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东园说笑
    杨依林把郑晓文抱到里间,放到床上,拿毛巾为郑晓文擦了脸,擦了脚。

    杨依林心里很心疼郑晓文,他看看郑晓文,说:“晓文,刚才摔住哪里了?快让我看看。”

    郑晓文挽起右臂的袖子,见肘上红了一块。杨依林没敢用手揉,他赶快凑上去,呼呼呼呼吹了几下。

    郑晓文看杨依林的想法和动作很可笑,她忍不住格格笑了两声,说:“你干吗呀?这又不是迷眼睛了,你吹什么呀吹?格格!”

    杨依林没有笑,他很认真地说:“我想着,你一定很疼,我给你吹吹,你就不疼了。我小时候,只要是磕着碰着了,我奶奶总是给我吹吹,或是揉揉,真的就不疼了。”

    郑晓文放下袖子,说:“没事,我这儿已经不疼了,到明天就全好了。”

    “你再看看别的地方,看摔着没有?”杨依林问。

    郑晓文连忙摆手摇头:“没有,没有。”其实,她的膝盖也很疼,她怕杨依林看,没有说。

    “这我就放心了。”杨依林松下劲说,“我现在出去,你赶快脱衣服睡吧。”他说完出了里间门。

    郑晓文脱衣服的时候,赶快看看膝盖:“啊,还好,只是磕破了一点皮,没事。”她轻轻抚抚伤处,睡下了。

    杨依林在外屋站了一会儿,朝里间问:“晓文,你睡下了吗?”

    “睡下了,你也快去睡吧。”

    郑晓文在里间回完话,她心里说:我说睡下了,意思就是让你赶快去书房呢。你出去了,我还得起来上门,门只关着门不上闩,我能睡着嘛!

    郑晓文正等着起来上门,见杨依林又进了里间。她慌了,说:“哎!我都睡下了,你怎么又进来了?”

    郑晓文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她不敢再惹杨依林,感觉自己说这话的语气有点冲,赶快把语音柔和下来说:“都这么晚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明天还要上班,你赶快去书房休息吧,啊。”

    杨依林也不答话,他又把椅子拉到床前,往椅子上一坐说:“你这只胳膊要是不疼了,就把你这只手伸过来。”

    郑晓文看看杨依林,她是真的不敢再惹他了,她赶快伸出了右手。

    杨依林把郑晓文露出的胳臂盖了盖,将自己的左手垫在郑晓文的右手下面,左脸往郑晓文的右手上一贴,说:“咱们就这样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去外屋沙发上睡。”

    郑晓文看看杨依林,她忍不住说:“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弯着腰能睡好吗?快出去吧。你要是睡沙发,那是个沙发床,你把它展开就行了。外屋柜子里有被子,有毛毯……”

    杨依林阻止说:“我听明白了,咱们就这样睡,你快睡吧。”

    郑晓文实在无奈,她静静心,闭上了眼睛。

    杨依林看郑晓文是真的睡着了,他悄悄地,轻手轻脚去了外屋……

    天蒙蒙亮的时候,西厢房里间、外屋的灯仍然亮着。里间、外屋的两个人,都睡得呼呼的。

    郑妈妈悄悄推开掩着的西厢房房门,朝屋里看看,见沙发床上睡的有人,又悄悄把门关上了。

    杨依林起床后,他想了几想,没有进里间。他一直等到里间有动静,才朝里间问:“晓文,身上还烧不烧了?”

    郑晓文心里明白,杨依林在关心她,她在里间回话说:“我感觉不烧了,再吃一点中药就全好了,小事儿一件,不用操心。”

    早饭时候,杨依林默默地留心看看,郑晓文的吃饭情况,他见郑晓文吃得还算正常,他一下放心了,心情轻松地上班去了。

    五月份里,郑晓文仍然在家里做着她的文字翻译工作。她和杨依林仍然是一如既往地秘密相爱着、相互鼓励工作着。她和朋友们,也仍然是一起尽心尽力地在歌会上演唱着。

    五月末这个星期六下午,杨依林和郑晓文在东园鲜花环绕的香径上牵手散步。两人一会儿说悄悄话,一会儿格格哈哈,放声畅笑着他们两人的可笑往事。

    他们两人是在回忆、是在笑,去年第一次聚会那一天的情景;他们是在回忆、是在笑,那天上午去郊外鱼塘钓鱼的始末;他们是在回忆、是在笑,那天下午他们两个的游园趣事!

    两人说说笑笑,说完、笑完两人那天的游园往事,接着又说起了,两人以前在东园里说过的一些话。

    两人说着说着,杨依林忽然想起了他明天出差的事。他说:“晓文,昨天厂里会上研究好的,我又要去外地出差了,明天早上八点的火车。我来家和你一说话,竟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

    郑晓文忽地睁大两只眼睛看着杨依林:“怎么?你又要亲自去出差呀?这次去多长时间呀?”

    “大概得半个月时间吧。”杨依林说。

    杨依林一说到‘半个月’,他忽地就想起了,去年他那次出差,他在这东园里对郑晓文说过的话。

    杨依林想逗逗郑晓文,心里说:我先逗逗你个憨妮子再说!他故意重复着那次出差前,他对郑晓文说过的话:“不就是半个月嘛,过起来挺快的,你在家等我回来啊。”

    郑晓文听到这熟悉的话,她就想笑。她看看杨依林,见杨依林一脸认真,她心里也在说:依林他一定是,把他那次出差前说的话全忘了,你忘?我逗逗你再说!

    郑晓文一本正经地说:“我怎么在家等你?你出差这半个月,我都在上班,哦,那也行,我就上着班等你吧。”

    杨依林听到郑晓文说第一句话,他就想笑。他一直忍到郑晓文把话说完,他才哈哈哈哈笑着,抱起格格格格的郑晓文,一下转了几圈儿之后,才把她放下。

    两人就这样的疯玩、大笑,幸好四周都是深宅大院的四合房院落,四周听得不太清楚。东临西舍就算是有暗楼,平时人们不去暗楼上拿东西,也是不会上暗楼的。所以,郑晓文就有点只管放开的笑了。

    再是,每个院落还都围得严严实实的,再加上东园院子大,现在又是大白天的噪声重,没有人听太清他们的笑声和说话声,也没有人看见他们,他们两个就在这里,无所顾忌地撒开玩着,尽情地说着、笑着。

    两人一阵笑声过后,郑晓文站在杨依林面前,摸着他胸前的扣子说:“你怎么又去这么长时间啊,我心里总是感觉不太放心……”

    杨依林听着郑晓文的声音不对,立时就想起他去年那次出差,他回来之后看见郑晓文的泪,还有姜丰对他说的话,还有英华西里的对门大妈对他说的话。这会儿他听到郑晓文的声音,就知道郑晓文是又想哭了,他的眼睛忽地一下也湿了。

    杨依林赶快镇定自己,揽住郑晓文拍拍她的背说:“去出差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一次是和恒子深一起去的。恒师傅年纪大办事稳,有我们两个互相照应,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办完事早点回来,别让家里人等得着急。”郑晓文说。

    杨依林听到‘早点回来’,他眼睛就湿了。接着又听到了‘家里人’,他想着这些字眼,能从郑晓文的嘴里对他说出来,这就说明郑晓文已经把他看成一家人了。

    他在霎时间的激动之中,才没有及时说出话来,而且眼里噙不住的泪水,刷地一下就流下来了。他还怕郑晓文看见他的泪,说他不够男子汉。他忙转一下脸,抬手把泪水擦掉了。他这才简短地说:“嗯,记住了。”

    郑晓文刚才说那话,她并没有想哭的意思。等杨依林转过来脸,她看见了杨依林睫毛上没有擦掉的泪珠,这时候她也有点想哭。她接着又一想:这出个差,哭什么啊?傻气!

    郑晓文心里赶快转弯儿,她一边抬手擦杨依林眼睛上的泪珠,一边笑着重复着杨依林说过的,她觉得有点可笑话:“不就是半个月嘛,过起来挺快的,你在家等我回……”

    那个‘来’字儿,郑晓文还没有说出口,杨依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忍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着抱起郑晓文又是转了几圈儿,把郑晓文转得笑得格格的。

    也是这个时候,就在杨依林、郑晓文在东园里哈哈格格笑的时候,乔翔再一次来到私塾胡同东头,他和上两次一样,闷闷地思想着、徘徊转悠着……

    乔翔自五月四号那天晚上从郑家走后,他就到外地学习去了,前天才回来。

    此刻的乔翔,他是这两天之内,第三次在私塾胡同周围转悠着、想着、恨着自己了。

    乔翔恨自己与郑晓文之间的事,一到关键时刻他就心慌胆怯,只一次心不慌胆不怯,郑晓文还感冒发烧有病!

    这事儿让乔翔想着,心里烦着、恨着:真是太让人烦!太让人恨!太让人苦!太让人哭!太让人痛心了啊!乔翔,你什么命运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天啊,有谁来告诉我乔翔啊!

    乔翔又劝着自己:乔翔,你别喊了,没有人告诉你,你自己的路,你就自己努力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