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到底是谁
    林静、温洁梅这两人,林静是半恼半笑的,她们跑着绕在乐器之间,追过来追过去,林静只想抓住温洁梅捶一顿。

    正在闷闷不乐的秦梓曦,他见两个女孩追逐打闹到了他身边,他不想凑热闹,无心参与也不想看。他正想往架子鼓前的椅子上坐,温洁梅跑到他背后,抓住他的衣服躲着追过来的林静。

    林静指着秦梓曦说:“老青,你快闪开,你要是敢护着她,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连你一块儿打!”

    秦梓曦不想让自己的心事带到脸上,他立即展开双臂护着温洁梅,然后面带笑容迈开方步,以古装戏剧做派,念起道白来:“温国女王避难,逃到我大秦国土,我堂堂秦王哪有不护之理?”

    秦梓曦念白似的话说到这里,他朝林静挥挥手,又用念白的腔调说:“你们这些追赶的人们,听我秦王一句劝告,还是快快退回去吧。”

    得,秦梓曦这一搞笑,后台里又是一片笑声。

    郑晓文自说了‘项链’,秦梓曦流泪,她就没敢再看过他。这一会儿,她看了秦梓曦两眼,心里说:

    梓曦刚才泪流成河,这才过了多长时间,他就能玩成这样?他这么实诚的人,原来也这么花?真是不了解不知道啊……唉!是你想多了,那两人跑到了他跟前,他心里再怎么样,他也得笑脸应付啊,可怜的梓曦!

    林静笑完,她朝秦梓曦、温洁梅说:“不和你们这些小不点儿们玩了,我还有正经事呢。”她说着,转身来到苏晨身边说,“苏晨,我刚才唱的这首歌词,你说,这歌词能上报纸吗?”

    “要我感觉,华元晚报是上不了了。”苏晨说,“专业报,我想可能会用,你投投看,估计会用的。”

    苏晨想想,又说:“你这篇歌词,要是当作稿件往专业报投稿,你应该再加上个副标题:记乐居家具洞天商场。就是这个意思,你再斟酌一下,在歌词前面再加一些有关内容,让稿件内容更充实一些就行了。”

    林静点着头说:“嗯,我明白了,一会儿回到家就写。”

    花仙子们在后台热闹完了,一群人才离开歌会大厅。

    他们来到厂门外,按老送组合分头上路的时候,今天有康明送温洁梅,杨依林就要轻松地直接回家了。

    这会儿的杨依林,他趁人不注意,赶快看了看郑晓文,只是,郑晓文没有看他。

    郑晓文和平时一样,很自然地和林静、张大伯,一起骑车上了路。

    杨依林看看郑晓文的背影,他多想和郑晓文一起回私塾胡同啊,可是,他没有理由去送,他还是骑上车朝英华西里去了。

    自从那次郑晓文讲了她的项链来历之后,秦梓曦就一连几次次去过郑家。他去郑家,一是想看看郑晓文,二是想碰上那个‘送项链’的年轻人。结果,杨依林出差,他连乔翔也没有碰到,更是没有见到他想象中的,那个‘送项链’的年轻人。

    这些天里,秦梓曦心里一直想着:

    晓文是个沉稳的女孩,她肯定不会拿她自己的终生大事,在朋友们面前儿戏。晓文她订婚了,她是真的订婚了!

    天啊,我秦梓曦闷在心里一年半的话,一个字都还没有找到合适机会对晓文说,晓文她就成了别人的人,我秦梓曦好无奈,我秦梓曦混得好惨啊!

    这一个星期时间里,秦梓曦心里愁闷、不如意,他再也没有去过郑家。上一次彩排时,他看到郑晓文,就很少和郑晓文说话了。他面上虽然如此,可他心里对郑晓文的爱,一丁点没有减少。

    今天晚上,他趁着歌会时间,看朋友们不注意的时候,他坐在架子鼓前,总是静静地盯着郑晓文看,哪怕是他和郑晓文的目光碰在了一起,他也不避开,以此来补偿,他对郑晓文的思念。

    当郑晓文看到,秦梓曦对她的,这种毫无避讳的目光的时候,她心里也在想:

    梓曦都有一周时间没有去过我家了,他也不像以前那样,找借口来我身边说话了,可他的目光却在告诉我,他一点点都没有把我忘掉!

    这,这可让我怎么办啊,梓曦,可怜的梓曦!梓曦,我郑晓文拿定了一个主意,这个注意就是:决不能让你步乔翔的后尘!

    郑晓文就是这样想着,她和秦梓曦之间的事。

    郑晓文想完秦梓曦,她又想到了,她和乔翔之间,十年来,不是恋爱,而又像似恋爱的漫长过程。

    郑晓文还想到了,前不久她对乔翔说透了‘信’的‘事件’,以及和乔翔‘分手’的场景。她是真的害怕极了,心里自对自说着:

    郑晓文,你对待梓曦,坚决不能像和乔翔那个样子了,你必须得想办法!哪怕是对他最冷酷、让他最寒心的办法也行!

    哦,不,不,我现在已经有更好的,更理智的办法了。那就是,让梓曦平平静静地离开我,让梓曦高高兴兴地接受宋奕,这才是完全之上策!

    于是,就发生了今天晚上‘手捏项链、话说宋奕’这一幕。结果,她这个‘上策’,让秦梓曦的泪流了不少。

    秦梓曦自确认,郑晓文真的订婚了之后,他只要一闲下来,就会猜测郑晓文的未婚夫到底是谁?

    尤其是今天晚上,郑晓文对他‘刺激’了那么几句,歌会散场后,他和宋奕一起上路,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他还在琢磨这件事,他心里还在说:

    晓文那条项链,究竟是谁送的?真的是乔翔?不对呀,肯定不对!凭乔翔的歌词、凭乔翔前段时间的精神状态,也不像!

    再说,看那个女生把乔翔折腾成什么样了,哪还会是他呀!还有就是,这么长时间了,乔翔没来过歌会,他连彩排也没有参加过一次,我去晓文家,也没有见过他一次,不会是他!

    再是,晓文和大家一样,她不是也没有看见过乔翔嘛。所以呀,乔翔绝对不是那个送项链的人,以后就别再怀疑,就别再考虑他了!

    嗯?难道晓文另外……别胡想了,不可能!我和依林、乔翔我们三个经常到她家里去,她有没有男朋友,谁不知道,我们三个也会知道的!

    把话颠倒过来说,就算是晓文她有了男朋友,可还是有疑问啊?我们三个人总得会碰上一次吧?怎么连一次也没有碰到过呢!

    那,那……嗯?难道是杨依林?!

    秦梓曦一想到杨依林,他心里不禁一惊,但是,他马上就放松平静下来,心里说:

    不不不,怎么会呢?绝对不会!

    依林他比晓文的年龄小那么多,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呢?就算不说家庭条件,单说年龄的事,晓文连我都不找,会找他?更是绝对不会!即便是平时他们两人,接触说话融洽友好,那也都是朋友之好,绝不会掺乎这事儿!

    那,要是……咳,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看着表面是很般配,可是,要说到这事儿上?不会,不会,看着很像,那也不会!

    不过……我每次去晓文家,他杨依林几乎每次都是先到了啊?还有,自他进塑料厂之后,晓文就再也没有和我单独在一起过……

    哎呀,秦梓曦,你又胡想了不是,那是你和晓文共同的工作完成之后,工作调开了,不在一起了,才没有单独在一起过,你就别再生拉硬凑冤枉依林了!

    你都没想想,依林才来厂里多长时间?我和晓文好,他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能争夺朋友看上的女孩子呢!

    再说了,这中间,晓文几乎有半年时间,都没有和朋友们见面来往,依林他不也是和晓文没见过面嘛……

    哎?莫非这半年时间里,晓文她结识了什么人?唉!算了吧,算了吧,以后不要再想这事儿了,不管晓文她嫁给谁,反正这辈子,晓文她和我秦梓曦是无缘了,我秦梓曦太苦,太难了啊……

    秦梓曦想到这里,他在落泪。他管不住自己,仍然往下想着,他越想越难受,难受得承受不住了,两眼清泉在夜幕里,静静地流淌成了两条小溪……他不敢弄出声音,他怕宋奕听见……

    老送组合里,秦梓曦、宋奕这对搭档不同别人,这两人有种耐人寻味的行路程式:

    秦梓曦骑着自行车总是走在前面,宋奕骑着自行车,她总是跟在秦梓曦身后,两人中间,就总是保持着四五米远的距离。

    秦梓曦朝前骑一会儿,他就会回头看看跟在他身后面的,静静的宋奕。不是真的有事,他们两人谁都不会先开口说话。

    秦梓曦是不想和宋奕说话,宋奕明知秦梓曦不愿和她说话,她是能忍着也就忍着不说话了。

    每次歌会散场路上相送,宋奕对秦梓曦回头看她的次数,都有着详细记录。她先数着数记在心里,一到家,她就赶快记在日记里了。从歌会开始到上一次,秦梓曦回头最少的次数,是五次,回头次数最多的是上一次:十六次。

    宋奕知道,这一路上秦梓曦虽然不和她说话,可秦梓曦心里时时刻刻都操着她的心呢。尽管这个‘路送’是秦梓曦的硬性任务,但宋奕从心底里,还是很感谢秦梓曦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