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五章 羽人之国
    展无恤跳到离洞口十几丈开外的一棵树杆之上,对着羽人喊道:“喂,羽人兄弟,有话好说,何必……”话还没说完,一只白羽人就已经俯冲过来。展无恤急忙闪身,从一棵树后躲过,白羽人扑了个空,撞断展无恤刚才站立的树杆,复又追来。展无恤在树杆中自由穿行,身形如电,身影如一条飞龙在穿梭游行,始终甩开白羽人三丈远的距离。

    展无恤一边倚树游走躲闪,一边说道:“羽人兄弟,我来此没有恶意,只是想借一样东西。我知道这样东西珍贵,但我不白借,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唉……,有什么话可否停下来说,何必如此紧追不舍……我只是想救我的妻子一命……”无论展无恤说什么,那些羽人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只是一味的穷追不舍,看样子不把展无恤抓住誓不罢休。展无恤无奈,只好又道:“你们是不是想跟我比试脚力呀,这样急切的追我?”白羽人还是毫无反应,一直穷追。展无恤又道:“你们再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心道:只有先把羽人抓住,再做打算了。

    随即展无恤脚下用力,看到一棵参天巨木,便沿着树杆往上急奔,身后羽人也如是贴着树杆向上飞行紧追。展无恤跑到树冠,猛然跃向天空,在穿过树冠之时,顺手摘下五片树叶。紧接着一个白羽人也跟着冲出树冠飞向天空,带起数片残叶,上面沾着他的血珠。展无恤运用踏云术,如火箭一般,不断向高空飞腾。片刻时光,已飞出百丈之高。突然,展无恤又如蛟龙入海,猛地向下又扎向树林。那些羽人见状也纷纷转身向下飞行,有的躲避不及,撞在一起。白羽人向下飞进树林,速度奇快,但全是勉强而为。树林间枝干密实,一时躲避不到,就会**迸裂而死。

    只见展无恤一头扎进树林,放出七星龙渊剑在前,削断阻挡的树杆枝杈,身子马上反转,背朝下,胸朝上,是一躺式,便于观看白羽人的动势。只见一个白羽人也紧随身后扎进树林,展无恤手扬处,五片树叶应声而出,在半空中翻滚几下,变成五个绿衣武士,绿盔绿甲,手拿藤条。五人十手,藤条穿梭,立时织成一张藤网,瞬间将飞下来的白羽人一网罩住。绿衣武士合拢,一人拿着藤条将网口系上,另一头向上甩,搭在密林树冠中一根枝干上,隐藏其间,另一个绿衣武士,手中早已经拿着一个草团,栽进白羽人的嘴中。

    这时不远处传来阵阵惊叫哀嚎之声,展无恤赶过去躲在一棵树后。看见一只全身黑色羽毛的羽人,脚下踩着两只陷在泥沼中的白色羽人,手中还提着一只小白羽人,正在哇哇大哭。黑羽人指着几只白羽人喝道:“你们这些废物,抓两个人都抓不到。最近,你们送来的活人越来越少,再过三天就是九天鲲鹏大神享用活人的日子,你们再抓不到活人就拿你们的孩子凑数。”说完这句话,几只白羽人吓得连连后退,六神无主,不知所以,发出阵阵哀嚎求饶之声。

    黑羽人又道:“白羽去哪了?是不是逃跑了,快说。”几个白羽人只是呜呜的哀哭,其中一个面目秀美的白羽人道:“白羽去追那个人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放屁,废物。”黑羽人喝道:“你们这么多白羽人都抓不到一个活人?”

    “黒羽大人,是真的追那人去了。”刚才那个白羽人道,声音颤抖。

    黑羽人大怒,飞起一脚踢中那白羽人的脖颈,登时出现一个大口子,鲜血喷溅而出。“还敢顶嘴!”黑羽人怒道:“再抓不到活人就拿这孩子孝敬九天鲲鹏大神。”那个白羽人哭诉道:“黒羽大人,求你把孩子还给我,白羽一定能把那个活人抓来。”说着不由自主的去抢那个小白羽人。黑羽人一脚将她踢开,说道:“原来这孩子是你和白羽的,哈哈……为了让你们多干活,这孩子我就不去献给九天鲲鹏大神了。”那个白羽人听如此说,连连磕头:“谢谢黒羽大人,谢谢黒羽大人。”

    “不过呢。”黑羽人奸邪的笑道:“为了惩戒你们,让你们不敢有非分之想,我要摔死这个孩子。”话音刚落,黑羽人托起白羽婴孩,朝一棵大树摔去。白羽人一片惊叫,展无恤也吃了一惊,犹豫是否要出手相救。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白羽婴孩将要撞到树杆时,还有不到寸许,突然一道红光闪过,犹如飞蛇,在半空中将白羽婴孩卷住,向树林深处退去。展无恤见此情况,心下惊喜,那道红光正式莫无琊的龙筋斩。

    此时白羽人和黑羽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白羽人惊得是白羽婴孩命在千钧顷刻间不知被什么卷走,不知自己孩子是吉是凶;黑羽人惊得是竟有人能在瞬间把白羽婴孩救起,可见此人武功了得,如若那人对自己不利,自己可是有死无生。

    龙筋斩托着白羽婴孩进到密林深处,这是婴孩停止啼哭,莫无琊抱着他从林中走出,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一只手抱着白羽婴孩,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白羽婴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住的打量莫无琊,伸出一双小手,咿咿呀呀的叫,似是要抚摸莫无琊的俏脸,莫无琊表情慈爱,对那白羽婴孩甚是怜爱。

    自从莫无琊怀孕以后,每当看到婴孩都是喜爱至极,总是想象自己的孩子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就连看到动物的幼崽,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摸上一摸。因此他对黑羽人摔白羽婴孩十分愤怒,当莫无琊听到黑羽人怒喝白羽人时,又听到白羽婴孩啼哭时,怒不可遏,她不假思索,跳出树洞,当来到此处时,正看到黑羽人怒摔白羽婴孩,便迅速出手将其救下。

    黑羽人惊怒道:“这个人类怎么会在这里,白羽不是去追她去了吗?好哇,你们胆敢合伙骗我。”

    白羽人惊恐的看看黑羽人,又看看莫无琊,不知所措。黑羽人见白羽人不动,吼道:“你们想造反吗?还不快把这个人类抓起来,抓不到你们都得死。”一个白羽人欲要上前去抓莫无琊,被另一个白羽人一把拉住,正是白羽婴孩的母亲,示意不让他去,看看情况再说。

    莫无琊笑道:“像你这种恶鸟,我看是你得先死。”黑羽人气得哇哇大叫:“你敢叫我鸟?”说着抖动双爪扑向莫无琊。

    羽人国民最嫉恨别人说他们是鸟。他们身上虽然长满羽毛,又能像鸟一样自由飞翔,但他们面孔如人类一般无二,又能说人类语言,有着与人类一样的智慧。因此,羽人认为自己也是人类的一种,他们只把鸟类看成低等生物,别人说他们是鸟就等于是在贬低他们,辱骂他们。

    黑羽人刚到莫无琊近前尺许,突然一道绿光闪过,黑羽人便僵立不动,额头上多了一道血线。同时,莫无琊身体飘向另一棵树杆,身旁站着展无恤,一手拿剑,一手搂着莫无琊的腰肢。

    原来展无恤看到黑羽人袭击莫无琊,他因担心爱妻有伤在身,又怀有身孕,手中还抱着白羽婴孩,就此吃亏。展无恤护妻心切,不假思索,运用遁身术,赶在黑羽人之前,一剑刺穿其额头,同时抱起莫无琊闪身到另一边。其速度之快,就在瞬息之间,在场的白羽人一个也没看清他的身法,是怎么杀了黑羽人的,都以为展无恤和莫无琊是一对神仙。

    黑羽人僵立片刻,摔进泥沼,慢慢隐没去了。

    莫无琊嗔道:“恤,你又抢着出手,我能应付那黑羽人。”

    展无恤道:“我知道。但是你有伤在身,还是不用术法为好。”莫无琊叹了一口气,幸福感悠然而生,歪头靠在展无恤的肩膀上。

    随后,展无恤抱起莫无琊飘到几个白羽人近前。莫无琊把白羽婴孩交给他们。白羽人相互看看,面面相觑,然后纷纷跪倒,连声道谢。那个白羽婴孩母亲问道:“恩人,可知白羽在何处?”

    展无恤道:“可是追我的白羽人?”

    “正是。”

    “他被我困在树上,我这就施术放他。”展无恤道一声:“疾”不一会儿,白羽由远及近,呼啸而至,到得展无恤近前,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拼命。白羽婴孩的母亲拦住他道:“羽,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二位恩人出手相救,我和孩子早就被黑羽杀死了。”

    白羽听罢,也跪倒磕头:“多谢二位恩人。”

    展无恤问道:“此处是羽之国吗?为何一见面,不问是非,就袭击我们?”

    白羽惭愧道:“此地正是羽之国,我们之所以袭击二位恩人,正是受了黑羽人的逼迫。其实我们并不想加害二位恩人,只是被逼无奈,身不由己。”

    莫无琊问道:“为何你们那么害怕黑羽人?”

    白羽叹道:“羽之国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开始羽之国的羽人全是白色的,我们一起供奉着九天鲲鹏大神,大神对我们羽人也非常好,从来不苛责我们,一直保护着羽之国,九天鲲鹏大神就是我们的保护神。那时候羽之国民安物阜,和谐安详,与周围的各部落和平共荣,自由来往。我们打到的猎物也经常和人类部落交换食物用具,一个人类的部落还教会我们羽人说人类的语言。直到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们,九天鲲鹏大神突然性情大变,要我们袭击人类部落,并把人类抓来献给大神。一开始,我们不知原因,想问明情况,九天鲲鹏大神就怒斥我们,并选了三十六个白羽人,施术把他们变成黑羽人,并对我们严加监管,稍有懈怠,就施以酷刑,简直视我们为草芥。

    最初人类部落死伤很多人,被我们抓走的也不计其数。后来人类部落迁移到更远的地方,筑起城墙,搭起弓弩,和我们羽之国断绝来往,从此致使羽之国民贫物乏。黑羽又逼迫我们做苦力,修筑通天峰,供养九天鲲鹏大神,说是九天鲲鹏飞天成为九天神之用。羽人去人类部落抢夺时时常被人类弓弩射杀,五年下来羽人死伤无数,而人类却很难再能抓着。不得已,黑羽逼迫我们羽人拿自己的孩子供奉九天鲲鹏大神,白羽人自此苦不堪言。二位恩人刚一进羽之国,就被黑羽发现,就命令我们追击二位,务必活捉。”

    莫无琊听完恻然生悯,问道:“你们居然这样悲苦,为何不离开此地呢?”

    白羽叹道:“羽之国是我们羽人族世代居住的地方,我们能逃到哪里?更何况周围各部落都视羽人为仇敌,恨不能将我们碎尸万段。逃到哪里都是死,还不如死在家乡,死在自己人手里。”

    展无恤沉思片刻道:“九天鲲鹏性情大变,这其间一定有什么蹊跷,五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

    莫无琊问道:“你们为何不当面问九天鲲鹏发生了什么事?”

    白羽道:“自从五年前,九天鲲鹏大神就只见黑羽人不见白羽人。我们也曾数次派人进谏九天鲲鹏大神,不是被毒打轰出来就是被杀死,五年了,白羽人一次都没见过九天鲲鹏大神,九天鲲鹏大神有什么懿旨吩咐,也都由黑羽人传达。”

    莫无琊怒道:“这等九天鲲鹏供奉他做什么,你们不如反了他,自己做主。”

    白羽人闻言为之色变,心惊胆颤,全都匍匐在地,口中不住的善祷善颂。白羽音带哀求道:“恩人不可如此说,九天鲲鹏大神是我们羽人的守护神,世代保护羽人国的安危,我们怎能做如此造次之事,万万不能,就连想也不能想一点的。”

    莫无琊极是错愕,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羽人有如此大的反应。她看看展无恤,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展无恤躬身道:“内子言语有失,请多包涵。在下有一事相求,请问羽人国中建木在何处?”

    白羽人一脸茫然,相互看看,都在摇头。白羽道:“建木是何物?我不曾听说过羽人国中有建木。”

    展无恤闻听此言,胸中犹如被千斤巨石重击,气血上涌,喉头阻塞,脑子嗡嗡巨响,后退几步心道:“我带琊儿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到达羽人国寻找建木为琊儿治伤。可曾想来到羽人国却扑了一场空,这里竟无建木,琊儿的伤如何才能治好?”莫无琊看出展无恤此时的心情没落,捧起展无恤的手安慰道:“恤,没有建木也无妨,只要有你在身边,就算死我也心甘情愿。只可惜……”莫无琊抚摸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潸然泪下,哽咽不语,她不想让展无恤更伤心,更牵挂。莫无琊心道:“只可惜无腹中的孩儿。”

    展无恤也不忍爱妻伤心流泪,大声向白羽叱道:“你胡说,你没听说过建木就断定没有?一定有,是你没见过。”

    这时白羽的妻子低声对白羽道:“也许九天鲲鹏知道。”一语惊醒无知人,白羽对展无恤道:“既然传说建木在羽人国,一定有道理,我等平凡羽人不知道,九天鲲鹏一定知道。”

    展无恤闻听此言,精神为之一振:“有道理,九天鲲鹏作为羽人国的九天神,一定通晓羽人国所有的事情,我这就去问问她。”又对莫无琊道:“琊儿,你在此等我,片刻我就回来。”

    “恤,小心……”莫无琊话音未落,展无恤已经冲出丛林,直奔通天峰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