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梦恋之姻缘 > 第三十四章 听琴
    郑晓文的手指快落到键盘上的时候,马上又缩了回来,她转身对杨依林说:

    “你听了我的琴,你得给我讲讲你听了琴之后的体会、感想,讲讲你在听琴之中,你都感觉到了什么。

    “如果你讲对了,就说明我写的这支钢琴曲水平还行,也说明我弹钢琴的艺术水平还算可以。

    “如果你讲得不对,那,格格格格!那就是我写砸了,或是弹砸了!格格,行吗?”

    杨依林思想着,他往大方桌西边的椅子上一坐,对郑晓文说:“好,好,我坐下来认真听,仔细品,外加欣赏!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郑晓文向杨依林微笑着点点头,随之转身面对钢琴坐正了身子。

    她轻提如玉双腕,她的纤纤十指轻轻地落在了琴键上,很快,随着乐谱上的音符,她的手指在琴键上缓缓地按动着,按动着,与此同时,钢琴发出了低缓而悠扬的声音,这琴声非常动听,非常优美。

    突然,郑晓文敏捷灵活的十指迅速在琴键上跳跃起来,她的身子,她的头,她的发,都随着音乐的快节奏旋律微微起伏、微微晃动着……

    忽地,音乐旋律又低缓了下来……

    此后,琴声忽而高昂,忽而低微,节奏忽而快急,忽而缓慢,她行云流水般极娴熟地弹奏着……

    郑晓文没有看乐谱一眼,她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心儿在飞》的音乐旋律情感之中了……

    如此美妙、激越、悠扬的琴声持续了六分钟之后,郑晓文的双腕高高提起,随之她的手指猛然向下,迅速落在了琴键上,只听钢琴发出了一声浑浑的‘当!’音,这支钢琴曲结束了。

    郑晓文弹完《心儿在飞》,她的思想并没有马上回到现实,她还沉浸在音乐的狂想之中,禁不住自语起来:

    “啊!好舒心,好美啊!一只短短的乐曲,竟让我游遍了环球世界!这真是:

    世界风光我游遍,奇异美景一瞬间。

    赤子思乡归故里,魂魄又回我心田!”

    郑晓文弹完钢琴曲《心儿在飞》,她又发完感慨,右手扶着椅子背,朝杨依林扭着身子,露出花儿一样的笑脸问道:

    “依林,你听了我的琴声,你都听出什么啦?”

    杨依林一直都在寻思、搜索着这首乐曲的真正内涵,他凭借音乐的节奏和旋律,加上他内心深处所感受到的,他已经确定乐曲的作者、弹奏者,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了。

    这种器乐弹奏形式的思想表达,听者可以用这一种答案,或是另一种答案,或是其它答案来诠释,而不出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范围。

    杨依林凭他的感觉,从音乐开始到结束,他脑海里一直显现着,一幕一幕连续不断的美丽的野外风光。

    音乐结束时,他本想把感受说给郑晓文,他见郑晓文坐着没有动,嘴里还不清不楚地说着什么,他也就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思想又回到音乐呈现出的画面之中,等着郑晓文问他。

    此时,杨依林听到问话,他摸摸额头思索着回话说:

    “一开始,我感觉有一团白茸茸的蒲公英,它慢慢地,慢慢地,离开它的根苗,随着一阵微微清风,它缓缓地,缓缓地,越飞越高,紧接着,又向着远处越飞越远。

    “我看着它,它一直向着远处不停地飘呀飞呀,飘呀飞呀,那阵清风时大时小,时急时缓,蒲公英也随之忽儿左,忽儿右,忽儿高,忽儿低,继续不停地向前飘着飞着,飘着飞着。

    “突然,清风变狂,把蒲公英呼呼地吹上山顶,又呼呼地吹下山谷,然后,蒲公英又从山谷缓缓飞起,慢慢越飞越高,高过山顶,又往远处飞去,它越飞越远,越飞越远。

    “它飞得很远,很远,可又总像是离我很近,很近,它就像是在我眼前,从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包括它飞到山谷里,我一样能看到它。

    “我在思绪里一直看着它,我的心、我的灵魂一直跟着它也在飞,跟着它飞过城市农村,飞过崇山峻岭,飞过沙漠草原,飞过河湖海洋,飞过我从来不曾到过的异地他乡,不曾见过的美丽风光。

    “我跟着它似是飞了一个巨大的圆圈之后,跟着它又飞了回来,紧接着风就息了,我一看,见它停在了空中,突然,它成了一颗有重量的种子,忽地一下,它就落在它那美丽故乡的沃土上了。”

    杨依林讲完,他嘿嘿笑着说:“我听你的音乐、品你的弹奏,在这个乐曲的节奏旋律中,我所想象到的、看到的、体会到的,大概就是这……”

    郑晓文已经明白,杨依林听她的琴声,是听对了,讲体会也讲对了!

    她听着杨依林说了这么多的话,她早就听得激动了,也早就按捺不住自己想接话了。

    这会儿,她等不得杨依林再说下去,起身张开双臂,还激动得口中不由自己地喊出了一声:“啊!”

    她喊着,朝着杨依林边跑边说,“你说对了!你真的听出来了!你是真的听出来,我要表达的心思内容了!”

    杨依林一看郑晓文这突如其来的,张臂像似拥抱的架势,他真的以为郑晓文是高兴得要来拥抱他。

    一时间,他心里紧张得怦怦直跳,两只手也找不着地方放了,不能自控地只抓衣服,挺着腰背、直着两只眼睛看着郑晓文来拥抱他。

    就在杨依林这个紧张时刻,郑晓文只跑了两步半,就放慢了脚步,也放下了双臂,连她自己也下了一跳:

    哎哟,你激动什么呀!那里坐的又不是你妈妈,也不是苏晨、林静、温洁梅,看你跑得像什么样!还不赶快放慢脚步静下来!

    你郑妮妮要是真的跑到他跟前拥抱了他,你想想那个野外的小草庵子,那一会儿他好像是就有了一些想法,这会儿他那个想法要是一冲动,你,你,有你郑妮妮好看的!

    郑晓文心里想着,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她稳步稳神走到杨依林的对面,坐在大方桌东边的那张椅子上了。

    此时的杨依林,看郑晓文并没有来拥抱她,而是坐了他对面的椅子,他不动声色,悄悄地呼出了一口长气,紧张的心才算随着呼出的长气轻松平静下来。

    郑晓文带笑对杨依林说:“刚才我弹的乐曲,是《心儿在飞》,是我自己写的,是我的心儿跟着我的音乐旋律在飞,懂吗?”

    杨依林心想:那岂不就是我杨依林的心,跟着她郑晓文的心,两心一起跟着音乐旋律在飞吗?是!是两颗心紧紧相随同时在飞,一起飞在美丽的人间!

    他心里激动着,面上平静地点点头回道:“嗯,知道了。”

    郑晓文听着这样的回话,她感觉有点耳熟,哦,对,就是这四个字,今天下午他已经用过几次了,他什么意思嘛,他是真的听明白,真的知道了?

    切!天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