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四十八章 痴情感动秋叶红
    宋奕听了乔翔说的话,她瞥了一眼秦梓曦,说:

    “有句话叫‘不到长城非好汉’,我呀,我是看到黄河主意更坚定!

    “等有时间,我也得去美丽的黄河边看一看,玩一玩,再坚定一下我的信心!”

    秦梓曦在视野里,看到宋奕向他转了一下脸,他听到宋奕说的话,心里动了一下,他的脸向前坐得很正,身子一动没动。

    温洁梅很认真地听了林静这首歌,可有一句歌词没有解开意思,她转身向后看看乔翔,同时也是在问林静:

    “林静唱的那句‘打油’,是什么意思啊?去过黄河边的人,能回答我吗?”

    温洁梅说这话的声音不小,后面的人也都听到了。

    乔翔这会儿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他接过话说:

    “这个我知道,我上学时候,放暑假总要回老家住上一段时间,我就去黄河边玩过打油。

    “那是站在比较嫩的河滩上,双脚慢慢地踏一会儿,滩地上的水就出来了。

    “踏那个又软又圆的地方,像凉粉似的很好玩,小孩子们把踏出来的水,叫打出来的油,知道了吧。”

    宋奕听了,说:“哦,原来是这样啊。”

    温洁梅说:“乔翔要不做这个详细介绍,我还以为那黄油,是从黄河滩上打出来的呢!”

    郑晓文听到这话就格格笑起来。

    林静朝温洁梅说:“你就随意发挥胡诌吧你!”

    “我哪里胡诌了?谁让你唱黄河滩上打油呢?告诉你,你唱出那一句的时候,当时我就认为,打出的是黄油!”温洁梅说。

    “林静,你也别太较真了,城里人看见麦苗都说是韭菜,洁梅说黄油也就不足为怪了。”杨依林解释说。

    林静朝杨依林瞪了一眼,小嘟囔着:“她掏钱请你这个辩护律师了?干吗这么套近乎?一个一个都什么人嘛!”

    林静没有答理杨依林,她说完就逗着咩咩玩起来。

    该苏晨上场了,她叫着郑晓文:“晓文,走,该上场了。”

    苏晨从从容容地站到台上对大家说:

    “朋友们,我给大家带来的歌曲是,《人这一生》。

    “我能写出这样的歌词内容,一是我的所见所闻,才懂得了一点点。

    “二是有了我女儿张唱以后,我看到、感受到的。

    “这首歌是晓文作曲,现在由晓文吉他伴奏,大家请听!”

    苏晨唱道:

    ·呱呱坠地一声哭,繁华世界进眼目。

    亮丽新奇在引逗,想抓怎么也抓不住。

    鼓劲努嘴又动足,用的力量还是白徒。

    想一想望望四周,亲切的笑脸好几副。

    ·呵护在轻柔双手,温暖在馨香胸腹。

    爱的话语听不休,甜蜜的吻享不够。

    学会了说话走路,尝试在前途上跑步。

    从此后正式追求,追求在级级台阶的上头。

    追求着人生百年的宽广路,追求着美丽前景完好幸福!

    苏晨唱完,林静说:“苏晨,你也很会唱啊,你唱歌的音准、节拍各方面,都和晓文配合得挺好的呀!”

    “还是你唱的专业,我还得努力跟着你学呢。”苏晨对林静笑笑说。

    苏晨和郑晓文说着笑着一起回了座位。

    温洁梅拉拉林静的衣袖说:

    “林静,你看苏晨写的歌词多形象,我看过我家邻居的小孩,那个小孩子有四、五个月大,就像苏晨写的那样子。

    “小孩子躺在小车里,看看这里,看看那里,胳膊、腿都在用力都在动,嘴也在用力,也不知道那小孩子究竟想干什么。”

    “苏晨有个小闺女,她观察得当然就更清楚了,你说的只是歌词里的前半部分,你还是想想她这首歌后面的那几句歌词吧。”林静说。

    温洁梅说:“你以为我没想呀?我想着呢,上幼儿园、上学、上班,追求,追求,追着追着,今天就追到这里唱歌来了。”

    两人说完笑着,林静忽然想起,她说:

    “我不是说过嘛,我到了老年,得活个阳光灿烂,山河明媚。

    “那可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能实现的,我得在人生路上不停地去努力、去追求、去奋斗、去实现,才能过上我自己想要的那种,最美丽的生活!”

    温洁梅用很小的声音说:

    “哟,看你小妮子的嘴流利的,看你小妮子能的,你懂得这么多,还真是让我佩服得不佩服都不行了呢!”

    林静说:“咱们两个的年龄一样大,我能比你懂多少?

    “我是看了书上写的,我才去理解、去结合到我自己的实际生活中,我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努力的方向,我懂的也只是这些,没你说的那么懂。”

    “你不懂,也比我懂,在这些大事上呀,我比你笨得太多了,看来我得继续向你学习了,真没劲!哦,不是,没劲也得提劲!”温洁梅说。

    苏晨回到座位上,她对郑晓文说:

    “聚会真好,心情愉快加轻松!以后得跟着你学,唱唱歌,看看书,让自己的业余生活充实,精彩,永远不长皱纹,格格格格!

    “今天本良值班,他说下次聚会我们一家三口都来!”

    郑晓文高兴得笑着,轻轻鼓掌说:“太好了,热烈欢迎张家大军!”

    轮到杨依林上场了,他挎着吉他一到台上,又露出了他的美笑容。

    温洁梅趁杨依林不在意,她伸手拍一下林静,悄悄地、轻轻地朝林静身边挪挪椅子,极小声地对林静说:

    “昨天我才听说他家是农村的,可我怎么看不出来他的土味儿啊?他长得怎么比城里人还城里人呀?”

    林静不待考虑地说:

    “唏呀,连这你都不知道?人家是杨(洋)人嘛,当然土不了啦!”

    林静说完,两人使劲捂着嘴怕笑出声。

    杨依林在台上说:

    “今天晚上,咱们的聚会成歌会了,这样也好,大家忙碌一段时间,聚在一起唱唱玩玩,咱们也轻松一下,养护一次咱们的身体,让咱们显得更精神,工作起来更有劲!

    “我献给大家的第三首歌是《爱的力量》,这首歌词还没有谱曲,不过我心里已经有曲谱的大概调子了,我想让大家先睹为快,现在就即兴弹唱给大家听!”

    秦梓曦率先鼓掌说:“好,好,快唱!快唱!”

    这三个女孩也跟着鼓掌说:“好!好!我们想听!”

    杨依林对秦梓曦笑笑,又对女孩子们笑笑,他弹起吉他,神情美美地唱起来:

    ·秋阳照妍菊爽气柔风,我和她赏景小园中。

    两对脚印留在了香径,双双漫步私语话无穷。

    ·她羞涩的明眸灵转看,她整齐的皓齿露笑容。

    她娇憨里透庄重,她唤起我情更浓。

    蝴蝶双飞成双影,我和她并肩两相拥。

    爱恋洒下了菊花丛,眼前丽人铭记我心胸!

    ·我和她观赏着园内景,眼看那枝头已经触冬。

    节气临霜无寒意,明朗天地暖融融。

    蝴蝶双飞成双影,我和她并肩两相拥。

    花苑牵手爱血沸腾,一腔痴情把深秋染红!

    杨依林这首歌唱得那叫一个柔美,那叫一个动情,他这歌声之情,先就把辅导室里的这一群人,感染得一个个心里沸腾起来了!

    杨依林刚唱完,温洁梅就捂着嘴拱住林静哧哧笑起来,笑着小声说着:

    “好伟大的爱哟!我说秋天有的树叶怎么都变成红色的了,原来是杨依林情红染料独门制造厂,生产的情红酸染的啊,哈哈嘻嘻!”

    温洁梅说完面上的话,心里还在说:他好可爱哟!

    温洁梅说完可爱,心里又唱上了:我爱!我爱!我爱!爱他爱到我的未来!

    嗯?我爱他,他要是不爱我呢?切,这有办法。她心里又唱了一句:他要是不接受我的爱,我抬起金莲一脚把他踹!

    温洁梅心里是这样想着杨依林,这样唱着杨依林。

    林静呢,她是嘟囔着杨依林,她动着嘴不出声地说:

    “写一首爱情诗歌,没有谱曲,唱得有声有情就行了,还痴情感动秋叶红呢,屁孩真是爱出天劲了!

    “这是没有谱曲唱的,那要是谱上曲了你屁孩再唱,那天上火烧云的颜色,也是你痴情感动染彩的结果!胡联八想,唱个歌也带个屁崩样!”

    林静说完,赶快轻微“嘘”了一下,她的手在桌下朝台上指指杨依林,温洁梅会意,两人都坐正了身子,不再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