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歌会8
    郑晓文一身男生装束,带着一脸的微笑,高兴地对着台下说:“顾客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米兰!我是男生!我今年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

    台下一阵热烈掌声、笑声……

    郑晓文向前伸一下拿大学通知书的手,对台下说:“这不,我已经拿到大学通知书啦,呵呵,我这心里可是太高兴了啊,呵呵呵呵!”她朝台下说着,高兴地蹦着,笑着。

    台下一阵大笑……

    郑晓文笑着蹦了几下,她又伸着手臂向着台下,自美地摇着通知书让观众们看。

    在观众们的笑声中,郑晓文准备着用黄梅戏的表演唱形式,用自己的风格,表演唱她的新作《女学生》。

    伴奏的乐声响起,郑晓文即刻起舞,表演起来、唱起来:

    ·为求学问我离乡县,谁料考取著名学院,

    中了考榜我心喜欢,大学校园肯定新鲜。

    别看我理得头发短,我浑身上下男衣衫,

    像个帅哥又很健谈,包装内是呀女婵娟!

    ·这样的装束好随便,和男孩一起到处玩,

    哥们儿弟们把手牵,结群玩疯再玩个癫。

    我曾上树掏过鸟蛋,我也曾捣乱教室前,

    我曾和同学闹翻脸,我逃学挨过爹的鞭!

    ·上了高中我有点变,不再和男孩手搭肩,

    高中留下我的初恋,高中里教育我成年。

    我曾假期回家种田,我曾勤俭抽空挣钱,

    我为分数发奋前赶,我曾苦读到五更天!

    ·工夫不负我心血汗,大学通知到我家院,

    本阶段求学如我愿,到大学还要再加鞭。

    郑晓文唱到这里,她很快把头上的假发去掉,露出了松散的披肩长发,抬手又拿了搭在肩上的外套衣服,接着唱道:

    人都说女大十八变,上大学还我女容颜。

    为国争光才华施展,望着博士学位,我再向上攀!

    郑晓文唱完,这一次的掌声,仍然是震天响的热烈,台下有些男青年为给郑晓文鼓掌,把手都拍疼了还在使劲拍,他们心里都在说:哇!这舞台形象稀见,太美了!太美了啊!

    有观众说:“这个女孩什么乐器都会,还这么会唱会表演,简直是太有才了,连黄梅戏也唱得表演得声、味、形俱佳,真是不简单!”

    奶奶、阿姨们也在议论:

    “看这米兰的扮相,刚才也真像个中学生假小子,她这假发一去掉,竟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米兰这长相应该比你说的再加上一级,是漂亮加美丽才对!”

    台下有很多在校生们也在握拳头下决心:

    “乡下那么多男生、女生都考上了名牌大学,咱们也得发奋学习,朝着硕士、博士学位攀登!”

    “对,发奋读书,勇攀学习高峰!”

    “不乱花钱,努力学习!”

    其实,郑晓文写出来这段戏词之后,她是想让林静唱的。

    林静自知自己有一段假小子经历,她无法演唱,也无法说明不唱的理由。她就找了个借口,说姥姥在这儿住她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练唱,她没有接这个戏。

    当时林静还想到,她要是接了这段戏在台上唱,如果台下坐了她小时候的那些男孩子玩伴,她觉得她就成了天大的笑话!所以,她就更不想唱这段戏,才推了的。

    当时,郑晓文看林静不愿接这段戏,她就对着林静的面,晃晃身子,松松筋骨,摆摆男孩子的架势,说:‘你不唱,哼哼,我哇唱!’两个女孩子一下笑得格格哈哈的。

    接下来是郑晓文和乔翔一起表演唱,豫剧《梁山伯与祝英台》选段:十八里相送。

    乔翔穿戴粉红色相公衣帽,郑晓文穿戴淡青色相公衣帽。两人一唱一对,配合默契。唱腔清润优美,表演得风流倜傥,儒雅得体。

    这出戏,观众们美看妙听,少不了又是掌声雷动。

    台下上点年纪的观众和戏剧爱好者,一连看了台上这几段好戏,都觉得惬意、过瘾。

    许正方从郑晓文拉京胡、拉板胡,到唱黄梅戏,再到这场豫剧,他是一直不滚眼地看着郑晓文!

    许正方看着郑晓文,心里也在想:这个女孩又能拉,又能唱,又能演,吹拉弹唱,只剩下没有看见她吹了,她怎么会这么多呀!

    我许正方,也没有见她郑晓文,像真正的戏剧演员那样,描画很浓的妆,可她的淡妆怎么这么好看啊!她演戏,穿古装,穿时装,就算是她打扮成假小子穿了运动装,那也是超级好看啊,她怎么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呐?!

    唉!人家郑晓文长得本来就美就好看嘛!想起她刚进厂那时候,还不是差点儿把这些老爷儿们迷得半死儿?

    哎?你说,这封五云是女人,代菁是女人,人家郑晓文也是女人,这女人跟女人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我,我,我,哎呀,想说就说呗,结巴什么呀!说就说,我许正方自己在心里自言自语又没人听见,还怕谁不成!我是说:我要是拥有这么一个美丽又有才华的女人,那也真是不枉度此生了!!

    吓,一会儿不注意,你就胡想了,你胡想什么呢!你许正方是什么级别?连个小学文凭你都拿不到,你这就是槐树底下做椿梦!你没梦到鬼,结果你往春色上拐弯了,你就春心乱动梦美去吧你!

    你再回想一下去年,你只说了一句她郑晓文长得好看,看她那闷枪话头儿把你打得?幸亏你的脸皮厚无声地顶住了,要不,那天非让这个小妞给你办个下不来台!

    要说实话,平时这个小妞说话挺和气的,从没有见她厉害过谁。不过,那天我说话也不难听呀,那她怎么那么凶啊?呀,又换字幕了,正看戏呢,你瞎想什么呀,看戏!

    灯箱上换了字幕:歌曲《我们有个光彩温馨的大家》。

    词:腊梅。

    曲:米兰。

    唱、舞:腊梅、风信子、国之栋、厚中华。下面写着乐器手们的名字。

    杨依林唱这首歌,他穿的仍然是那件,悦朕牌上衣和那件马甲。国之栋、厚中华都换上了现代少年服装。

    今天晚上,温洁梅身穿淡青色连衣束腰长裙,配上她的披肩长发,看上去她极其秀雅苗条、更是清美亮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