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章 桃花夜劫
    一个乡民气喘吁吁,边跑边喊:“不好了,有山贼!洛爷爷,洛爷爷,不好了,有山贼。你家落英和幽忆被山贼抓走了。”接着就是“啪”地一声,那乡民被洛爷爷家的门槛绊倒。洛爷爷出门急道:“你再说一遍,谁被山贼抓走了?”那乡民喘着粗气站起来,说道:“有…有一伙山贼,闯…闯进幽忆家,见了年轻人就抢,见了老的小的就杀。也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法术,手一拍脑门,人…人就跟丢了魂似的,晕倒在一旁。他们只抓青壮小伙,现在幽忆和他的几个伙伴都被抓走了。英子现在后边追呢。”洛爷爷急道:“怎么办,怎么办呀?这小村庄没闹过山贼呀?”

    展无恤从西厢房出来,听那乡民叫这老丈洛爷爷,他也就跟着叫道:“洛爷爷,莫急,我去看看。”话音未落,展无恤身影已不见踪迹。洛爷爷和那乡民瞪大双眼:“神仙下凡了。”

    展无恤瞬间来到村东头的新郎幽忆家院里,只见院中院中横七竖八躺着十来具尸体,不是花甲老者就是髫龄孩童。看穿着具是新郎的家人,尸体脖颈被利剑割断,血涌出来,灌湿了大半个院子。火光晃动,照在尸体上,更显得凄惨可怖。展无恤迈过尸体,察看四周,已无一个活人,除了火烧之声,尽是一般死寂。

    突然一声尖叫,展无恤循声望去,看见十几条黑影正纵跃向山上奔去,速度极快。展无恤不及细想,那定然是山贼,一个箭步冲出院墙追去。展无恤施展遁身术,几个纵跃,就追上队后的那个黑影。只见那个黑影身穿黑色夜行衣,头戴黑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不时闪烁绿光,肩上扛着一个黑布口袋,袋内鼓鼓囊囊,不停蠕动,里面装的一定是被掳走的桃花村民。那黑衣人虽然身背重物,但在崎岖山林中,纵跃自如,如履平地,可见那些黑衣人武功都不弱。

    展无恤追至近身,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残害山中乡民?”那队后的黑衣人斜眼观瞧,见展无恤行走如风,瞬间追上自己,大是吃惊,也不答话,脚下运力,跑的更快了。

    展无恤见不答话,心中气愤,随即纵身翻跃,瞬间便到那个黑衣人身前,伸出一指,正中黑衣人眉心。那黑衣人连叫一声都没来得及,便全身酥软瘫倒在地,身背的黑色口袋也一起摔落在地。展无恤过去,解开袋口,一看里面竟然装着三个乡民,他们昏昏欲睡,不省人事。展无恤吃了一惊,随即想到,另外十几条黑影也如这个黑衣人一般,背上口袋装的也是乡民。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他们抓这些手无寸铁又不会武功的乡民意欲何为?这些疑问迅速从展无恤的脑中闪过。他回头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过去抓起就要质问。募得,四道闪光急驰而来。展无恤余光扫过,同时身子向后跃起,只见两把飞剑从半空中飞刺而来。展无恤飞悬在空,两把飞剑贴着其胸寸许距离飞过之时,展无恤手指一点右边的飞剑剑尖,那柄飞剑随即转向,飞向左边飞剑。“当”地一声,两剑相撞,应声落地。与此同时,只听“噗噗”两声,另外两柄飞剑刺入躺在地上的黑衣人体内。同时,展无恤看到,在不远处,站着另外四个黑衣人,每人身后也背着一只大口袋。

    原来那四道闪光就是这四个人发出的飞剑,两柄射向展无恤,使他不能分身;两柄射向躺在地上的黑衣人,以便杀人灭口。他们在这偏僻的村庄掳掠人口,定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看那四个黑衣人,前后左右身形晃动,迅捷如风。紧接着四个人非两派,前后身形重叠,后排两个人抓起前排两个人的大口袋,转身就往山上急奔,而前排两个人,则拔出宝剑,急速向展无恤冲来。

    展无恤嘴角上翘,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想拖延时间逃跑,没那么容易。”随即从地上捡起两颗小石子,运用玄功,手腕微动甩出。石子擦着奔来两人的耳边飞过,直向逃走的两个人飞去,同时展无恤飞身而出,手指点中来人的手腕。那两个黑衣人立时手腕发麻,宝剑落地。展无恤飞身翻过,再点中二人后背至阳穴,只两个回合,那两个黑衣人瞬间被制伏。

    逃走的两个黑衣人听见身后风声,回头观瞧,就见两个人飞在半空迎面扑来,正是幻武卒。说时迟,那时快,两个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幻武卒两脚已然踢出,正中两个黑衣人的前胸凌虚穴。就听“啊”…“咚”…“嘭”,两个黑衣人先是被踢飞,接着撞在一颗大树上,然后又重重的摔落在地。展无恤急上前查看,发现两个黑衣人已是七窍流血,中毒自尽。再检查地上的口袋,里面装的依然是桃花村的乡民,也是昏昏欲睡,无有知觉。

    展无恤惊愤之极,这些黑衣人捕捉乡民,定是有什么大秘密,一定要探个究竟。展无恤随即收了幻武卒施展出遁身术,身形快如闪电,几个纵跃,就已经追到剩余的五个黑衣人身后,其中一个黑衣人听到风声,回头看去,发现展无恤就在他们身后几丈远处,马上就要追上,端的大吃一惊。

    就听那个黑衣人道:“没想到这个荒野山村还有这等武功高强之人,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看来不把他料理了我们是不能脱身了。”另一个黑衣人说道,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先一个黑衣人道:“好!天下除了公子谁还是我们的对手。哈哈…..”说完两个手指向后一指,跟在最后的两个黑衣人将身上的口袋向前掷出,前面两个黑衣人正好接住,随即后边两个黑衣人突然后跃,手中长剑同时出鞘,刺向展无恤的前胸。展无恤看前面双剑刺来,他气恼这些黑衣人无故戕害乡民,一出手就是杀招。只见一道蓝光怒闪,两个黑衣人已经被削断手臂,接着剑光又一闪,两颗人头已然和两个肩膀分离。两个黑衣人来势凶猛,速度极快,以致手臂头颅被削了去,身躯还有惯性,继续向前飞。

    展无恤双脚踩踏那两具尸体,借势继续向前追去,心道:“杀这两个不足惜,要知道这些黑衣人的来路目的,抓住剩余的三个再问也不迟。”中途遇阻,虽然只使了两招,略停了片刻,前面那三个黑衣人却已经隐没在黑夜暗林中。展无恤剑光闪过,飞身追至山林中一块空地,四周都是参天巨树,地上草木茂盛,怪石嶙峋。此时月黑星稀,此处正式伏击的绝佳之地。

    展无恤紧握龙渊剑,在如漆似墨的夜里,只有这把剑闪着蓝光,好像剑在燃烧,就如拉长的蓝色火苗,发出哧哧的响声。

    突然,“哈哈….呜呜….”,四周草木之间传出似笑似哭的声音,同时阴风阵阵。展无恤感觉有一股凉风从身后吹过,他猛然转身,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又一阵“哈哈呜呜”的哭笑之声传来,这次却清楚的听到:“还我尸体,还我尸体。”却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展无恤再次猛然转身,看到不远处树上倒挂着一个黑影,倒垂下来的头发在缓缓蠕动,就像几百条蛇悬在空中,如鬼如魅。

    展无恤紧盯树上黑影,待要上前拿他,突觉脑后劲风袭来,展无恤心道:“不好,前方黑影是诱饵,另有偷袭!”后面劲风来势迅疾,展无恤不及转身应对,当即脚下用力,一个鲤鱼打挺,龙渊剑向后便刺。这一招是以攻为守,如果单纯躲避,敌人第一招不中,便会紧跟有第二招第三招,到时自己便会处于被动,远处的那个蛇发黑影再攻来,就不好应付了。

    只听一声长啸,龙渊剑正刺入身后来袭的手掌掌心。那人似是不怕刀剑利刃,手掌被刺后,毫无退缩之意,反而顺势抓紧龙渊剑剑身,猛向后拽,展无恤就觉有千斤之力,身子随着剑身向后飘。那人另一只手向下顺势就拍展无恤的头颅,而此时,先前挂在树上的黑影突然出现在展无恤的近前,亮出双爪,十根手指犹如黑色钢刺,**展无恤小腹。

    此时展无恤已是平躺身躯,凶险危急。看到身后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黑衣人,而攻其小腹的则是一个头发都是黑蛇的女人。说时迟,那时快,展无恤顺势随着身后黑衣人的拉力向后移,同时出左手挡住高大黑衣人的手臂,又曲双腿踢开蛇发黑衣人的双爪,再转动全身,使用反力,单脚踢向蛇发黑衣人的前胸,回剑去削高大黑衣人的脖颈。几招之间,就把两个黑衣人的攻势化解。

    展无恤毫不停歇,连攻数剑,几个回合之后,展无恤便渐渐由守转攻。再斗十几个回合,两个黑衣人被展无恤击退数丈,已没有还手之力。两个黑衣人见不能胜展无恤,便身形晃动,几个迷踪身法,隐没在密林当中,同时传来“呜呜”的凄厉哭声。

    突然,数十条黑蛇从密林之中飞出,四面八方向展无恤攻来。展无恤飞纵,挥剑斩落其蛇头,同时又感身后阴风忽动,展无恤回剑转身,见无一物。展无恤心道:“敌人隐藏暗处,我在明处,形式不利于我,况且他们还有一人未现身,想是一个武功更高之人。如果那人现身相斗,三人打我一人,那更加难以应付。趁现在双方势均之时,我要早做打算。”想到此处,展无恤慢慢蹲下身,抓起几粒石子。这时黑影突又晃动,展无恤迅速掷出手中石子,霎时之间出现九个幻武卒,红衣红甲,围成一个圈,把展无恤护在当中,形成攻守相当之势。

    九个幻武卒同时环顾四周,听声辩迹,战力瞬间增加十倍。那两个黑衣人隐藏在密林间,见此情景不禁发颤,心道:“先前听藏食虎说道,公子在卫国被一个叫展无恤的人所杀,那人手持一柄发着绿光的宝剑,同时又会幻影之术和遁身之术,莫非眼前这个人就是展无恤,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偏远乡村。”二人使一眼色,他们心系相同,知道他们不是展无恤的对手,非得他们四人联手,才有可能和展无恤有一拼,今日只有先逃走方为上策。想到此处,其中一个黑衣人立即发足奔逃。听到风声,展无恤待要追赶,刚一跃起,眼前就飞来数条尸体。

    展无恤定睛细看,人体各色粗布衣衫,原来是桃花村的乡民。

    那两个黑衣人知道展无恤遁身术身形奇快,一味奔逃定会被他追上,于是他们使了一个缓兵之计,一个先逃,吸引展无恤的注意力,另一个便抛出他们所擒的乡民,让展无恤去救,以延缓时间。飞来乡民人体数量许多,展无恤不敢硬接猛挡,怕伤着他们。于是展无恤意志传给其他幻武卒,他们便纷纷跃起,接住乡民,轻轻放在地上。在这期间,展无恤则去追那逃走的黑衣人。

    那个蛇发黑衣人见展无恤又追了上来,她袋中乡民已经抛完,便长啸一声,甩头就见数十条黑蛇飞出,接着又把她身旁的一个黑衣人掷了出去。展无恤挥剑斩蛇,见有一人影飞来,展无恤以为掷来的是乡民,便撤剑单手接住。这次飞来之人力道却是非常巨大,展无恤伸手接住,落地后倒退了数步才算站稳。此时再看那个蛇发黑衣人已逃得无踪无迹。

    展无恤回眼再看那掷来那人,原来也是黑衣罩面,却是与那抢劫乡民的是同样装扮。“是自相残杀,舍车保帅。”展无恤心念闪过,急速点其穴道,使黑衣人不能自杀。再看周围,已经全没有其他黑衣人的踪迹。

    展无恤心道:如果现在再去追逃走的两个黑衣人,万一留在山里的乡民再被袭击,那就得不偿失了。不过现在抓住一个黑衣人,先把这些乡民送回村后,再拷问此人,为什么要滥杀无辜,掳掠乡农。

    随后展无恤用龙渊剑割下几棵长草,朝空中一扔,立刻幻化出几匹斩影马,指挥幻武卒将救下来的乡民和那个黑衣人抬于马上,赶回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