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六十五章 一见钟情是什么
    出差的火车上,杨依林仍然想着、问着自己:

    你认识郑晓文之后,你为什么不追究她的年龄?你在选妻上那么看重年龄,你怎么不问问她的年龄多大了,感觉合适了再和她交往啊!

    你杨依林为什么不问郑晓文的年龄?你为什不追究她的年龄!我在问你这是为什么!听见没有啊杨依林!!

    杨依林自问着,自烦着,自急着,急得心里竟然对自己使劲吼起来了:

    杨依林,你为什么不追究郑晓文的年龄?!我在问你呢!你说呀!说呀!

    哦,晓文,晓文,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是说你,我这真的不是说你,我是在说,每个人每年都要加一次,那个看不见的数字。

    晓文,我真的不是说你,我真的不是说你……他快哭了,他咬着嘴唇吸着气呼着气忍着……

    杨依林咬着嘴唇忍着忍着,他管不住自己了,心里又喊起来:

    天呐!怎么办啊!我究竟该怎么办啊!年龄与人,我该怎么做,才能拉住晓文她这个人的手,同时又能舍弃她那个多出一截的年龄啊!

    哎呀!杨依林,你别混了,你选择了晓文这个人,你同时也得选择她的年龄!老天爷!老天爷呀!我怎么才能把晓文多出的那一截年龄去掉啊?

    杨依林啊,你清醒清醒吧,晓文她那个多出来的一截年龄,你是去不掉的!你想舍弃她的年龄,你就得离开她这个人,懂吗?!

    你,你,你杨依林,你要真的离开晓文吗?你决定离开晓文了吗?你真的决定离开晓文了?!哎呀我的心!

    杨依林感觉胸中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他的手随即伸到衣服下面抓住了胸口,同时他的泪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杨依林手动的时候,邓奥生就看见了,他怕惊动他的杨厂长,才没有说话。他转眼看见了杨依林的泪,他心里吃惊不小,赶快悄声叫着:

    “杨厂长,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又做恶梦了!”

    邓奥生见杨依林睁开了眼睛,他又小声自叹着,“唉!杨厂长这都是为了木器厂啊,为了木器厂能尽快地往好的方向发展,他是晚上熬夜写东西,累成这样的!唉!”

    邓奥生自语感叹着,他看杨依林还在不停地擦泪,他心里惊得不轻,可他不敢再说什么。

    杨依林睁开眼睛,他赶快把泪擦干净,又急中生智,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吸吸鼻子,揉揉眼睛,坐正了身子,说:

    “天冷,这样睡觉就不是个事儿,你看,我刚睡一会儿可感冒了。”说完,又擦擦眼睛,揉揉鼻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邓奥生这才松了一口长气,心里说:哎哟,原来杨厂长心里没有事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他刚才那样子,可把我吓得不轻!

    杨依林、邓奥生顺着目的地,到南方几个地方,转着、看着转了一大圈。

    两人白天了解家具行情、联系业务推销自家产品,夜里,邓奥生都睡熟了,杨依林还在翻腾他的砸心私事。

    不过,郑晓文对他说的话还真管用,他只要是想心事睡不着觉了,一想到他出差之前,郑晓文交代他的要保证足够睡眠的事,他就会立即排空杂念很快入眠。

    他和邓奥生,两人顺着计划中要去的地方,转了、看了各地的家具款式、销售行情,同时也洽谈好了两家业务来往。

    最后,两人来到中阳县县城,进了这个县城里最大的一个家具商店看行情、联系业务。不巧,商店里营业员说赵经理外出了,一半天才会回来。

    这两人感觉在这个商店里,可以推销木器厂的积压产品,也可以联系‘乐居’新产品的供销事宜。两人商量决定等这个赵经理回来。两人商量约好碰头儿时间,邓奥生去了在县城里居住的姨家,杨依林回了杨家沟。

    杨依林只在杨家沟待了半天一夜,第二天一早按约好的时间,他赶快回了县城。

    他和邓奥生一起,再次来到这个家具商店,商店营业员说,赵经理刚来过电话,说明天上午一定上班。这两人商量过后,决定等下去。邓奥生又去了姨家,杨依林去了在县城做化工生意的大哥家了。

    杨依林来到大哥家里,他到大哥、大嫂经营的化工商店里看了看,他看帮不上什么忙,便回了后面的屋子。

    杨依林出差这些天里,他白天不能闲着,只要一闲下来,他脑子里就全是郑晓文的影像。

    刚开始出差那几天,他心里总是在想、总是在思考怎样才能离开郑晓文,怎样才能把郑晓文忘掉,怎样才能这一辈子都不要再想起她!只是,他只要这样想一次,他痛苦的泪水就会止不住地往下流。

    出差中间那几天,杨依林不再考虑离开郑晓文的事,因为他已经几天没有看见郑晓文了,他心里特别想念她,做梦都在和她见面,都在和她说话,都在和她一起观赏东园的花木盆景。

    他的梦一醒,立刻就想见到郑晓文,立刻就想回华元,立刻就想到郑家去!可他一想到他现在是在工作,是有重要任务在身,他攥攥拳头咬咬牙忍着。

    这几天,杨依林的思想又起了变化,他想把自己搞清楚,看自己对郑晓文是真情,或是无根的假性情意。

    如果,他感觉他对郑晓文的感情浮漂无根,趁着还没有亮明关系,速速彻底离开她!

    如果,他对郑晓文的感情是通根到心底的真情,那就彻底毁灭当初在选妻年龄上的固执想法,追随她郑晓文一辈子!

    今天,杨依林想利用这一刻的独自空间,来解决缠绕了自己这些天的,既复杂又是简单到一句话的问题。

    杨依林刚进入思想状态,他心里就想急:

    你个杨依林啊,你这不是在怀疑,你这不是在验证自己的思想感情吗?你有什么好怀疑好验证的?我对郑晓文好了这么多天了,那个崇高圣洁的爱字,在我心里一直装着,这个爱字,我对晓文一辈子都说不完!你听清楚了吧!

    杨依林这样想着、说着自己,他感觉自己的心劲提得太高了,赶快安抚安抚自己激动的心情,用很柔和的语言,又对自己自语起来:

    “杨依林,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你可不能急躁啊,你仔细想想,你对她郑晓文,那可是真真切切的一见钟情啊!

    “一见钟情是什么?我告诉你,那是此方对彼方,初步产生的强烈的朦胧之爱!

    “这种不踏实的爱,表现在见不到对方会想念对方,而且这种想念,甚至会想念得茶饭不思,更深月西辗转难眠!

    “你以为这种想念的心思状态,就是真正地爱的感情了?其实不然,这样的感情是很脆弱的!是暂时性的爱情冲动!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

    “你才认识郑晓文多长时间?你就能产生出踏踏实实的爱情?你再仔细想想,你生出的那个一见钟情,它能经得起时间考验吗?能吗?啊?”

    杨依林把自己问得又想着急,他努力压服着自己的激动心情静下心,反复思考起他这个终身大事的问题来:

    杨依林出差头一天的那个上午,杨云汉和他聊天时,说了几句局里去塑料厂的三个人,说郑晓文的年龄最大,说她大学毕业的时间也最靠前。

    他听了这话,当时心里就猛地一沉,心里想着,前几天他就知道了郑晓文在华元九中工作过,现在又知道了郑晓文可能会比他的年龄再大一点点,最多也只是大个一两岁,或是两三岁的年龄。他就这样一想而过,根本没有多在意,更是没有往心里去。

    此时此刻,杨依林想到他出差前的这些事,即刻就责怪起自己来:

    出差之前,你杨依林已经知道了,她郑晓文比你的年龄大了两三岁,当时你为什么不抓住这个年龄,淡化你对她的感情离开她?!你不但没有离开她,反而追她追得更紧了!

    聚会那天看把你慌得,上午你是有事没有去成郑家,可你上午就知道了有关她的年龄信息,你为什么还不赶紧刹住车不再和她来往?你为什么下午还往她家里去?!

    看你去她家骑车骑得?还像疯了一样地往她家里跑!你把原则丢到哪里了?你说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