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少帅的女娇医 > 第74章 恼羞成怒
    荣音和五夫人聊得很融洽。

    五夫人容貌不算艳丽,但胜在英气,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透着股子精明劲儿,人又很豁达通透,实在令人讨厌不起来。

    像段寒霆那么不好相与的人,都十分尊重这位五妈妈,荣音对这位五夫人自然更是添了几分好感。

    “你刚入府,我给你准备了一份见面礼。”

    荣音以为会是镯子耳环之类的东西,害羞的摆摆手,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正要假装推辞一番,五夫人拍拍手,“进来吧。”

    紧接着,一个妇人应声而入,荣音一怔,惊叫出声,“刘妈。”

    刘妈上前躬身行礼,“五夫人,二少奶奶。”

    荣音惊讶的目光看向五夫人,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说的见面礼居然是刘妈,难不成……

    脑中刚刚转过一个念想,便听见五夫人笑说:“你刚来,很多地方都需要适应,身边没个贴心人儿照顾不行,刘妈跟了我挺长时间了,很是敦厚老实,做饭更是一把好手,以后就让她跟着你吧,想吃什么,就让刘妈给你做,你的口味她应该了解。”

    这一番话或明或暗的,听在荣音耳边如同擂鼓,看来她和刘妈的关系,五夫人已经知道了。

    心念微转,荣音满是感激地看着五夫人,恭敬地福了福身子,“多谢五妈妈,您这份礼可是送到我心坎上了。”

    她毫不避讳地拉着刘妈的手,“实不相瞒,我和刘妈是旧相识,可以说我是她看着长大的,我正寻思着,怎么跟您开这个口呢。”

    五夫人眸光闪了闪,她以为荣音会跟她插科打诨一番,没想到她倒是坦坦荡荡地承认了。

    聪明的女孩子。

    五夫人嘴角轻轻一弯,这次的笑容直达眼底,深意却更重了些,又交代了刘妈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荣音亲自将五夫人送到门口,直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脸上的笑容才收了起来,沉声吩咐莲儿,“你在这儿守着。”

    回到房间,刘妈便迎了上来,满脸忐忑,“四小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别紧张,坐。”

    荣音拉着刘妈坐下,脸上有些沉然,“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刘妈惶惑地将事情经过一一道来,“我正在小厨房忙着,五夫人突然传唤我,问了我一些问题,老家在哪儿,家里有几口人,以前在哪家做过帮佣等等,我都一一答了,但刻意隐瞒了以前伺候过四姨太的事,我想着您如今在府里,我应该避避嫌才是,没想到我刚说完,五夫人直接问我,以前有没有在荣家做过?我就知道坏了,瞒不住了,便只得交代了……我说完之后,五夫人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又问我,愿不愿过来伺候您?我说愿意,她就将我带过来了。”

    荣音听着,秀眉不由拧紧。

    刘妈见荣音沉声不语,心头一慌,“四小姐,我是不是哪里说错了?”

    “嗯。”

    荣音淡淡道:“你不该隐瞒的,越是刻意越会惹人嫌疑,恐怕这会儿在五夫人的眼里,我们是一伙的,进段家是另有所图。”

    若只当她是贪慕虚荣的女人还好,可段家这样的背景本就敏感,万一把她当成什么间.谍,那就大事不妙了。

    刘妈听到这里更是慌的不行,“那、那怎么是好?”

    “没事,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做亏心事,自然不怕小鬼上门。”

    荣音回想着刚才五夫人话里话外的态度,虽然试探的意味明显,却也没有多少寒意,想来是了解到一些事情,但又没有查出别的,便将刘妈做个顺水人情送到她这里来,顺便探一下她的态度,不得不说五夫人这招很是厉害,警惕性更是强,这也难怪,她和段寒霆这婚事还是太过仓促,自然惹人疑心。

    这还不怪段寒霆这厮,娶她就娶她吧,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把所有人都绕糊涂了。

    估计这会儿,还有不少人晕着呢,怎么一.夜之间,她一个小小庶女摇身一变成了少帅夫人,还举办了如此盛大的婚礼?

    最晕的,应该是荣家三姨太和荣玉了,这会儿,她们肯定在家气的吐血吧。

    正想着,五夫人的贴心婢女知心过来传话,“二少奶奶,亲家老爷和亲家三太太、三小姐到了,夫人要您过去呢。”

    荣音眉梢一挑,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来的正好,她正想着如何打消五夫人的疑虑呢,现成的帮手便送上门来了。

    ……

    “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荣音到会客大厅之时,正听见三姨太狂放的笑声,老母鸡似的咯咯咯。

    堂上只有二夫人和五夫人在待客,含蓄地笑着,反衬的三姨太的笑声格外突兀刺耳,荣邦安觉得丢人,暗扯了她一把,才让她收敛了些。

    倒是荣玉在一旁坐的乖巧,偷偷打量着富丽堂皇的大厅,目光里全是艳羡,如果她能住在这样华丽的宅子里就好了……

    “二少奶奶。”

    丫鬟恭声问候让堂上众人的目光纷纷朝这边看过来,荣音面色淡然,唇角还带着一丝浅笑,上前给众人见了礼,方问道:“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荣玉看着荣音,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脸色渐渐变了,两簇嫉妒的小火苗蹭地在眼底点燃。

    因着已婚的缘故,荣音将头发盘起,留的是时下最流行的手推波纹发型,身穿黑白相间的碎花旗袍,温婉绰约,尽显风姿。

    珍珠耳饰衬的耳朵小巧光洁,脸蛋娇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满脸洋溢着新婚的幸福。

    这哪里是以前那个只能捡旧衣穿的土包子小四?

    成了豪门阔太,气质都变了。

    而这,本来应该是属于她的!

    一想到这里,荣玉就气得呕血,手狠狠抓着沙发,指甲都掐断了。

    “在聊你有多顽皮呢。”

    五夫人笑着接过话,不动声色地将荣音拉到自己旁边坐下,边道:“听说你小时候去人家果园偷柿子,差点被狗咬,有这回事吗?”

    荣音眉睫微颤,看着三姨太暗光浮动的眼眸,心里冷笑了下,这才刚来呢,就忙不迭地说她坏话,毁她形象了。

    她不急着否认,慢条斯理地笑道:“是啊,小孩子嘛,顽皮的很,什么都不懂,就被二哥和三姐拎着耳朵去了果园,他们在上面偷柿子,让我在底下拣,我不擅长干这种偷鸡摸狗的营生,心虚的不行,劝他们不要这样了,三姐骂我怂包没出息,还往我身上砸了好几个柿子呢。后来……”

    她一顿,朝荣玉的方向看了一眼,好似想起往事,忍不住的轻叹。

    像听说书一样,众人被她这句“后来”吊足了胃口,五夫人好奇地问:“后来怎么了?你们几个皮孩子,是不是把人家果园都给偷光了?”

    “哪有啊。”

    荣音苦笑不得,红着脸道:“后来就被看园子的发现了,放了好几条狼狗过来咬我们,二哥和三姐反应快,忙不迭的跑路了,剩我一个人还傻呵呵地在那里捡柿子,结果被狗咬了一口,现在膝盖窝这里还留着一块疤呢,我带着伤留下来做苦工,人家才饶过我。但打那之后就留下了阴影,到现在都不喜欢狗。”

    故事说完,众人纷纷失笑,五夫人笑叹道:“可怜的,柿子没吃成,还被狗咬了一口,你这个‘帮手’倒是也挺称职的。”

    三姨太和荣玉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荣邦安瞪了她们一眼,好端端的,非要提这些破事做什么?

    荣音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目光陡然落在荣邦安身上,“老爷特意从天津赶来,可是有事?”

    冷不防被点到,荣邦安被口水呛了一下,轻咳了几声。

    刚要说话,五夫人就拧眉问道:“老爷?怎么叫的这么生疏?天津那边,是管‘父亲’叫‘老爷’吗?”

    “那倒不是。”

    荣音低下头,语气放低,自然就带了几分委屈的味道,“是我……不太讨人喜欢,老爷不准我那样唤他‘父亲’,便是连嫁妆,也没有给我备。”

    说着,一滴泪“啪嗒”砸在五夫人的手背上,烫的她手一蜷。

    荣音声音本来就带着些奶气,如今像小孩子这样抱怨着,分外让人觉得心疼,在家里不受宠的孩子,难怪危难当头被推出去,竟是这样!

    五夫人眉眼一眯,看向荣邦安的神色有些不善,她虽得父亲宠爱,但母亲偏心,从小到大也受过不少委屈,很能理解荣音,也最看不上偏心眼的父母。

    也因此,她打消了几分对荣音的疑虑,目光也变得更加柔和了些,轻轻将荣音揽入怀给她安慰。

    荣邦安被荣音当场一番指责说的老脸通红,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厉声训斥:“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不准你唤父亲了?是,小时候因为你阿娘的缘故我迁怒于你,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可后来我不是让你改口吗,是你自己不愿意的!还有我几时不给你备嫁妆了,谁知道婚事这么仓促……”

    他说着,不禁冷笑起来,“说到嫁妆,不是有人早就给你备了吗,听说冯家可是给了你不少呢,难怪你会‘认贼作父’了。”

    这四个字太过刺耳,荣音脸色立时沉了下来,站起身冷冷回了一句,“疼我的我便认,荣音从小到大,本就只知义父,不知生父。”

    “混账东西!”

    荣邦安被激怒,扬起手重重一巴掌打在荣音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震惊四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