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综合小说 > 名门珠玉 > 第十章 紫袍大官
    回屋的时候,杨青菀顺便喊了流菊一同进去。

    流菊不似初荷那般自来熟,把门关好了之后,沉默着跟在了杨青菀的身后。

    “坐吧,不需要拘谨。”

    杨青菀自己在贵妃椅上落了座,流菊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地站着。

    “我的确是有些话想问你,你照实回答便成。”

    流菊抬了少女一眼。

    少女的言语清淡,没透露出半点怒意或怪罪的意思,这与流菊想象中的不一样。

    自家姑娘一向护短,虽没在周二姑娘跟前直接惩戒了她,事后再秋后算账也不是没有。

    她在原地站了站,终是寻了只杌子坐了。

    杨青菀也不拐弯抹角,“你方才在外面,想必也一直没离远,我与周二姑娘后面都说了些什么你应该是知道的。我没拦你,你应该知道我的态度。”她喉头有些干,自己倒了杯茶水润润喉,“你跟周含烟有仇吗?”

    流菊摇了摇头。

    “那跟母亲及四妹妹呢?”

    流菊又摇了头。

    杨青菀也不着急,把茶盏轻轻放了下,“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否则让我如何真正信你。”

    流菊霍的一下子抬起了脸,“姑娘,奴婢,奴婢……”

    她之前似乎没想到这个,脸色有些白了,却是迟迟没下文。

    索性屈膝直接跪了下去,“奴婢不会害您的,姑娘。您对奴婢有大恩,奴婢只盼来世还能给您当牛做马,一直伺候您保护您,更希望您富贵安康长命百岁!”

    杨青菀没说话,只拿眼幽幽望她。

    流菊磕过了几下响头,大抵也知道哪怕她这般表态了,在自家姑娘那边也是过不去的。

    她内心挣扎过后,咬咬牙小声道:“奴婢只是想着防人之心不可无,故而这段时间确实表现得太过了,实则没有旁的意思。”

    杨青菀仔细斟酌了一下她的用词,又回想了这一段时日对她的观察。

    来看望她的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偶有其他的姐妹来相探,也不见得她把人盯得多紧……流菊说得着实委婉,实则在这段时日中已经悄无声息地表明了她所防着的人。

    ——周二姑娘周含烟,杨家主母赵氏以及杨家四姑娘杨思漪。

    周含烟她是理解的,毕竟第一回见她的时候便知道她城府极深,多半是在利用杨三姑娘而已;可赵氏及杨四姑娘看着倒是没什么可疑之处,怎么就成了流菊的防范对象了?

    她没再继续问下去。

    说到底她缺失了杨三姑娘的所有记忆,兴许被她错过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起来吧,不用一直跪着。”

    流菊的眼眶已经有些发红,闻言慢慢站了起来。

    “以后你收敛些,若是告状的人多了,着实也是为难我。”

    流菊点头,小声道了声是,以为没什么事了转身便要出去了。

    杨青菀好笑地叫住了她,“……我还有事要让你去做呢,收起你那副神色。”

    流菊脸一红,忙正了脸色。

    “你帮我去查查那日净月湖都有什么人出入,”杨青菀轻声开了口,又怕流菊不明白她的意思,索性直接挑明了,“净月湖畔的亭子里都有谁待过,你务必查清楚。若有什么消息,务必要尽快回禀我。”

    亭子里的男子,怕才是引起这次事件的由头。

    比如……那男子万一正是周含烟的心上人呢?她本意只是想引起人家的注意,不曾想没掌握好分寸,故而酿成了双双坠湖的悲剧。

    若真如周含烟所说只是想避嫌,她腿上的淤青不同意。

    足足痛了她好几日。

    她不查个水落石出都对不起自己。

    流菊高兴地领命而去。

    她走了之后,探梅进屋来伺候,第一时间把方才流菊又偷听她们谈话的事情给汇报了。

    因着觉得流菊不对劲,她近来几乎是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一旦对方有点风吹草动的,她也才能第一时间察觉。

    “我自有分寸,”杨青菀被周含烟缠了大半日,着实有些累了,她揉了揉太阳穴,“有什么事你与初荷看着解决,至于流菊的事先压一压。”

    探梅大抵是还想说点什么的,到最后只答了一声是就退下了。

    临近黄昏的时候,杨青菀听说武安侯下朝回来了,稍微收拾了一番便去了他的院子寻人,却是扑了个空。

    得知侯爷还在大门外头与人说话,她想了想,估摸着可能是被大将军府的人给缠住了,便想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武安侯府不小,亭台楼榭,假山喷泉,条条亭廊,倒是撘得错落有致。

    杨青菀由着探梅引着路,一刻钟的功夫就到了月亮门。

    月亮门离侯府大门就隔着一个院子的距离,她清冷地站在门下,到底也是出身名门的尧宁县主,有些规矩早就刻在了骨子里。

    探梅递过来了一条面纱,她施施然接了过,戴好了才往大门的方向走。

    大门敞开着,说明武安侯确实就在不远处。

    待杨青菀跨出了大门,果真看到门口的石狮子处有两条人影。她瞅了瞅,发现是她猜错了。

    那说话的二人皆穿着朝服,还都是紫袍。

    杨青菀愣了一瞬,紫袍是三品以上的官员才穿的。也就是说,与武安侯面对面站着的那人也是个身份极高的。

    武安侯背对着她,而她这个方向正好把那人的面容看了个大概。

    那人长了张白玉脸,剑眉星目,五官长得极好。身姿倾长挺拔,那身紫色朝服极衬他的肤色,一看便是惹祸水的主。

    这等颜色,也不知要引了多少待字闺中的姑娘失了魂落了魄。

    他垂着眸,正听着武安侯说话。

    杨青菀很是自觉地往回缩了缩,朝廷命官官职再大那也是外男,避嫌是应该的。

    她倚门站着,倒也不急,心思却是转了几转。

    她还是尧宁县主的时候面圣过几次,自也见过几回朝中的高官。多的是上了年纪的,年轻有为的官员也是有,却想不起有这等好样貌的年轻三品大官。

    杨青菀拧了拧眉,回想他们二人站着说话的那个场景。侯爷的地位已经称得上极为尊荣了,那人却也是腰背挺直,丝毫不输气场,可见身份地位与武安侯不相上下……

    她有些懵了。

    离她香消玉殒也不过半个月的光景,何时跑出来了个如此令人后怕的后辈小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