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心底的话2
    郑晓文说到这里,她泪如泉涌了,她朝前挪一下椅子,抱住乔翔的左臂,哭着说起来:

    “你为我写了那么多痛彻肺腑的歌词,还给我写了那封夹在书皮里的信。你歌词里写得那么清楚,你又唱了那么多遍,可是,这一切,我一点点都不明白,我一点点都不知道啊!

    “这些事,我要是早知道了,现在的情况就不会是这个样子!真的,决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乔翔抬手擦擦自己的泪,心里说:我也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爱情结局会是这样的悲惨……他只在心里想着,没有说出话来。

    郑晓文想着乔翔对她的好,她不能和乔翔在一起,不能圆乔翔的梦,她心里也很难受。忽然,她想起了,她在华元九中上班时候的事……

    郑晓文看看乔翔的泪眼,她忍不住说:

    “乔翔,有件事,可能你也不知道,或是你早就忽略了。我在华元九中上班的时候,你经常去那里找我,可是,你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什么……

    “那个时候,老师们问我,他们都问你是谁,我只能说,你是我的同学……”

    乔翔听了这话,他不只是搓手了,他的大拇指在无意识里掐着他的手掌,因为他没有看到掐破,他连疼都不知道了。

    郑晓文继续说着:“当时,加上那个头疼毛病,经常过得迷迷糊糊的,不只是你没有表示,我也没有顾及到这一层。

    “自从我去了塑料厂之后,这个头疼毛病奇迹般地痊愈了。我好轻松,我好愉快啊!

    “这个时候,我想过你,可你只给我打过几个平平常常的电话,再也没有见过你。一直到苏晨有了小张唱,才见着了你的面。

    “当我慢慢把你忘了的时候,杨依林来到了我身边。我有一种感觉,从我见到杨依林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样的爱的感觉了……”

    郑晓文说到这里,她看看乔翔,乔翔的心里再翻江倒海,她也看不到乔翔心里去。她见乔翔没有接话,她接着又说起了她和杨依林的事:

    “我闭门不见杨依林的那段时间,我已经给杨依林写过拒绝的信了,谁知,有一天他来我家,他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我的西厢房。就算我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可是,无论他怎样苦苦哀求,我还是不想答应他的。”

    郑晓文说到这里,她拿钥匙开了写字台的抽屉,拿出了几张杨依林给她写的歌曲纸,递给乔翔,说:“你看看吧,这都是我闭门不出,不见朋友们那段时间里,杨依林写给我的……”

    乔翔看过《凤求凰》、《找回唯一的爱人》、《请把你的心扉打开》、《爱你百年》,他最后看的是《爱惜真爱》。

    乔翔看过这几首歌词,他没有说话,可他心里在哭诉:

    我乔翔写给你郑晓文的歌词含意,不比他杨依林写给你的歌词含意分量轻!我对你的情,不比他杨依林对你的情少!你珍藏着他杨依林写给你的歌词,那我乔翔写给你的歌词谁来珍藏?!

    天啊,一样的情,一样的爱,竟是这么不公平的待遇,我乔翔怎么能甘心啊?!我怎么能容忍我的深爱真情是这样的悲剧下场!

    天啊!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杨依林的爱情那么顺意完美,为什么我乔翔的爱情会是这样的悲惨结局?公理何在?!

    难道,这是我乔翔行着爱情的命理背运吗?天啊!我乔翔窝囊啊……

    乔翔心里在呼号、在哭诉,他此刻的脸色很难看,表情很痛苦。只是,郑晓文没有注意,她没有看到。

    郑晓文把歌词纸放回抽屉里,说:

    “我经不住杨依林的再三哀求,就勉强答应了和他的约定。谁知,五一那天早上,我一丁点的精神准备都没有,他来到我家,进到我的西厢房,就把订婚戒指、订婚项链拿出来了。

    “当时他造的那种气氛,是让我不接受也得接受!我呢?我迷啊,我迷迷糊糊就戴上了以终身相许的两件信物!

    “那个时刻也算是怪了,我竟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就把家里为我准备的结婚戒指和项链,也给了他杨依林。

    “过后想想,感觉不对,我就提出订婚这事,不到我们两个人结婚的那一天,谁都不能说出去。他杨依林只要对外面说出一个字,我立刻和他解除婚约!”

    乔翔心里在叹息,他叹息杨依林暗自运用手腕的强势,他叹息自己的无能,他仍然没有说话。

    郑晓文接着说:“乔翔,我把我心里的秘密泄漏给你了,我在我的爱情路上,就是这样走到今天的。这路,以后会走成什么样子,我的前方混沌一片,我看不清楚。即使是看不清,那还得继续走下去……”

    乔翔心想:我已经问过了的这句话,想再证实一下,我还得问她。他说:“晓文,你爱杨依林吗?”

    郑晓文不待考虑地点点头说:“嗯,爱。”

    乔翔听到那一个‘爱’字,他心里猛然翻腾了一下,不觉中攥攥拳头,他忍着。

    乔翔心里烦着杨依林的多智,恨着自己的无能。还想着就这样和郑晓文说下去,已经很没有意思了。他心情沉重,嘴上很轻松地说:

    “晓文,你的话我都听清楚了,我苦了这么多年,我知道这个错,全在我。我失去的……我谁都不愿。

    “今天你叫我来,也算了结了……是我个人的一件大事,我这心里也畅快了。以后,咱们还和以前一样,还是好朋友。”

    郑晓文听了这话,想着乔翔已经想得很开了,她心里也轻松下来,随口说:“对,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乔翔就要走了,他面上很轻松地和郑晓文说着话。两人出来书房门,往大门道儿里走着。

    郑晓文也一样是一身轻松地带着微笑,送着乔翔,把乔翔送到了大门外。

    乔翔离开郑家大门,剩他一个人朝西口走的时候,他管不住自己了,他想忍也忍不住了,他心里的悲痛直往上涌,噙不住的眼泪,哗地就流了一脸!他无法压制强忍,只能紧咬着嘴唇,快步跑到西口,上了公交车……

    郑晓文目送乔翔走远了,她心里忽然觉得,好像是还有话没有对乔翔说出来。究竟是什么话,她再想想,这一时她没有想起来。

    郑晓文关好大门往院里走的时候,她心里还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这感觉,似是身上摆脱了一个沉重大包袱,又像是丢失了一件贵重的物品……

    郑晓文回到院里,她没有再去书房,她也没有心思去和妈妈说话,就直接去了东园,想独自散散心。

    郑晓文在园中看了一会儿花,独自思想着走了一会儿,见大黑朝她唧哝,她朝大黑跟前去了。

    郑晓文看看大黑,说:“大黑,乖啊,我今天心里有事,不能和你玩了。看你多自在啊,只要没人爬墙头,你就万事大吉了。哪像我,我不找事儿,事儿总想找我,烦!我到辅导室里看看去,你自己玩吧。”

    郑晓文进来东园上房的门,她拿着抹布,就抹起迎门的桌子来。抹完桌子,接着抹镜架。

    郑晓文抹着镜架,看到了散花天女。闪念之间,她叫了一声:“仙女姐姐!”

    她的叫声刚刚落下,只见散花天女向她伸了一下手掌,很快就把手缩了回去,又成了镜架上的原样。

    郑晓文心里疑惑:仙女姐姐向我伸了一下手掌,这是什么意思啊?她皱起眉头想想,也没有想出个意思来。

    她心里很想明白,这仙女的手掌是什么意思?她自己想不出来,急了,朝着散花天女问道:“仙女姐姐,你伸那一下手掌,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你就别迷我了,快说吧。”

    散花天女对郑晓文只是笑,就是不说话。意思是让郑晓文猜的。

    忽然间,郑晓文闪念中看见了,乔翔脸上的,她的指甲留下的那道血印。她不觉尖叫起来:“仙女姐姐,你什么办法用不了,你用这种办法啊!

    “乔翔!那不是我打的!那是仙女姐姐指挥的!乔翔!那不是我打的……”

    散花天女朝郑晓文笑了说:“你要是真的不懂意思,我就真话告诉你,你不打他那一掌,他一辈子都迷不过来!他一辈子就只会爱你一个人!你想让他整日思念着你,过一辈子吗?”

    郑晓文这才恍然大悟,她赶快对散花天女说:“感谢仙女姐姐!还是仙女姐姐指挥的对!谢了!谢了!”

    郑晓文说完猛一回神儿:“嗯?我做梦了?”她一看手中的抹布,“哎?我不是在抹镜架吗?怎么回事啊?”她把这个似梦非梦的事忘干净了。

    郑晓文在院中洗过脸,回到西厢房思想思想,心里觉得总算是和乔翔之间的事平息了,终结了,以后再也没有这个事儿牵扯自己了,她心里感觉非常轻松。

    今天,如果没有和乔翔的这件事,郑晓文会很平静地等待着杨依林给她打电话,会很平静地等待着杨依林出差回来。

    可是,今天此刻的郑晓文,她非常想念杨依林,她想让杨依林立即来到她身边。可杨依林还得几天才能回来。这会儿,她有点想哭,她劝自己忍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