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六章 激斗黑羽
    此时,通天峰内,三十五个黑羽人正在为失踪的同伴焦急,正拷问几个无辜的白羽人:那来的两个人类是何来路。

    突然一声尖叫,一个黑羽人手指指向远方。只见一疋青衣,足生风云,速如飞电,正在接近通天峰。黑羽人急忙命令白羽人出去阻挡。接到命令,顿时通天峰前,成片的白羽人飞悬在半空中,犹如一朵朵移动的云团。

    展无恤手握七星龙渊剑,也不客气,电光火石一般,冲过白羽人团,登上通天峰。身后的白羽人被剑气所伤,一个个纷纷掉落在丛林之中。有的受伤较轻者,再欲要起身去阻挡展无恤,一把被白羽拉住,说道:“那个人类是我白羽的恩人,不可为难他。”随后说了展无恤如何杀了黒羽,如何就下白羽婴孩。又说道这些年白羽人受尽黑羽人的镇压折磨,展无恤正可以打败黑羽人,解救白羽人于水火之中。

    那个白羽人听了,默默想到这些年黑羽人所作所为,白羽人已经忍无可忍,可是有九天鲲鹏在,他们一直不敢反抗。今有展无恤术法高强,正可诛戮黑羽人,白羽人可以进谏九天鲲鹏,陈述黒羽人的种种罪恶,使九天鲲鹏远离黑羽人,使羽之国重新回到从前那个祥和的国度。想到此,那个白羽人展翅冲出丛林,在高空中不断的鸣叫起来。

    展无恤不断冲击白羽人团,一招便击伤杀死数十个羽人,出手如此之重,只因他心中焦急,挂念莫无琊的伤情。他要尽快见到九天鲲鹏,问清建木所在, 是以一出手就毫不留情,为的就是镇住其他羽人,使其不敢再阻拦自己。不然,如此多的羽人,缠斗下去要待到何时为止,到最后自己也会体力不支而累死。

    这一招也确实起到作用,再加上那个白羽人在空中鸣叫,向其他羽人传递信息:“不要阻拦展无恤,一切见机行事。”白羽人便不再攻击展无恤,给他让出了一条天路,而通天峰内的黑羽人却震惊不已,一时不知所措。

    通天峰壁上有无数的洞口,它们都直通通天峰中央的通天神道内。黒羽人挑选的白羽护卫就在这些石洞之内,随时听候黑羽人的命令,刚才袭击展无恤的白羽人就是在这些石洞中飞出。此时黑羽人全部聚集在正中的一个山洞之内,洞口怪石嶙峋,参差龃龉,犹如无数的怪爪从洞内冲破伸出一样。

    展无恤施展遁身术跃入正中的石洞之内,一把抓住一个黑羽人问道:“九天鲲鹏在哪里?”那个黑羽人支支吾吾,一句话不说。这时其他黑羽人一起涌了过来,其中一个说道:“就是这个人类,黒羽被他抓住,一去不回,定是被他所杀。”另一个又说道:“不可告诉他九天鲲鹏大人在哪里,他对我们的神不敬,大家一起上,捉住这个人类。”其他黑羽人一边呼应吼叫一边围攻过来。

    展无恤见情势紧急。也顾不得其他,一剑杀掉手中抓住的黑羽人,飞身前纵,又抓住另一个黑羽人,问道:“九天鲲鹏在哪里?”那黑羽人不说,剑光闪过,同样身首异地。这时,剩余的三十三个黑羽人把展无恤团团围住。展无恤心道:“看来不把你们全部制服你们是不会说了。要知道九天鲲鹏在何处,又不能将黑羽人全部杀死,那只有这样了,打服他们。”只见展无恤把剑还鞘,紧紧身上的衣衫,突然飞起一脚踢飞一个黑羽人,又是一拳击倒另一个飞在半空中的黑羽人。如是往返,展无恤拳脚齐飞,密如盾网,攻中有守,守中有攻,黑羽人始终不能到展无恤身近尺许。只见展无恤身形拳脚前后左右,上下飞快施展,犹如一个飞快旋转的陀螺,而那些黑羽人就像一片片上下翻飞的碎纸屑,只要一近展无恤身尺许就被弹飞。

    展无恤边战边向洞内退,以便寻找九天鲲鹏。而这通天峰的石洞则越往里越大,越往里越黑。展无恤又拔出七星龙渊剑,凭着剑光看到,山洞是壁上有无数的孔洞,原来通天峰内就如一个蜂巢,有无数的石洞相连通。退到洞内里许远处已全然看不见任何事物,只看见几十只红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这便是黑羽人的眼睛。他们在黑暗中能隐没全身,只有两眼发着红光,飘忽不定,行动无声,如鬼如魅,不时从那些孔洞中出没,袭击展无恤。

    展无恤心道:我只当九天鲲鹏藏在洞内,谁知洞内如此黑暗,又有着许多的孔洞,地形不利于我战斗。刚想到这,展无恤肩头被重重的一爪击中,连衣带肉抓破。展无恤回掌一击,打断来袭的黑羽人半个臂膀。

    相斗了几十回合,在黑暗中黑羽人渐渐占据上风,而展无恤此时也心下着急。这种不利于己的恶战展无恤也经历过无数次,只是当时他无牵无挂,奋力而博,将生死置之度外,越险越勇,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而这次却不一样,展无恤心中始终牵挂着莫无琊,他的生命已不属于他一个人了。因此展无恤每次出手,只用七分力进攻,留有三分力防守,以防自己受伤还有力气回去见莫无琊。是以,在这十分黑暗的山洞之内,于己大为不利,不能一击而败黑羽人。

    展无恤边战边走,在山洞中转了几个弯,突然前方变得明亮起来,山洞越来越开阔,而且不断有水滴落下。展无恤心道:难道穿透了通天峰?带着狐疑,展无恤跃出山洞,抽身细看,原来自己身处一个更大的石洞之内,四周有几里大小,皆是光滑的石壁,直通上天下地。原来此处就是通天峰内的通天神道,向下不知有多深,黑沉沉如临深渊;向上不知有多高,白茫茫似达霄汉。只见顶上云雾蒙蒙,不知是天空还是虚空,光线和水滴就从那片白茫茫中射下。

    展无恤攀上通天神道内壁,顿感石壁滑如冰墙,不能停稳。展无恤当即运用踏云术,使自己轻如飞燕,踏云飞行,倚着石壁飘在半空中与黑羽人周旋。

    此时,黒羽人只剩下二十只,在通天神道内与展无恤对战。展无恤看看四周洞阔足有数里,正好可以施展自己的术法,于是说道:“你们再不说九天鲲鹏的下落,我可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只听一个黑羽人低语几声,说的是一种听不懂语言,随即就有五个黑羽人向通天神道下飞去。展无恤道:“还想跑。”一剑削在石壁之上,散落下许多石块。展无恤飞身出手,抓住一块石头,在手中捏成碎石子,随即撒向那十五个黑羽人。石块将近,突然变化成幻武卒,黑羽人没有见过此种术法,吃惊不已,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幻武卒已经骑在其背上用绳索锁住。就在这一瞬间,展无恤飞身去追逃走的五个黑羽人。展无恤心道:那五个黑羽人不战而走,定是有蹊跷,这通天神道的深处必藏着九天鲲鹏无疑。

    这神道好深,展无恤向下飞了一柱香的时间,还是不见底,而且越往下越黑,以展无恤的目力,也已然不见一物。为了能看清周围情况,不至在黑暗中受到伏击暗算,展无恤又拔出七星龙渊剑,淡绿色的剑光稍微能刺破一点周围的黑暗。再往下落一会儿,展无恤渐觉气流上涌,就快要到底了。展无恤运用踏云术,飞到石壁一边,用手摸着慢慢下滑。不一会儿感觉脚底踩着树枝草业,然后向下一跃,双脚着地,身子随即一个趔趄,但觉脚下有一层粘稠之物,光滑无比。展无恤稳住身子,借着剑光,观察四周情况,脚下果然有一层像浆糊一样的东西。突然在他对面不远处有两只火红灯笼在上下蠕动,相隔不远,忽亮忽灭,节奏一致,而且隐隐传来鼻息之声。展无恤心道:前方莫非是一只妖兽,那五只黑羽人引我来此,难道是想要那只妖兽对付自己。唉!我不该如此大意。但展无恤又想:既然来了,哪怕刀山火海,也要闯;哪怕妖魔鬼怪,也要斗。只要能找到九天鲲鹏,问明建木所在,就算天大的困难,就算拼上性命不要,也在所不惜。

    展无恤提剑,慢慢靠近那两盏红灯。突然,一声尖叫,一只黑羽人飞扑而至,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连续五只扑向展无恤。从力道和不要命的势头来看,黑羽人是全力阻止展无恤靠近那两盏红灯,这更增加了展无恤的疑虑,那两盏红灯究竟是什么?

    展无恤挥动七星龙渊剑,在黑暗中连续斩下四只黑羽人的人头,待要杀第五只时,展无恤心想,需留下一个活口,问明情况,九天鲲鹏到底在何处。于是展无恤退剑转身一跃,登时踩在黑羽人的背上,一用力,黑羽人嘭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展无恤踩住黑羽人的头,龙渊剑抵住他的脖颈问道:“这是何处,九天鲲鹏在哪里?”黑羽人不理,声音嘶哑的喊道:“救救……”就在此时,展无恤感到有一股极强的杀气在周围环绕,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妻子莫无琊,心道:看来此地凶险至极,不宜久留。我出来时间太久,莫要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这个黑羽人也许知道些什么,先带回去再做打算。随即施展遁身术,快速回到树林中。

    莫无琊正在抱着小白羽婴孩玩耍,一干白羽人坐正在周围观看,脸露微笑,不亦乐乎。展无恤抛下黑羽人,众白羽人见状都惊恐万分,小白羽也吓得躲到莫无琊身后。过了片刻,白羽试探着走进黑羽人,用手抚摸他的身躯,双手渐渐发抖,眼眶含泪,哽咽道:“兄弟……”再也说不出话来,其他白羽人也含泪而泣。

    展无恤与莫无琊愕然,“白羽,这是何故?”展无恤问道。

    “这是我的兄弟。”白羽答道:“他本是我们羽人国最勇敢的勇士,五年前突然失踪,我们以为他死了。可是,今日一见,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黑羽,杀害奴役白羽人的黑羽……”话没说完白羽已经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

    展无恤道:“我在通天神道中见到两盏大红灯笼,这些黑羽人拼死阻止我接近,同时周围有弥漫着一股杀气,我怕你们有危险,所以就先回来再做打算。我活捉这只黑羽人回来是想问明其中原因,没想到是你的兄弟。”

    白羽惊道:“通天神道是九天鲲鹏大神住的神殿,难道你是见到九天鲲鹏大神了?黑羽拼死阻止你估计是怕你伤害九天神。”

    莫无琊道:“这么说黑羽是在保护九天鲲鹏,看来他们的本性并没有全部泯灭。”

    展无恤道:“琊儿说的对,我们救醒黑羽一问便知。”

    白羽听后,摇动黑羽身躯喊道:“兄弟,醒醒……兄弟,醒醒……”五路白羽如何喊叫,黑羽始终不答一言,就见他双目呆滞,黯淡无光。

    莫无琊将展无恤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你看黑羽呆滞的眼神,像不像桃花村的乡民?”

    “你是说散魂粉?”展无恤道。

    “正是。黑羽虽然与桃花村乡民症状有些不同,但我看相差无几。伍子胥给的解药还有吧,何不试一试?”

    “好。”展无恤拿出解药走到黑羽身边,并让白羽找来一叶清水,给黑羽服下。片刻后,只见黑羽不断干呕,吐出一口黑血,腥臭无比。黑羽的眼睛也渐渐有了亮光,看到白羽等人,张口就要说话,但见他只张嘴没有声音。

    “恩人,请你再施法救救我的兄弟。”白羽跪下请求展无恤。

    “快起来,我尽力而为。”展无恤道:“我听师傅说过,世上害人最阴险毒辣方式莫过于先下毒再施以邪术,我看黑羽不但中了散魂粉而且还中了某种邪术。我用我的纯阳术法试一试,看能不能为黑羽驱除邪术回归本元。”随后,展无恤中指和食指并拢,一道白光射向黑羽人的额头。只见黑羽人头上的羽毛渐渐由黑变白,黑色慢慢褪去,待褪到黑羽的胸部时,白色便中止不前,黑白两色上下冲撞,似有两股力量激烈的搏斗。黑羽人痛苦不堪,前胸后背凹凸不止,身体几经扭曲。

    莫无琊忙道:“恤,快停手,黑羽体内两股力量斗的厉害,他的身体不能承受,再如此下去,他会全身炸裂而死。”展无恤听到,急忙收了纯阳术法。莫无琊见黑羽还是痛苦难耐,黑色羽毛下肌肤红似火烧,滚烫无比。莫无琊手出龙筋斩,一剑削去黑羽的食指,只见黑色的血如泉涌一般喷出。黑羽身上的羽毛也渐渐变为灰色,最后恢复成白色。白羽将他靠在树边,黑羽缓缓睁开眼睛,显然他已经从痛苦中慢慢解脱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