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封信:没了
    乔翔看郑晓文不回话,仍然是直着眼神看他,他更是惊慌。他心中疑惑,又问了一句:“晓文,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郑晓文昨天晚上还说她心里踏实了,还说今天她见到乔翔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可是,自她认准那紧急的跑步声是乔翔来了,她的心绪就乱如梳理不通的丝麻了!

    她再猛然看到乔翔跑得喘着粗气、满身满脸满眼的紧张之气扑向她时,她连烦乱的心绪也让乔翔如此的出现给它整空了!

    此刻的郑晓文,她傻愣愣地流着泪看着乔翔,无从说起。

    二十秒钟的时间过去了,郑晓文仍是直看着乔翔,却说不出话来。

    乔翔没有多想,他只想着让郑晓文先别哭,再慢慢说事儿。

    乔翔走到郑晓文身边,想抬手为她擦泪,可忽然想起了‘仙人掌’的厉害,他抬了一点的手又放下了。只说:“别哭,你别哭,我看你不像是有病,你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别急,别难受,我会给你办的。”

    郑晓文本来打算,是把事情向乔翔婉转说透,把信纸片还给乔翔,再来个圆满结束就行了。可乔翔的迅速到来,加上乔翔此刻的亲近语言,把没有一点点精神准备的她,刺激感动得更为木然了。

    郑晓文傻愣得没有接上乔翔的话。忽然,她心里有了一点点思绪,她随即伸着拿信纸片的手给着乔翔,带着哭声说:“你看,这是我昨天晚上才发现的。”

    乔翔根本没有多想,他就接过了信纸片。只是,他只朝那信纸片看了一眼,他的手即刻就扶住了钢琴边的椅子背:他晕了!

    郑晓文看看乔翔,她这才想起,从乔翔进门到现在,她一直坐着没动,也没有给乔翔让座。她擦着满脸的泪,急忙起身抬手拉着乔翔扶的椅子,让乔翔坐到了椅子上。

    乔翔稳住神,禁不住的泪水早下来了。他看看又坐下的郑晓文,见她愣愣地坐着不说话,仍是不停地流泪,他心里说:

    哦,我明白了,她郑晓文不爱我,现在这一时又无法向我交待,她这是用眼泪在告诉我,说我乔翔苦了这么多年,她郑晓文对不住我,她欠我的,可这账她又没法还,她就只有拿眼泪还帐了!

    郑晓文!你思想里都想的什么啊!你一句话不对我说,就想了账,你好狠呐!此刻我不想看你的眼泪!我要你对我说话!说真话!!

    乔翔心里已经难受至极,他咬咬牙狠擦一下泪水,拿信纸片那只手的大拇指,在他的难受里,无意识地把信纸片揉进了手心。他心里想着事情,不觉中把信纸片连揉带掐,给揉烂了,揉成碎屑了。

    他猛一回神,吃惊地看看手中的碎纸屑,愣了片刻,他再看看仍在淌泪的、仍是不说话的郑晓文,他努力平平心气,摊开拿碎纸屑的那只手,平静地对郑晓文说:

    “晓文,你看看,那封信不存在了,它已经碎成末了。现在就是想把它粘起来,都粘不成了。它在这个世界上,马上就是飞灰,是真的不存在了。

    “这封信是我写的,今天我把它收回来了。我说它不存在,意思也包括从来就没有这回事。你也别哭了,你没病,我也不挂心了,没别的事,我走了。”他说完起身就向外走。

    突然间傻愣过来一点的郑晓文,她没等乔翔迈出第二步,起身跑到前面抱住乔翔,额头往乔翔肩上一贴哭出了声。

    乔翔愣了,他心里说:哦,她,可能是,本来那封信在她心里萦绕着,她就已经找不着北了。刚才,也可能是她和我的心情一样,我看到她的泪脸时候,我都愣傻了。她猛地一看见我急切的模样,也很可能是她一下就愣傻了,她才只是哭不说话的。

    清醒过来一点的乔翔,他想到这里,止不住的泪水和他的两只手臂,一齐涌向了抱着他的郑晓文。

    乔翔抬手擦擦自己的泪,看看怀中的郑晓文,再看看郑晓文脸上的泪水,说:“别再哭了,看把眼睛都哭红、都哭肿了不是,你再哭哭,还怎么出门啊!”他说着话,轻轻擦着郑晓文的泪。

    郑晓文感觉到乔翔的拥抱、听到乔翔的怜爱之语,她猛然之间就想起了杨依林:啊,他多像依林啊!以前我怎么就看不透他呢!

    郑晓文在乔翔的怀抱中思想着,同时,她眼里的怎么都止不住的泪水,更加地向外涌流、涌流……

    乔翔劝慰着郑晓文、安抚着郑晓文,郑晓文才止住了眼泪。

    乔翔松开郑晓文,两人在椅子上坐下,又说了一些不入正题的安慰话。

    乔翔的身心舒展了,感觉没事了,他心情轻松地到院里洗过脸,拿着清好的毛巾回了书房。

    郑晓文独坐了这一会儿,她刚刚有了一些清醒,正想思考问题,乔翔就进屋里来了。

    郑晓文定定神接过乔翔递过来的毛巾,她说:“我的脸上很紧巴,我也得到院里洗洗去。”她说着出了书房门。

    郑晓文来院中洗脸,她是找了个借口,她是想让自己清醒清醒,给自己一个考虑问题的空间。

    此刻,郑晓文洗着脸想着:

    那封信乔翔已经收回去了,刚才他回书房,他手里已经没有了那些碎纸屑,那封信也算是真的不存在了。

    自己和依林的事,一会儿进书房就对他说清楚,说完再圆圆场做个了断,以后也就相安无事了。

    郑晓文心里想着,把脸洗得干净清爽去了书房,准备着和乔翔摊牌说清楚。

    郑晓文踏进书房门,她还没有走到椅子前,乔翔迎上来就把她拥到了怀里。乔翔看着她的脸说:“晓文,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我吗?”

    此刻的郑晓文已经有九分的清醒了,她心里在说:爱你,只是亲情之爱,没有爱情之爱。

    郑晓文当然明白乔翔问这话的意思。她正想说实话,忽然想起了东园那个耳光明月夜。

    她心里赶紧说:再也不能让乔翔受到任何伤害了,你郑晓文对他说话,必须得记住说话不能难听,无法回答的真话不能直说,一定得温和婉转,圆满解决问题。

    此刻的郑晓文,她只想到了其一,恍惚中她没有想到其二,她仰着脸看着乔翔,以点头做了回话。

    郑晓文就这么个简单的点头动作,乔翔的头就低下去了,他在郑晓文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把郑晓文拥得更紧,他沉浸在他的爱情里了,他沉浸在他终于得到郑晓文的激动里了。

    郑晓文很怕出现耳光明月夜的情形,她在乔翔的怀里,一动也没敢动。

    乔翔仍然揽着郑晓文,对她说:“晓文,明天咱们就到各自单位里开个人证明,后天咱们两个就去民政局领证!”

    这时的郑晓文,她心里非常理解乔翔的心情、非常理解乔翔的想望。可是,她不能啊!

    郑晓文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她泪如雨下了,她没有再好的办法应对乔翔了,她只有仰着脸看着乔翔,她前一刻是点头,她这一刻只有摇头了……

    乔翔看郑晓文在摇头,他心里猛地一沉,说:“为什么?!”

    郑晓文轻轻推开乔翔,抬手捏着脖子上的金项链,亮给乔翔看,说:“这是依林送给我的订婚信物。”

    乔翔吃惊带急地问:“你们什么时候订婚了?!”

    乔翔只问了这两问,郑晓文就让乔翔给问得,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滋味了,她生挤挤出来了半句话:“今年五一那天……”

    乔翔听到这个日子的半句话,不禁大吃一惊,心里在说:真是万万没有料到,杨依林和晓文的关系,竟发展得这么迅速!看起来,他们两个纯粹就是在搞地下活动!其他的花仙子们肯定是和我一样,都还蒙在鼓里呢!!

    乔翔这样一惊、一激动、一想起九位花仙子,他忽然就想起了五月四号那天,九位花仙子旅游羊头山的一幕幕……

    尤其是,乔翔想到杨依林掉崖、郑晓文吓晕、他抱着郑晓文坐在那个山坪上、杨依林朝着他们哭着、喊着、奔跑着、喊‘郑老师’变成喊‘晓文’、郑晓文紧抓杨依林的手,而不抓他的手,吓得他还以为郑晓文的手有毛病了呢!

    这一幕幕的细节,如在乔翔眼前,他再想想在羊头山上那一整天的情景,他忽然有种被愚弄了的感觉,他愤怒了!

    乔翔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郑晓文,看她仰着脸不知所以地看着他,他的愤怒即刻消失了。他感到更多的,还是自己情路上的凄惨……

    乔翔心里还想到,郑晓文为报答他的十年之苦爱,今天,她竟然无一丝反抗地让他拥抱了她。他在这种情况下拥抱郑晓文,他感觉自己彻底失去了自尊!

    他又想到,自己付出了十年感情,竟输给了付出几个月感情的杨依林,他感觉自己太无能!太无能!!太悲惨了!!!

    此刻的乔翔,他的思想里没有别的了,只有他这十年中,他和郑晓文之间的事、旅游那天的事、今天的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