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综合小说 > 昭仪凤歌 > 第28章 堵心的高洋
    千山柚等人听闻师靡靡危在旦夕,一时间如同中了雷击,天啊,若师靡靡死了,那还了得?

    无数高手呼啦啦径向极音堡疾奔,立时,整个天绝峰便有二十卫放弃追捕紫衣楼主,仅余秦天、龙上稍作犹豫后继续追向艳楼。

    紫衣楼主掳走了段栖凤,其他人可以不在意她的死活,但秦、龙二人职责所在,哪怕明知功力远不如元戊,但也绝不敢放弃。

    千山柚爆发全部功力堪堪能跃上极音堡顶,其他人可就不行了,只好大呼小叫的去找钩绳。

    刚重重的落在堡顶边沿,便听到柳叶儿一声娇喝:“给我放绳索下来!”

    这声音从下面传来,千山柚忙俯身一瞧,却见柳叶儿被卡在极音堡的外墙与外面城堡的内墙之间。

    极音堡四周矗立着笔直的城堡,而之间的空隙宽不过一米,对于高手来说,哪怕一米宽的空隙再深,也难不住他们。但要命的是,两边的墙壁都是刀枪不入且光滑白亮,根本无从借力。

    这也罢了,无法借力那就直掉到底部也踏实了。

    可偏偏这底部全是密密麻麻的利剑,剑尖向上倒立着,看一眼都让人魂飞魄散,哪敢直落底部,那不是找死吗?

    于是,柳叶儿只得双掌用力撑向两边溜滑的墙壁,撑不住的时候就闪电般拔出腰间的剑,掉头击在下面某一剑的剑尖,借力跃起,人在空中时剑回鞘,再以双掌撑往两边墙壁……

    如是循环,无时无刻不在消耗能量。但内力终有用尽之时,为节约力气,话都不敢说一句,如今见千山柚来了,急忙大喊一声。

    这一声,将所有内力耗尽,都差点没拔出剑来,吓出一身冷汗。

    千山柚急忙向堡外猛吼一声:“绳索,快!”

    再跑到另外两边一看,萧二郎最惨,手中笛显然已经损毁,两腿不得不立在剑缝中,可剑缝偏偏太小,两腿的鲜血已汩汩流了一地,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但他又不得不咬紧牙关,双掌同样使命撑向两边的夹墙,以减少痛苦。

    仇元霸的情况则相对好一些,一脚踩一个铜钹,铜钹铺在剑尖上,但依然害怕剑尖刺穿铜钹,亦是拼了命的双掌撑向溜滑的夹墙,以减轻脚下的着力重量。

    这三大护法平时可威风了,可现在就如同三个小丑般,既可怜又可笑的各自拼命表演着,一刻不拼命说不定就领盒饭了。

    千山柚忍着没笑出声来,大声交代他们再坚持一下,绳索马上就来。

    然后,他飞快地奔向堡顶被元戊踢开的三角漏洞处,往下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他强自镇静,揉眼再看,禁不住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樊人和黎间死得不能再死了,三个乐师更是尸身不全,而师靡靡喉咙都被割掉了一半,血都快凝固了,那还有命在?

    而活着的两人,反而是段栖凤身边的少男少女。

    两人正仰头望着他,三夜冷冷的一言不发;秋月则握紧拳头向他示威,大声道:“你们还不快去追元公子,若我们家小姐有半点差池,小心唐大人拿你们是问!”

    “快告诉我,师月采怎么样了?”千山柚压下大难临头的恐惧,更为着急地问道。

    “死了!”三夜冷冷的道。

    “她怎么能死?”

    “她要我们死,难道我们就不能要她死?真是可笑。”

    “他死了,你们,全都活不成!”千山柚疯狂的吼道。

    “不用传,我已经来了。”段韶大步走进营账,“皇宫让我安排护送天凤之女,我岂有不安排之理?”

    “哼,好你个段韶,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听皇宫的话了?”吼完,又要摔酒杯。

    “不听?岂不是抗旨?”段韶夺过酒杯干脆先摔碎了。

    “丞相,将军。”唐邕急忙上前,低声道,“你们俩闹将起来,这正是皇上所要的结果啊。”

    “哼,回府议事。”高澄狠狠瞪着段韶,极为不悦,一甩袍袖出了营帐。

    “慢走不送。”段韶也是冷哼一声。

    崔季舒等人急忙跟上。

    唐邕刚送出门,就接到一封信鸽传书,打开一看,脸上顿时煞白一片,急忙将书信给了高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高洋一时间气得疯狂,将书信撕得粉碎,大吼道,“胆大包天,竟敢杀了师靡靡?我要你们偿命,我要杀光你们!”

    吼着,高洋一溜风的向营帐外冲去。

    唐邕一愣,随即向段韶一礼:“大都督的小相好被人杀了,我去劝劝他。”

    说完,唐邕急忙追去。

    “好戏看完了,我,送你出去。”段韶对坐在角落的宇文导冷冷的道,“我段韶营帐,不欢迎鸡鸣狗盗之徒。”

    “哈哈哈哈哈,我宇文导从小在晋阳长大,对这儿再熟悉不过,要来,谁也拦不住。不过本将军向来光明正大,绝非宵小之徒。”说罢,大步向外迈去。

    饶是唐邕轻功了得,也是追出了好几里才追上了高洋。

    “高大都督,你先冷静!”唐邕纵身跃至离高洋两米远的前方,伸开双臂拦在桥头,大声叫道,“人既已死,就算你杀光他们,就能换回师靡靡的生命吗?”

    “让开,你信不信我一拳将你砸下河去!”高洋血红着眼睛大吼,钵大的拳头挟势砸来。

    “高洋!”唐邕也急得发狂,挺胸迎上高洋的拳头,“段栖凤是我唐邕生死相许的恋人,你要杀他,就得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高洋一愣,拳势一收,狠狠地擂在唐邕胸上:“唐大人,听令!”

    “是。宫主请吩咐!”唐邕俯身在桥头跪下,身后是独木桥,他不让,高洋就休想过得去。

    “我将醉伶宫交给你,师靡靡之死,你可有责?”

    “属下罪无可赦。”

    “段栖凤已成我醉伶宫必杀的仇人!即日起,我令你与她断绝关系,并且杀了她,以功赎罪。”

    “我唐邕办不到!”

    “响当当的男子汉,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高洋怒道,“天下女人这么多,我挑一百个一千个来让你选,我就不信,难道就没有一个,在你眼里不比段栖凤强的?”

    “在我唐邕眼里,天下所有的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过段栖凤一个。”唐邕的语气无比坚定,“如果你要杀她,那就先杀了我;如果你先杀了她,那你就是我死前必杀的仇人!”

    “难道你忘了,师靡靡对我霸业成败的重要性?”

    “你杀再多的人,都已经于事无补!你现在要做的是,更加珍惜手中仅存的力量。”

    “好好好,唐邕,你给我起来!”高洋怒极,“那我就不杀天绝峰一个人,只杀段栖凤,总得了吧。”

    “不行!”唐邕起身,但双臂一伸仍拦在桥头,“我说过,段栖凤是我的生死恋人,杀她就等于杀我;我也说过,师靡靡既死,那你就更要加珍惜你手中仅存的力量,而我和段韶,都是你手中极其重要的力量。”

    高洋果然一窒,段栖凤还是段韶的亲妹妹啊,失了唐邕他不怕,但若失了段韶,他绝对大事难成,他不由一时急怒攻心,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不杀段栖凤可以,但我总得杀两个泄泄气。而你们俩,从此休想在一起!”

    “我说过,我唐邕不答应!”

    “你以为没有你,我就不能成事了吗?”

    “好,那你试试。”

    “试就试,让开!”

    唐邕顺从的侧身让过,他心中也急呀,如果把时间耽搁在这儿,谁能保证,天绝峰的护法和峰卫们不杀了段栖凤报仇?现在高洋至少已答应不杀段栖凤,此时不下台阶更待何时?

    高洋迅速纵过桥头,唐邕紧随跟上,一路跟一路高声道:“你一个都不能杀,而且,你也杀不了一个!”

    “我堂堂醉伶宫宫主,在天绝峰还杀不了一两个人?笑话!”

    “你脑袋清醒点啊,在天绝峰众人眼里,你就一蒙着面,怀里抱着醉令剑的小护卫而已!我不说你是宫主,难道你说你是宫主,他们会信吗?”

    是啊,高洋又是一窒,感觉特别堵心,每年上峰的时候,都是唐邕不知从哪找来的蒙面女人充当宫主,而他,只是个捧着醉令剑的护卫而已。唐邕若不给他作证,谁会信他?

    “笨蛋,我不会进水央殿扛出醉令剑吗?”醉令剑代表天绝峰至高无上的权力,不承认宫主身份又何妨?

    “水央殿在醉伶宫三楼,没有我的吩咐,护法和峰卫们会让你接近醉伶宫?你以为凭你三脚猫的功夫能上得去吗?”

    高洋越想越是堵心,一时间气得七窍生烟,回头猛的一拳砸向唐邕,怒吼道:“我高洋把所有心血都花在了醉伶宫,你竟然悄无声息的据为己有。唐邕,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