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该的执着
    郑晓文说归说,烦归烦,她想着杨依林信上的那句英文,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的,不知该怎么回话,嘴里不觉又在嘟哝:

    “你杨依林拿来的信,信里还都写些这样字面的话,什么你想,你想!你想什么呀你想!你那脑筋究竟是怎么想的呀?搞不懂你!

    “你写的这些文字,就是存心不让人省心,就是存心不让人安宁的!我给你回信?我给你回个,回个,回个屁呀!!

    “我早就对你杨依林说得那么清楚了,到现在你还这样想,你还这样做,你这样想你这样做,是真的太不应该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你杨依林给我记住,你不能再写这样内容的文字了!你的那个思想,更是不能再这样执着下去了!听见了没有啊?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我看着你写的这些的文字,真的是让人很烦,而且是烦上加,加,”她不想说:恶心。接着就说了一句:“还是让人烦!”

    杨依林的信,就在郑晓文面前的写字台上放着,郑晓文朝信纸瞥了一眼,她心里真的是又烦又急,不知怎么办才好。她嘴上说着烦,还不由自己地叹着气:“唉!”

    郑晓文过了烦那一刻,这一会儿,她怎么都静不下心了,她一直想着杨依林写的那一句英文话。她叹完气之后,又是由不得自己地,从心底往上一直涌着,她那积压了多日的心底语言……

    郑晓文使劲压,也压不住她的心底语言了,那语言涌得她再也忍不住就要发泄出来了!她想想自己此刻的心理状态和烦乱思绪,说:“不压制了,就只管说出来吧!说出来,他懂了,他就不会再来这家里烦你了!”

    郑晓文抬手拿了日记本,她在日记本上刷刷刷先写了个歌名《不该的执着》,接着就在在歌名下面写起了文字:

    ·一种心情从来就没有过,那是眼前忽现的迷离斑驳。

    华彩中有一缕太阳颜色,那是你纺的线将一端抛向我。

    我想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想躲也不知道该怎么躲。

    说得轻了你还会这样做,说重了还怕你受冷遇难过。

    我躲我藏又怕你受折磨,不躲不藏只怕你还来找我。

    ·啊……

    人世间有千千万个计策,我心里明亮不能用不想说。

    是让你自醒不再这样做,是让你知难而退自己解脱。

    ·啊……

    你就像那天上艳阳彩闪光烁,绕你身边有济济芳菁美花朵。

    群芳里定有属于你的那一个,转身细看你会得到满意结果。

    ·啊……

    太阳啊,你找月亮同映共闪烁,你找星星就是你的错!

    转身吧,转身别让岁月再蹉跎,别让不该执着再执着!

    转身吧,你快转身吧,别让这不该执着的事你再执着!

    郑晓文的歌词写成了,情感也抒发完了,可是,她的心情很低落,像是阴郁满满,她仍在叹着气……

    郑晓文看着她刚写的歌词,她猛然一想:嗯?写这歌词可不能当成信寄给他杨依林啊,他要是看到这首歌词的前半部分,这内容就是个情感引火捻,那他不就将死不死的灰又复燃了?记住,不能让他杨依林对你再有任何想法!

    郑晓文又拿起信纸再看看,见英文字下面的空白纸上,只写着两个中文字:依林。杨依林竟然连日期都没有写。

    郑晓文心想:杨依林他给我写信,就这几个字也算是一封信?唉!我想啊,他一定是心里有话说不出来!现在他信上问我想他不想?我想他不想?已经四个月了,大年初四那天,就看见他那一会儿中的几眼,就和他说了两句话,那,我想他吗?

    郑晓文心里这又一问,不得了了,她的泪像断线的珍珠了,刚才写过的《不该的执着》,她也忘干净了,伏在写字台上哭起来。刚哭两秒,一想不对,赶快擦干泪坐正了身子。

    郑晓文心里说:就算是一句话的信,不管怎么说,依林他也总算是给我来了信,我也总得给他回信啊,哭不等于回信呀。依林他三天两头往家里来,他一定会索要回信的,不要再哭了,还是赶快想词儿对付吧!

    郑晓文静下心来,心气平静地想着:

    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如果不说家里人,那就是依林他对我最好了。我这么知道、我这么懂得感恩的人,我能把依林对我的好都给忘了?我能把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给忘了?不可能会忘!永远都不会忘!

    我写那首《隐藏?》,最后几句‘一笑过去,不留任何痕迹,没有任何痕迹。’竟写得那么肯定,多像是没有任何痕迹啊!其实,那也只是那一刻的思想,那一刻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才写了那些语言。

    依林他为我做过的事,总是能让我感动到心底的事,大多都是别人没有为我做过的事,这些事已经印在心上让我终生难以忘怀了,那怎么会没有痕迹呢?处处都是感动过我的难忘的痕迹!

    从依林他来塑料厂的第一天起,他只要有时间,就要找个理由和我见上一面,说上几句话。他出差半个月,劳动奔波中还写出了那么爱意深长的四首歌词,那可是出门在外的不方便中啊!那可是出门在外他还时刻想念着我啊!

    后来我才知道依林他并不爱多说话,可他见了我,就像他歌词里写的那样,他的话多得说个没完问得仔细。他不单单是问得仔细,他看得也很仔细!他第一次来我家就把我家的一切都看在了他的眼里。如果说他是惊喜四合院的古建筑,那月季、竹子、木槿花、石榴树可不古啊!

    他观赏我家盆景,能从根到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家的小菊花,一枝上开几朵花,他也要数一数,凡是我家里他能看到的东西,他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在他眼前只出现过一次喂大黑的画面,他就写下了一首那么动人的《情痴》……

    郑晓文刚思想到这里,她听到妈妈在叫她出去吃午饭。她心里说:妈妈叫的真是时候,不想了,省得胡想得头疼,也想不出个结果来。无论什么事儿,都别和吃饭过不去,走,吃饭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