她的腰。

    她竟破天荒的没有拒绝,好像完全没有发现。

    他带着她来到僻静处,贪婪地靠近她,趁着她一时的迷茫而占着这朝思暮想的便宜。

    他撩起她的碎发,轻嗅她的香气。手微微抬起,放在她的衣领处。

    只有一步之遥。

    到底在他眼里,她还是个玩物罢了。

    他如今已是个花间老手,于他来说,一切变得轻而易举。

    “帮我。”她忽而低声求他,“求你。”

    她抬起头,湿着眼看着他,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他一阵颤抖。

    “求你救救我们,我求你!”

    她的声音凄婉,如同蚕丝,把他的心一层一层的包裹。

    他怎么可能拒绝她。

    冷云伏在他的耳畔,湿润的唇时不时触碰,丝丝痒痒,撩拨人心。

    “明天晚上?”他重复了一句。

    她点点头,绞手轻叹。

    “七少爷,若是救得我大师哥,冷云愿……愿生死相随!”

    “不必,不必……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自己说的这是什么?

    她明明有意于自己了,又怎么拒绝了?

    陆浮欢的心像小鹿一般,她明明全然没烟花女子的妖娆,却也将他撩拨得神魂颠倒了。

    “哎哟这是哪家爷,不给银子就要玩儿我们春香楼的姑娘!”冷云慌忙松开了他的手,他再要去捉,她却已经把手藏在了背后。

    “哎哟,冷云姑娘可玩儿不得!”

    老鸨故意亮着嗓子,把“冷云”二字说的全城都能听见。

    她是春香楼的活宝贝。

    陆浮欢有些闷气,这天杀的老妈妈,非窜出来坏了气氛。

    他在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抛到她的怀里。

    老鸨尴尬一笑,又还给他。

    “不够?”

    “七爷您玩笑,这可是冷云姑娘,只这一锭只怕……”

    “我就是来与她聊天的,别的不要。”

    “行行!”

    一转头,冷云却已没了去向。

    他怒而起身,拽着那老鸨道:“你耍我!冷云姑娘呢!”

    老鸨满脸委屈,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你们刚刚谁看见了,她什么时候溜走的!”

    “妈妈,我们都没看见。”

    老鸨是真委屈,是冷云趁着乱,自己溜走的。

    陆浮欢心里没数?这秋冷云谁能真的左右她!他气,只不过是不甘心罢了,明明都已经沾手了,偏就又让她跑了。

    他的小少爷脾气又上来了,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狠狠地推开人群,就要走。

    到了门前,才忽然想起四哥。

    再回头。

    “来呀姑娘们,七爷变主意了,都过来服侍他!”老鸨们的一声招呼,惹来所有人的注目。

    红粉佳人一拥而来,他急忙躲开。

    “我只来找四哥。”

    “四少爷……四少爷在青梅屋里呢!”

    “他还好吗?”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又转身唤人,“青梅!青梅!你天天念着的陆七爷来了!”

    他要上楼,却又被拦下了。

    “青梅姑娘要一百两。”

    “我没要她!”

    “那七爷就不能上楼去。”老鸨扇子一指,“一截台阶十两,若要上得楼,至少一百两。”

    恍惚觉得上了当,四哥像是不曾受伤,一切都是这春香楼的诡计。

    可四哥到底不能不管。

    陆浮欢随意拿了一张一百两,匆匆上楼。有小丫鬟引着,帮他来到青梅屋前。

    “四哥!”他推门而入,屋内却唯有青梅。

    “他妈的,又骗我!”

    不是心疼银子,而是心疼自己。总被人耍,全无尊严。

    “七少爷等等!”青梅喊住他。

    “等什么!我四哥呢?”

    青梅不语,面显忧伤。碎步而出,仍端着头牌的架势,不现狼狈。

    她那夜为了陆浮坤,寻遍了郎中,无人肯医,好容易费了自己的私钱请唐府的门子帮忙传话,才请来唐老爷。

    伴着她一夜哭声,将他从阎罗殿里拉回,换来的,却是一顿责骂。

    “我让你请唐三小姐呢!”

    他甩了她一巴掌,只因觉着失去了接近唐暖云的一次机会。

    “四爷当时命都快没了,除了唐老爷,无人能救!”

    “你放屁!”他粗俗,全无少爷样,“只有我让别人死,谁还能让我死!”

    摔门而出,晾她一人,黯然销魂。

    陆浮欢追问着:“四哥可好?伤势可重?”

    “好……他好的很!”咬咬牙,带着他七转八绕,进了后院子。

    这一处他不曾来过,别有洞天。

    琪花瑶草,姹紫嫣红,瑶池仙境比之不及。

    已让人忘了这是楚棺秦楼。

    没有外堂的喧嚣,静而恬适。偶尔还有女子吟诗作赋,轻弹古筝的声音。

    虚无缥缈,浮生若梦。

    可是再美,也只是青楼。

    青梅停在最角落的一间雅居里,淡淡道:“四少爷在里面。”

    他看见那屋子的窗户上映出的人影,嬉闹,追逐。

    三个人影,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嫖客们的惯行,结伴儿欺负人,把妓女像小猫一样追得满屋子跑,他们喜欢这样的感觉,如同捕猎一般。没捉到手,便热血上头,由趣转为怒,便忍不住用了暴力。捉到了手,就是他们的食物了,猛兽一般扑上去,啃食,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呻吟,求饶,抽泣,都是他们喜欢的声音。

    这一刻,人都不再是人了。

    清晨,光明重回大地,睁开醉眼,抖包袱一般丢下她们,心满意足地离去。

    他厌恶这样的人。

    但自己又何尝不是他们?

    窗纸上,影影绰绰,那个女子终被捉到了手,无助的跪下,抬起头,露出精致的侧颜。

    美而悲。

    陆浮欢摇了摇头,走了。。

    他不知道,屋里不是妓女,而是秋尘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