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藏头诗
    林静想了这么多,她也只是一想而已,她跟着一个家丁就进了大门。由这个家丁带路,三拐两拐,她就进了那个大公子的书房。

    林静在书房里并没有看到什么大公子,她只看到一张桌子上摆着棋子,另一张桌子上放的像是宣纸。她见宣纸上面写着两行字,墨迹好像还是湿的呢。

    又一个家丁进来书房说:‘我家大公子苦等姑娘不来,就邀了姨家公子陪他下棋。姑娘还是不来,大公子就提笔写起字来。

    ‘大公子正写着字,家里有人叫他们,他们两人就都出去了,说是一会儿就回来。’

    林静不觉随口用现代语言回了话:‘没事,没事,我等着,你们都忙去吧。’

    林静回话这么快,她是急着想看清那宣纸上写的是什么字。只是,只有一个家丁出了门,另一个家丁还在书房站着呢。

    就这一个家丁在书房里站着,林静也没敢往桌边走。她只看到纸上写的像是七言诗句,写了开头两句就搁笔了。她看字看得不太清楚,也没有和那个家丁说话。

    她心里说:你怕什么呀,只管到桌边看看那两行七言诗句,看写的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两个穿戴着相公衣帽的青年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刚才出去的那个家丁,在后面跟着也进来了。

    在书房里站着的这个家丁,他赶快向林静介绍:‘姑娘,这是我家大公子,这是我家姨家公子。’

    那个大公子还没等林静反应过来,他走到书桌前,提笔就在先写的那两句诗下面,接着又写了两句。

    林静只管走近几步,站在一边默默念着这首七言绝句:

    林泉久等喜盈门,

    静土姗姗玉女临。

    吾逾千年修品性,

    妻贤子孝众中人。

    大公子写完收着笔,林静心里说:哦,原来这个大公子写的是一首七言绝句藏头诗啊!

    林静心里又说:我先不和他大公子理论这首诗的内容,刚才他们两个进门的时候,我就看见他们两个都在装洋蒜!

    这个大公子的样子就是乔翔,姨家公子的样子就是杨依林!你们两个兜着圈子花哨我不是?我林静得先给你们两个来一出再说!

    林静心里想着,嘴上的话就冲出来了:‘什么狗屁大公子,什么狗屁姨家公子!你们两个穿上戏装我就认不出你们了?’

    林静抬手点点两个公子,‘你们两个在我面前装什么洋蒜啊!去,把你们的戏装换下来,等你们两个原形毕露之后,我倒要细看看你们两个到底是谁!’

    林静在这两个公子面前,这样大呼小叫地喊话,那两个家丁听到‘狗屁’二字,早就震惊得下面提起脚后跟,中间提起腰,上面咧起嘴,再上面提起上眼皮,那四只眼睛睁得惊恐的样子,就像谁在抽他们的屁股似的,他们惊楞得呆在那里,都没有说出话来。

    紧接着,两个家丁又一听到‘装什么洋蒜’,那四只眼的眼神,聚到大公子脸上看看,又聚到姨家公子脸上看看。

    两个家丁见姨家公子抿嘴笑笑去了一边,又见大公子脸上露着温和的笑容,一丁点都没有生气责怪的意思。

    两个家丁那个稀罕啊,这才落下脚跟四目相瞅,心里都在说:

    我们的少爷们长这么大,也没有听到过谁用这样的话说他们,就这,大少爷还写:‘喜盈门、玉女临’呢!

    来个漂亮姑娘是很喜,可这‘玉女’,哦,对,对,不管说话好听不好听,只要长得白净美丽、温润可人,样貌就像美玉一样的姑娘,可能就是玉女了。

    不过,从今以后,这个玉女要是和我家大少爷成了亲,她要还是照这样说话,那可就有大少爷受的了!

    林静冲完话,心里想着不对,她又仔细看看这两个公子:啊?猛地一看大公子,他就是乔翔,可仔细看看,也不是十分像啊。

    这个姨家公子长得,也不是十分像杨依林。可他们两个长得为什么跟乔翔、跟杨依林这么像啊?

    咳,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就只管给他们叫乔翔、叫杨依林!

    林静看看大公子,又看看姨家公子,说:‘哎,我说乔翔、杨依林,你们两个不正经上班,乔装打扮躲到这深山老林里干什么来了?啊?’

    大公子接过话说:‘你叫我们的名字叫错了,我姓乔,但我不叫乔翔,我叫乔飞,’

    林静一听,把她可笑得格格格格就笑了,她示意一下姨家公子,问:‘你叫乔飞,那他叫什么名字?’

    大公子说:‘他是我姨家弟弟,姓杨,叫杨杰旋。我还有个亲弟弟,叫乔鹰。我父母和姨父、姨母,是企盼我们兄弟们,能像雄鹰一样在高空飞旋,高瞻远瞩,才给我们起了这样的名字。’

    林静心里说:我都奇了怪了,他们把名字变成这样,这都是什么事儿嘛!她对大公子说:‘乔翔、乔飞都一样,什么杨杰旋,我都不和你们计较了。’

    林静指指桌子上的那首诗,问大公子:‘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写这‘林静吾妻’是什么意思?哦,对,对,我一下明白了,你妻子和我重姓重名是吧?’

    大公子有点羞涩地说:‘我还没有娶妻呢。’

    林静一听生气了,她立时睁大眼睛看着大公子像吵架似的说:‘你还没有娶妻,那你怎么能写出‘林静吾妻’啊?

    ‘我告诉你,本姑娘就是叫林静,你就是不能随意写这个名字,你为什么要写这两个字?说!说你写这是什么意思!’

    大公子看林静这么厉害,他也没有显出一丁点的恼怒样子,他仍然是非常温和地说:“昨天有个道士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和我弟弟正好游玩回来。

    ‘道士看看我对我说:明天你的未婚妻要来这里,她的名字叫林静,长得一副玉女模样,很可人。

    ‘道士还说:你记住,她来这里并没有车马护送,是她一个人信步来到你家门外的。你只要看到是个姑娘,那姑娘就一定是林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