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名剑侠隐 > 第三十章 蔡公弃疾
    展无恤和莫无琊离开羽人国,迤逦向北。莫无琊伤新好,又身怀六甲,一路上遇到山水秀丽,风物佳胜之地,便停下来登临流览,以遣襟怀。

    这一日,二人来到申城。此城旧时为申国都城,后申国被楚国所灭,申城也就渐渐没落。正行之间,突然有人喊道:“老师慢走,等等我。”展无恤停步循声望去,见两匹马由远处奔来,到得近处,正是公子熊建和养射夜。

    来到近前,公子熊建下马揖首而拜,道:“老师,一向可好?”

    展无恤略有吃惊,问道:“你这是从何而来?”

    “我收到公父的信,从秦国而来,正赶往蔡城去见公父,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老师。公父在信中特别叮嘱我,如能得见展老师,务必要请展老师到蔡城一聚,公父有事要跟老师相商。”

    “令尊认得我?”

    “老师威名天下谁人不知?”公子熊建道:“老师在卫国打败公子罢敌,早已名震诸侯。不但公父知道您,相信整个楚国也都称赞老师为大英雄呢。”

    展无恤微微一笑,不以为然。这时他突然想起,当时他让公子熊建去找孔婉儿,到现在数月已过,不知找到与否。于是便问道:“孔姑娘你可曾找到?”

    “老师不问我正要跟老师说呢。”公子熊建道:“此地风大,我们不如先找间客栈,汤壶热酒,待我慢慢跟老师说。” 此时正是日落西山,秋风瑟瑟,凉意渐浓。

    展无恤见莫无琊衣衫单薄,便道:“也好。”

    四人找到全城最大的一间客栈。“今天都算我的。”公子熊建大声道,待展无恤和莫无琊走进去,他又小声的对养射夜道:“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养射夜连看他都没看一眼,站在原地,示意公子熊建快进去。展无恤先叫了一间上房给莫无琊休息,并命人做了一碗热汤给妻子送去。公子熊建则叫了一大桌酒菜与展无恤共饮。

    公子熊建倒满两碗酒道:“老师,学生先敬您一碗。”二人一饮而尽。

    “看夫人气色,伤病都好了吧。”公子熊建问道。

    “已经痊愈了。”

    “那么说建木已经找了,建木之果长什么样?”

    “说正题,孔姑娘怎么样了?可有消息?”

    “噢!孔姑娘找到了。”公子熊建嘿嘿一笑:“说起此事,最应感谢的就是老师您了,要不是老师让我去秦国,我怎么能遇到她?当时,我辞别老师,向西而去,沿途探寻孔姑娘的下落,一直过了函谷关,进入秦国境内。那一日,我来到雍城,在街上正在四下打听,路过一家客栈,可比这家大多了,在门口遇到一位容色绝丽的女子。我只看了一眼,便心神荡漾,向往不已,不自觉的就上前搭讪,问他可曾见过一位卫国女子。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见过,与孔姑娘的身形相貌样样相符。于是我说明缘由,就跟那位秦国女子来到城外的一座大别苑,看到那位卫国女子正是孔姑娘。那秦国女子说道,她第一次见到孔姑娘时,是在秦国的奴隶市场。当时孔姑娘被当作奴隶买卖。秦国姑娘见孔姑娘容貌气质并非庸俗家家女子,便把他买了下来,并说孔姑娘与她在此明为主仆,实为姐妹。”

    听到此处,展无恤叹道:“一夜之间,沧桑巨变。孔姑娘幸而无虞。”

    “老师说的对。”公子熊建道:“我把当时孔府发生的一切,孔府不知被何人烧为灰烬,孔先生也不知去向,孔家家丁四散而逃,一一告知了孔姑娘。孔姑娘听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涔涔而下,泣不成声。最后只问了一句:可曾知道费大哥下落。我说不知,孔姑娘听后更为伤心悲泣。那位秦国姑娘在一旁也是恻然生悯,说道:先让孔姑娘暂住秦国,等有了孔老先生的下落,再让他们父女团聚。”

    展无恤道:“如此甚好。这件事你办的不错。”

    “多谢老师夸奖。”公子熊建喜道:“这回老师该教我几招功夫了吧?”

    “这个自然。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办完一些事自会去教你。”

    “不急,不急。”公子熊建道:“找到孔姑娘后,我也没什么事做,便想在秦国游历几日。我见那位秦国女子落落大方,谈吐不凡,说起话来对秦国又非常了解,我便邀她带我到秦国各处看看,没想到她听后竟然欣然应允,当时我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相处一段时日,您知那位秦国女子是谁?原来他就是就是秦国公主,名字叫做赢伊 。我心中暗想,终有一天,我要以楚国太子的身份来迎娶她,让她坐未来楚国的王后。

    后来,我收到公父的来信,要我极速回蔡城,说楚国将有大事发生。我便辞别赢伊和孔姑娘,赶往蔡城。没想到在此遇见老师。”

    展无恤听完甚觉欣慰,又问道:“你可知道孔姑娘是如何到的秦国,又如何成为了奴隶?”

    “我倒是问过孔姑娘,她说当时她和孔先生被尸兽卒冲散,非常害怕,杀了几个尸兽卒冲出包围,再找孔老先生和费先生,已然不见踪迹。孔姑娘正在急切之时,脑后突然被重击一下,随后就不省人事了。等孔姑娘再醒来的时候,她被关在一个木笼里,一个恶人对她百般欺凌。又过了几日,孔姑娘被拉到市场去卖,这才遇见了赢伊。我想打晕孔姑娘的人一定是那个叫藏食虎的人,他一定是看上了孔姑娘的美色,想占为己有,打晕孔姑娘掳了回去,然后孔姑娘誓死不从,他才把孔姑娘卖到秦国当奴隶的。一定是这样,那个藏食虎跟公子罢敌是一路货色,无恶不作。”

    展无恤陷入沉思:如果正如公子熊建所说,孔婉儿是被藏食虎所擒,以尸兽卒的凶狠,事后他为何不杀了孔婉儿,而把她卖到秦国为奴,这明显是多此一举。再者,我明明看到藏食虎正指挥食虎兽追击逃出来的众英豪,他哪有时间去对付一个功夫平平的女子。抓住孔婉儿的一定另有其人,那么在当时,孔老先生和费师兄又在何处,为何至今也没有他们的消息?这其中一定另有缘由。

    公子熊建见展无恤没有说话,便继续道:“当前倒是有一件更大的事跟老师说。”

    “噢,是何大事?”展无恤问道。既然知道了孔婉儿平安在秦国,其他的事就暂时放下,不在去想他。既然没有头绪,人生何必要钻牛角尖呢。

    “刚才不是说我收到了公父的信吗。”公子熊建道:“信上说公父要在蔡城举办英雄大会,遍邀天下英雄,共举大事,我猜一定与楚国有关,定会非常热闹。老师不如随我去蔡城如何。

    “琊儿即将临盆,还是不去那些人多地方凑热闹为好。我打算先到鬼谷暂住。”

    “鬼谷?”公子熊建问道:“鬼谷是什么地方?”

    站在一旁的养射夜一直没有说话,这时说道:“夫人即将临盆,正需要静养。鬼谷离申城路途遥远,中间还要路过蔡城。展现生不如先到蔡城,蔡公必会为先生安排一处安静住所,不许人打扰的,而且,夫人临盆,需要稳婆接生。公子在蔡城郊外的别苑正好可让展先生和夫人暂住。先生意下如何?”

    “对,对……。说不定在英雄大会上还能见到孔先生和费老师呢。”公子熊建忙道。

    展无恤心想:养射夜和公子熊建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去鬼谷一是有些远,最主要的是琊儿身体不能再长途劳累了,需要将养。于是道:“也好,我们就同去蔡城。”

    公子熊建见展无恤答应去蔡城,大为高兴,连饮了几碗酒,说道:“养射夜平时木纳,从不多说一句话,其实是聪明绝智,心里比谁都明白。”说完哈哈大笑。

    酒足饭饱后,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公子熊建向养射夜借了些楚国钱币,付了店房花费,并雇了一辆马车给莫无琊坐,四人便向东而行,直奔蔡城。

    这一日,刚行至蔡城西门外,早就有蔡公府的人在此等候,看到公子熊建耳语一番,一人飞奔回城。“我派他去告诉公父,我们到了。”公子熊建说道。

    四人行进蔡城,只见街上行人来往,熙熙攘攘。街道两旁是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货足物丰;茶坊酒肆,但见华服朱履,喧嚣热闹。足可见蔡公熊弃疾治理有方。穿过几条街,来到一座府邸前,只见绣户朱门,红楼画阁,纡连绵绵,是一座巨大的府宅。

    他们刚到门前,就从府内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只见此人萧疏轩举,仪表堂堂。展无恤看见此人气质不凡,早已猜出面前之人就是当今楚王幼弟,楚国公子,蔡公熊弃疾。熊弃疾一见展无恤便揖礼道:“这位一定是展先生,弃疾久仰慕益,一直好生相敬,只是缘悭一面。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展无恤还礼道:“不敢,吾闻蔡公地劭远高,结交江湖,礼遇下士,恤也好生敬佩。”熊弃疾道:“哈哈…..,展先生言重了,那只是江湖上的朋友抬爱,哈哈…..。请入内奉茶。”说完,熊弃疾携手展无恤进入蔡公府内。

    几人落座,有婢女端上热茶。熊弃疾又道:“今日为展先生接风洗尘,展先生请。听建儿派人来说夫人有孕在身,喜欢清静之所,我已安排人准备,明日便可搬入落霞别苑。”

    展无恤道:“如此……多谢蔡公。”

    “展先生客气了。我听说你已经收建儿为徒,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熊弃疾道:“何况,有展先生来参加英雄大会,我真是高兴,我心里就有底了。”

    提到英雄大会,展无恤便问道:“不知蔡公为何事举办英雄大会。”

    熊弃疾眼望远方,沉思了一会儿道:“实不相瞒,楚国将有事,恐将危害诸侯各国。据我所知,王兄将亲率大军先攻灭徐国,然后乘胜南下击吴,再而北上与齐、晋争霸,最后再西灭秦国,从而称霸诸侯,统一天下。我举办英雄大会就是为了阻止楚国称霸,给天下百姓一个和平的世界。”

    展无恤道:“蔡公是否多虑了。当初楚庄王尚不能消灭诸侯,一统中原。而今的楚国实力大不如前,与诸侯争霸尚且乏力,更别说灭掉他们了。”

    熊弃疾道:“先生有所不知。若要论常规战车兵士,当今的楚国也就能欺压像陈、蔡、徐、郑这样的小国,与吴国争战,也是胜少败多,更别说想晋、齐这样的大国了。但是,公子罢敌,秘密炼制了一只军队,称作尸兽卒,想必先生已经见识过了。此尸兽卒无情无欲,彪悍凶猛,不是一般的人类军队所能阻挡的。若此尸兽卒出击,天下各国将受灭顶之灾。楚王攻击徐国时,罢敌便要率领尸兽卒北上中原,一举灭掉各国。而北上中原的必经之路就是蔡城,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罢敌为害人间。”

    展无恤沉疑道:“如果这样,天下真的要大乱了。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蔡公是楚王的亲弟弟,这蔡地也是楚王封赏的,蔡公应该帮助楚王才对,怎么会举办英雄大会反对楚王呢?”

    熊弃疾叹道:“先生你可知道,这几年楚国天天在打仗,为的就是做霸主,楚国与各国争霸必将伤及自身。罢敌尸兽卒虽然强悍,但保不准其他各国有什么秘密军队武器。如果楚国长期陷于战争之中,最苦的还是楚国老百姓。我反对楚王,其实是为了楚国老百姓。”

    展无恤望着熊弃疾情绪激动,侃侃而谈,一直没有说话。熊弃疾说完,见展无恤对自己说的话不置可否,于是说道:“先生不信我?”

    “蔡公不只是为此吧?”

    “哈哈……”熊弃疾听完大笑:“人说展无恤英武豪情,聪明绝智,果然名不虚传。不错,我举办英雄大会,反对楚王,欲诛罢敌,除了为楚国百姓,还有,我也想当楚王。当今之势,楚王所作所为,为天下公愤。我担心,长此下去,楚国有亡国的危险。与其让诸侯各国灭掉楚国,还不如由我来做楚王,楚国还有一救。我把实情都已告诉先生,弃疾在此恳请先生助我,如果成功,我当封先生为上卿。”

    展无恤听完,觉得熊弃疾说的还有些道理,但心里还是有些迟疑,于是说道:“我只是一介江湖游侠,蔡公举事,乃是王侯将相,建功立业,我身单力薄,对做官也没有兴趣,恐帮不了蔡公。”

    熊弃疾见展无恤推辞,心中焦急,忙道:“俗话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展先生如此英雄人物,更应为天下百姓尽一点薄力。只要先生助我,我将在天下英雄面前发誓,只要我为楚王,终生不对外用兵。”

    展无恤道:“天下英雄众多,武功道法高出无恤者也不再少数,恤不知能否帮得了蔡工。”

    熊弃疾见展无恤有松动,忙道:“天下谁人不知,欲杀罢敌,非展先生莫属。展先生在卫国一战,威震诸侯,只要展先生答应帮我,相信天下英雄都会群起而效仿,跟随展先生抵抗霸道,共灭罢敌。”

    “蔡公一直提到公子罢敌,我也听闻罢敌没有死,可是公子罢敌当初明明被我所杀。蔡公也是楚国公族,不知是否知道其中缘由?”

    “不知展先生是否听说过无限循环生命之术?罢敌已经练成这种邪术,拥有不死之身,除非找到他的本元之身。”

    “本元之身?无恤孤陋寡闻,没有听说过。既然蔡公知道,为何不找到公子罢敌的本元之身,将之除掉?”

    “先生有所不知,罢敌的本元之身只有楚王知道在何处,此处极为隐秘,别说找不到,纵使找到了,也过不了重兵把守的关卡。难呀……”熊弃疾长叹一声,显得极为无奈。

    展无恤见此,也不便多说什么。他心中矛盾,既想帮助熊弃疾,打败公子罢敌,与他再分个高下,又不愿过多卷入这场纷争,毕竟这是楚国王室的内斗。

    展无恤再三思虑,既想到天下百姓,又想弄清楚公子罢敌的无限循环生命体究竟是何术。到最后,欲望战胜了理性。

    “好,我就留下来助蔡公完成心愿。”展无恤道:“我倒要再会一会罢敌的无限循环生命之术。”

    “太好了,有展先生相助,我们必能成功。”熊弃疾喜道:“九月初九我要举办英雄大会,阻止罢敌攻伐他国,进而消灭公子罢敌的尸兽卒。现在距九月初求尚有一月有余,不如展先生暂住我府上如何?”

    “公父。”公子熊建道:“府中近期要举办英雄大会,人说喧闹,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况且夫人喜欢清静,不如就住我的落霞别苑吧。”说完看看莫无琊已经隆起的小腹。

    熊弃疾何等聪明,也看了莫无琊一眼,笑道:“好,好。就住落霞别苑,那里清幽雅致,正好静养。建儿,你即刻送展先生和夫人过去,安排妥当后立刻回来见我。”

    公子熊建应了一声:“诺。”便陪展无恤和莫无琊去落霞别苑。熊弃疾将他们送到府门外,说道:“先生,夫人,好好休息,明日我亲自给先生接风洗尘。”

    “告辞。”

    “告辞。”熊弃疾望着展无恤和莫无琊远去,才回到蔡公府大厅。一个黑衣人从侧门走了进来,他的脸用一块黑布遮住,中间只留了一道细小的缝隙,那人对熊弃疾作揖道:“蔡公。”

    “怎么样了?”熊弃疾看了他一眼。

    “一切正在按计划进行。”

    “好。能否打败尸兽卒就看你了。你要明白,那些所谓的天下英雄只不过是我们手中的一颗棋子。”

    “我明白。”

    “好,你去吧。”

    “喏。”黑衣人道:“蔡公不要忘了答应臣下的事。”

    “只要能够成功,我自会考虑的。”

    “多谢蔡公,臣下告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