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一百零六章 幻梦伊始
    上个星期天,乔翔来郑家,本想找郑晓文说他工作调动的事,结果到郑家姑姑那里,他扑了个空。

    星期二,他又来了郑家,还是没有见到郑晓文。

    今天星期四,乔翔抽空又来了郑家,他仍然没有见到郑晓文。他对郑妈妈说:“阿姨,我的工作调动了,这事儿我想亲自对晓文说,可总是见不着她。”

    “你的工作调动了?调到那里了?”郑妈妈感觉意外,赶紧问。

    乔翔说:“我调到市文联了,工作是参与整理剧本。这个工作特别适合我,我很高兴。”

    郑妈妈高兴地说:“你这么喜欢这个工作,那就好,那就好。”

    “今天我来家,就是对晓文说这事儿的。等晓文回来,阿姨就替我对她说一声吧。”乔翔看一连来郑家三次,都没有见到郑晓文,他只有让郑妈妈替他传话了。

    乔翔和郑妈妈说话,是乔翔听说郑晓文还不在家,他就没有再往院里走,他们是站在书房门口说的,说完,他就赶快上班去了。

    郑晓文在西厢房里,她只听见了乔翔和妈妈的说话声,她没有看见乔翔。乔翔调动工作的事,她感觉,她对剧本也很感兴趣。这工作,乔翔只要满意,大家都高兴,心情都快乐。

    这一星期时间里,杨依林仍然没有见到郑晓文,他心里很着急。不过还好,他感觉工作上很顺利,还想着再也不用发愁、操心积压产品的事了,他心里轻松了很多。

    杨依林还打算春节后,在新产品的销路上另辟蹊径,速产速销,再不能和以前一样,造成产品积压了。这个想法,已经纳入了他个人的工作计划。

    这个星期六早晨,杨依林和以前的星期六一样,他还是起得很早。他心里繁乱着、着急地想着:

    上星期天没有见到晓文,以后的星期天也未必能见到她。我应该和以前一样,星期六到她家去,我就不相信她不想见我!我就不相信,我一有空就到私塾胡同去,我能见不着她!

    也真是奇怪了,星期日那天,我看叔叔、阿姨说话,都有点不太对味儿,她家的人把她藏起来干什么?是有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了,她才不想见我们?不会,不会,我感觉不会!

    算了,我不管晓文她是什么原因,我都要找到她!我到她家里找!我打电话找!我到局里找!我到她会去的地方找!我会一直找找找,找下去!她只要没有上到外星球,我就会找到她!

    晓文她爱吃鱼,我还和以前一样,每星期都往她家里拿鱼,不管她藏到了哪里,她妈妈总会把鱼做好让她吃的。

    杨依林思想着,怀揣着心事,到菜市场买了鱼,来到了私塾胡同。

    他按过门铃,开大门的仍然是蔼然含笑的郑妈妈。他来郑家的次数多了,和郑家人认识的时间也长了,他对这个家的人和物,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他的客套话也就少了。今天,他装着很平常很自然的样子,边进大门槛边说:“阿姨,晓文还没有回来?”

    郑妈妈回话说:“看这妮子忙得,也顾不上回家了!”

    杨依林到东厢房,自己拿了铁盆放了水,把鱼放进去说:“阿姨,晓文喜欢吃鱼,您做好让她吃吧,我今天有事,就不帮您做饭了,我走了。”说着就要出门。

    郑妈妈忙说:“孩子,等等。”

    郑妈妈拿过来一个塑料袋说:“这是妮妮昨天拿回来的,她回来把这东西往家一放就走了,她说这是你的东西。”

    杨依林接过去,撑开塑料袋口一看,见里面装着豆沙红毛衣、毛裤和一个鞋盒。他打开鞋盒,见里面是一双黑色棉皮鞋。他心里想想:哦,这是那次在百货大楼,我试穿过没有买的那种棉皮鞋样式。

    他又一看是四三码的,他心中的痛涌上来了,他的泪快出来了,忙说:“阿姨,您对晓文说一声,这东西我收下了。我还有事,我走了啊。”他说完不等郑妈妈回话,大步走出东厢房的门,就擦起了眼泪。

    杨依林的擦泪动作和表情,郑晓文在西厢房的窗内看得一清二楚。等郑妈妈在后面追着、送着杨依林到大门外,杨依林骑着自行车快到西口了。

    郑妈妈送杨依林拐回来到院里,就想着和女儿说话。她一进西厢房,看见女儿正对着镜子擦眼睛,她见女儿的眼睛很红,忍不住了,说:“你看看你这妮子,这都是你一手造就的事,你还难受什么,哭什么?”

    郑妈妈要是不提这事儿,郑晓文会忍忍说别的话,郑妈妈这样一说,郑晓文的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她擦着眼泪笑着说:“这还不是你女儿心软,看不得别人哭嘛!”

    郑妈妈无奈地叹口气说:“唉!刚才这孩子接过塑料袋一看里面的东西,我就看着他像是要哭了,我就赶快去了一边。”

    “妮妮,你说说,上一次依林来家里,妈妈把他指挥到了你姑姑家。今天他来家里,又拿来几条鱼。依林这孩子这么重情意,他要是再往家里来,再拿那么多鱼,这,这,妮妮,你让妈妈怎么办?怎么应对啊?我可对你说啊,妈妈已经没招了!”

    郑晓文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她对妈妈平心静气地说:“妈妈,你不用着急烦心,这事儿等时间长了就好了。许给他杨依林的东西全给他了,以后没有东西来往了,这种关系慢慢就淡下去了,就没事了。”

    郑妈妈仍在发愁,说:“依林他要是不像你想的那样,他还一直往家里送鱼,就这样拖着你也拖着他,你能拖得起?再说,他要是再来,我可是真的没法应酬了啊!”郑妈妈说这话时候,眉头皱的很紧。

    郑晓文一时搭不上话:“那,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郑晓文忽然一转念,她想起了一个让妈妈开心的的笑话事儿来,她说:

    “妈妈,妈妈,有办法了,有办法了!要不然,你学学电影里的厉害丈母娘,杨依林他要是再惦着鱼来咱家,你就指着他把他臭骂一顿,再把他打出去。

    “他要是还往咱家来,还把他掂的鱼往咱的铁盆里放,你就赶快跑到院里拿扫帚,一点不留情地拿着扫帚拍着他,把他赶出咱家的大门。

    “然后,你千万别拐回来,拿着扫帚继续跟在他后面追着他,一下把他赶到西口,让咱私塾胡同两边的街坊邻居们,都看看丈母娘赶女婿的热闹,这不就得了,格格格格!”

    郑妈妈听着这话,早呵呵呵呵笑起来,笑着出着西屋门,心里在说:这个憨妮子,说话说掉底了还不知道呢!呵呵呵呵!

    郑晓文看把妈妈哄逗笑了,自个在屋里也笑得格格的。她笑着、想着:

    杨依林惦着鱼在院里正往东厢房走,妈妈跑过来指着他,吵着他,吵他不让他进东厢房,让他赶快走,不要再来。杨依林挨着吵,把鱼放到铁盆里放了水,从东厢房出来,妈妈一手指着杨依林吵着,一手拿着扫帚赶着杨依林出大门的场景。

    她还想着杨依林被赶时候,躲闪身子捂着头的样子,不由得她越想越可笑,笑得她一下坐到了沙发上……哎?我我,我怎么在大街上站着啊?我怎么会一个人站在这大街中间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郑晓文一看街上的行人:嗯?这街上的男男女女,怎么都穿着各式各样的古装衣服啊?

    她低头一看,见自己身上穿的也是古装,惊愕得她不由“啊?”了一声,心里说:我身上穿的也是古装?这面料质量怎么还这么好,这么华丽?这好像是,是电影上古代官家小姐的服饰款式啊?

    她又往周围看看,心里说:我感觉着我一定是在拍电影,可在这以前,没有人找过我拍电影啊?再说,这周围也没有拍电影的剧组人员啊?我四下找找,也没有看到一个熟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