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一百二十章 梦回现实亦梦中
    老师开始讲课了,他让大家都把《周易》书本打开。

    郑晓文心里说:不讲《四书》讲《五经》啊,行,行,那也行。

    老师在讲台上很清楚地对同学们说:‘易经能被列为群经之中,这就说明它在古代对人们是多么的重要。不只是古代,就是现代,我们也同样重视对它的学习和研究。

    ‘今天讲第一课:乾卦。学习乾卦之时,同学们首先得记住,‘乾三连’的卦象口诀;得记住一横道儿的是阳爻,为九;平行、中间分开为两小横道儿的,是阴爻,为六;初爻在下,依次向上排列。

    ‘接下来,同学们还要记住每一卦的卦象、爻辞。现在咱们开始学习,乾:元亨利贞。初九:潜龙勿用……’

    郑晓文听着,听着,她听得、看得奇怪了:哎?这老师讲了快一堂课了,我看他既没有眯眼睛,也没有晃一下头、点一下手指头。这,这,哦,我知道了,四书先生才会有那种迂腐的言谈和动作,人家这个老师不是《四书》先生,人家是《五经》先生!

    再说了,这五经老师讲六十四卦,本来那卦象、爻辞,同学们就像听天书一样迷瞪吧唧的,要是这个老师再像四书老师那样,在讲台上晃头、摇手臂、点指头讲课,那不把学生们晃晕、摇晕、点晕才怪呢!

    呀,呀呀,呀呀,怎么回事啊!我这眼前正在讲课的五经老师,他正讲着五经呢,他怎么就变成四书老师的动作,晃着摇着点着手指头讲课了?看他讲的:‘乾——三——连’,哇呀呀,他摇晃着手臂,点着手指头,拖着那么长的长腔,他都把乾三连,摇得、晃得、点得、拖腔拖得,拖成‘乾三断’了!

    哇呀呀呀,快看呀,老师把同学们都给晃晕了!这教室里坐的女生们,都晕得跟着老师晃起来、摇起来、点起来了!我也跟着晃着、摇着、点着,我也晕起来了!哈哈哈哈!

    郑晓文在幻景中,她还没有晕完、玩完、笑完,老师就下课出去了。

    一下课,郑晓文的思想里,即刻就想起了昨天说的打赌的事儿……

    郑晓文和江霞从早上刚进学塾,她们就想着,对李心宁说昨天打赌的事,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两人好不容易挨到放学,这才找到李心宁说了昨天下午,郑晓文高兴至极,说了玩笑话和做了玩笑动作的事。

    李心宁听后心想:前段时间自己对郑晓文那么失礼,况且人家并没有错,错全在自己。今天人家来求帮忙,这忙就是一句话的事,为什么不帮呢?一定得帮!

    李心宁想急急郑晓文,她看着郑晓文,嘴上说:‘其实呀,这个事儿就是顺水推一下舟的事儿,再简单不过了。可是,我要是不想送你这个顺水人情呢?嗯?’

    郑晓文看李心宁不愿意给她作证,她连想都不带想的,马上显出一副很不在乎的神情说:‘你不想给我作证也就罢了,我昨我天公开说笑他们三个人,那叫明。今天我求你帮忙,这叫暗。

    ‘嗨,我就是明里、暗里,说我两个哥哥和那个、那个、那个公子的笑话了!我说他们的笑话,他们三个人除了笑笑,还能拿我怎么样?还能怎么着我!哼哼!格格格格!’

    李心宁跟着格格格格笑了说:‘我是跟你说着玩的,前段时间我那么对你,你都没有计较我,现在你有了这么个好玩的忙,我能不帮你?你赶快回家去给他们三个报喜吧,就说你赢了,就说我李心宁佩服你,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格格格格!’

    李心宁格格笑着弯下腰,两只手臂向两边平伸,两只脚向两边站开,故意做着趴状。她这一个五体投地的动作,让她们这两主两仆,嘀嘀格格笑成了一团。

    郑晓文拥抱了李心宁,并说:‘心宁,你真好。’

    李心宁也说:‘你晓文才好呢!’

    四个人笑完、说完,都挥着手说:‘下午见!’

    郑晓文和江霞,两人心情轻松地出来李家后门来到街上,往家里走着、说着今天上午的学习内容。

    江霞说:‘我觉得《五经》老师讲得很清楚,可我看着那书上的那些符号像看天书,听老师说着那些话很流利,可我一说,怎么那么别扭绕口啊?’

    郑晓文说:‘那是你没有学进去还不熟练,等你入了门,那些文字、那些符号,你看着、读着、说着就都顺溜了。’

    郑晓文、江霞正往家走着说着话,从对面过来几个骑马的人,走在前面的那匹马看见郑晓文,立时惊得前蹄腾空、马头后仰,同时不停地大声嘶叫,惊得郑晓文一下回到了现实——

    哦?我做梦了?我怎么会做这么长的梦啊?咳,别奇怪了,以前不是也做过很长的梦吗?不是也梦见过古代的人吗?没什么稀罕的,一切正常!

    嗯?不对吧?这次梦见古代人的朝代,也太遥远太靠前了吧?九百年啊!九百年前我就认识依林?

    是啊,认识呀,你都和他互换信物了能不认识?那个郑府里的晓文,就是你郑妮妮郑晓文,那个柳依林就是杨依林,一点没错,知道了吧!

    哎呀,对对,依林都送我手帕了。哎?他送我的手帕呢?这手帕可不能给弄丢了!

    郑晓文赶快掏自己的衣兜,结果衣兜里什么也没有,心里说:当然不会有了,那手帕是装在古装衣服兜里了,现在穿的衣服里能有?再说,那手帕是送给郑府里的郑晓文的,又不是送给私塾胡同里你这个郑晓文的,你自然是掏不到了。

    郑晓文又回想着梦境,自问着:宋朝那个时期,难道那真是我和依林的前身前世?是,一定是,说不定那个时候,就是我们两个的第一世!从那个时期到现在,已经距离九百多年了,按百年计算,现在我和依林我们两个呀,应该是美满婚的第九世!

    我记得很清楚,依林说他会记我十辈子,看来,我们两个还有一辈子会在一起呢,哦,那就是下一辈子了,下一辈子,就是我们两个的第十辈子!

    由此看来,我和依林我们两个在这六道轮回中,都是投生在人间道了啊!

    我们在宋朝第一世的时候,依林他比我还大一岁呢,现在这一世,肯定是依林投生投晚了,他才比我小了八岁。

    这个依林也真是的,他这辈子投生的时候,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他干什么去了,投生一下就晚了七八年?他都不知道,他晚投生这七八年,就相差了七八岁,这恋爱还怎么谈啊!这不是让人烦上加烦吗,现在想起这件事儿,真是让人越想越烦恼!

    嗯?别烦了,别恼了,还是赶快想想乔翔、秦梓曦是哥的事儿吧!哎呀,这个事儿也别再想了,他两个都给爸爸、妈妈叫爹、叫娘了,你就是再想想,他们两个也是哥,错不了的。

    哦,对了,对了,我和依林第一世的时候,乔翔、梓曦他们两个,那可是我的亲哥哥呀!

    哎呀,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现在是真明白,我这心里为什么对乔翔、对梓曦只有单纯的亲情了……

    就在这时,郑妈妈在院里朝西厢房叫着:“妮妮,今天的太阳特别好,你赶快出来晒晒太阳吧,别老闷在屋里了,快出来啊!”

    妈妈的叫声、说话声,让郑晓文忘记了刚才自己心里想的事,忘记了梦境中的一大半情节。她又一起身,梦境情节就只剩下了一点点。她又去一照镜子再一梳头,这个梦在她的记忆中已经消失,连做过这个梦的事儿,她都不知道了。

    郑晓文洗完脸,拍拍身上展展衣服,一身轻松地到院中晒太阳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