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武侠仙侠 > 血衍道途 > 第十五章 城主府疑云(1)
    时隔几天,柳一再次走在城中的街道上,往日里繁华热闹的景象已然不见。

    街边两旁的小店都大门紧闭,只有那些背景深厚势力不俗的分店还在开门营业,但是生意也是寥寥无几。

    街边原本四处可见的小贩和摊位,也是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整座城中都弥漫着风雨欲来的气息,不时可以看见零散的行人神色慌张的匆匆而过,还有一些因极度悲伤而奋不顾身的人,抬着亲人的尸体朝着城外走去。

    柳一见此不由得叹了口气,

    “妖魔伤人,怪异乱世啊,不知何时才能平静!”

    “这位仁兄所言极是,怨灵邪祟为祸世间,草芥人命,尤其是是邪祟,视人为粮草,我等侠肝义胆之人,定要将其彻底铲除,还世间一个清净!”

    一个粗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柳一不由得转身看去。

    说话之人身材健壮,身负长剑,虽然不如副堂主刘峰和卧虎寨寨主黄浩那般魁梧,但是比起柳一却是壮实了不少。

    “不过在此之前,能否告诉我城主府怎么走,路上的行人都匆匆而过,根本不搭理我!”

    此人脸盘宽大,浓眉大眼,胡子拉碴,不修边幅,此时却做出一副扭捏羞愧的表情,使的柳一一阵恶寒。

    “城主府?听兄台所言极,想必也是响应城主府的号召,来商议除掉怪异一事的吧。”

    柳一快速平复心情,微笑的说道。

    微笑能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

    能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能使人多点真诚,少些套路,

    最主要的是,可以克制住想打人的冲动。

    “确实如此,想必仁兄也是要去城主府的吧,正好我跟你一起。”

    “说起来也不怕兄台笑话,我打小就是路痴,只要走到陌生的地方就迷了方向,头昏脑胀,至今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哎,一言难尽啊!”

    胡子拉碴的汉子一副你不懂我忧伤的样子。

    “嗯………,路痴确实…,确实是件大事,在下柳一,不知兄台贵姓啊?”

    柳一对比表示无语,但是想到对方刚才所说的怨灵、邪祟,只得无奈与其搭话。

    “不敢不敢,我又不是权贵人家,怎敢当得贵字,咳咳在下青莲山,青莲洞,青莲散人是也。”

    青莲说道来历与名字时,双手背负,故作高深的说道。

    “嗯…,青莲兄弟的名字真是独特,,”柳一看其不愿意透露姓名,也不尴尬,不失风范的笑问道。

    “不知青莲兄刚才所说的怨灵,邪祟可是那怪异?”

    青莲散人疑惑的看向柳一,像是在问,这个大众皆知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但疑惑归疑惑,还是出口解释道:

    “怨灵和邪祟其实是两种邪物,世人所知不多,所以将其混为一谈,统称怪异!”

    “其实不然,怨灵不过是人类死后的形成的,虽然有些诡异,但攻击离不开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而且有些诸多的限制,比如不能离开诞生之地,只攻击进入领地之人,惧怕阳气等等,”

    “而邪祟则是没有任何限制,它们仿佛凭空出现在世间一样,种类繁多,有的吸取人类的精气为生,有的吞吃人类的灵魂,有的甚至血肉和精气神都不放过。”

    “所以说,一旦某地出现邪祟,必然为祸一方,甚至有些邪祟,一旦出现,便实力滔天,所到之地,皆为死域,无论人兽。”

    说出此话时,青莲散人仿佛换了一个人般,收起嬉皮笑脸,平淡的说道,粗犷的声线被压的极低。

    如同事不关己般,没有一丝身为侠客的样子。

    “原来如此,看来城里出现的怪异,便是那邪祟了!”

    柳一若有所思的说道。

    “既然邪祟如此厉害,青莲兄又愿意以身赴险,想必定是有将其消灭的方法了。”

    “邪祟身负法则之力,唯有掌握法则或者法则的产物,才能击杀邪祟。”

    青莲散人淡淡的说道,看向柳一胸口处,似有所指。

    “哦~,是在下孤陋寡闻了,多谢青莲兄告知,受教了。”

    柳一朝着青莲散人抱拳说道。

    “不必如此,只要柳兄对付邪祟时多多出力便可!”

    青莲散人再次平淡的说道,如同一个没有情绪的人偶。

    柳一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一句话,心若冰清,波澜不惊。

    “到了,前面便是城主府。”

    柳一看着眼前的府址说道。

    往来城虽说不是很大,但也分为四个城区,城主府座落于东城区,此地居住的人非富即贵。

    青狼帮在北城区,原来的断刀帮在南城区,而西城区则是贫民区,各个小帮小派小势力混杂。

    跟门外守卫讲明身份后,柳一和青莲散人便被引入府中。

    走在府中,柳一不由得有些疑惑,城主府身为往来城最大的势力,城主乃是英杰初期高手,其麾下有三位武炼巅峰和数十位武炼后期护院。

    但此时府中别说武炼后期护院了,在府中走动的护卫连武炼中期的武者都没有,就连下人也少得可怜,只有零散几个武炼初期的武者护卫来回巡视。

    而且看他们面色麻木,动作僵硬,像是被恐惧冲昏了头脑。

    两人被领入一间客厅中等候,此时客厅中已有三人在等候,一对青年男女和一位壮年男子。

    见到柳一和青莲散人前来,那对青年男女中的男子起身抱拳说道:

    “在下金水城飓风武馆弟子,林丰,这位是在下的师妹,唐萤宣,旁边这位是大兴商会的护卫,崔子昂,不知两位兄台身出何处啊?”

    柳一见此如浴春风,微微一笑,同样朝着三人抱拳说道:

    “飓风武馆久仰大名,在下青狼帮驻此地堂口执事,柳一。”

    “在下青莲山青莲散人。”

    青莲散人也同样抱拳说道。

    崔子昂也起身回礼,但是却沉默寡言。

    “原来是青狼帮的兄弟,我飓风武馆向来是与青狼帮交好,接下来所有险境,柳兄一定要伸出援手!”

    林丰听到柳一是青狼帮之人,脸色微动,随后客气的说道。

    “不不不,到时还要多多倚仗林兄!”柳一同样客气的说道。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青莲兄年纪轻轻实力不凡,青莲山是定有高人居住,不知是哪位前辈?”

    林丰根本没有听说过青莲山的名号,只得出口试探道。

    “不,青莲山就我一人居住,并没有什么前辈高人。”

    青莲散人此时又恢复原样,神色扭捏的说道。

    林丰听其说道身后没有任何势力后,顿时失去了兴趣,不在搭理青莲散人。

    这时,林丰的师妹唐萤宣起身略微不满的朝着林丰说道:

    “师兄,这城主府的人太无理了吧,咱们从中午便来到这里,不好吃好喝的招待也就算了,竟然连个茶水点心都没有,一个伺候的下人都看不到。”

    “师妹,不得无理!”

    林丰微微皱眉,低声呵斥道。

    唐萤宣撇了撇嘴,有些生气的别过头去。

    “师妹性子活泼,让柳兄见笑了!”

    林丰无奈的说道。

    “无妨,唐师妹活泼可爱,倒是真性情,林兄中午就来到此地,一直没有见到主事之人吗?”

    柳一心中疑惑更盛,不由得出口问道。

    “确实如此,我与师妹本在山中磨练武技,听闻有怪异害人后便连忙赶到此地,我们二人自从被侍女领到这间客厅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人影,”

    “走出这间客厅,发现府中也是少有人影,说起来也好笑,这里根本不像事城主府,倒是像一片鬼域,我与师妹一直滴水未沾,腹中饥饿,所以师妹才出得此言!”

    林丰抱怨完后,又朝着崔子昂问道:

    “说起来,崔兄比我们来的还早,不知有什么发现?”

    “在下倒是没有什么发现,只不过一踏入府中,便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崔子昂沉声说道。

    柳一与林丰深以为同,倒是青莲散人又恢复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上去兴趣乏乏。

    众人无奈只得在客厅中等候,正当林丰与唐萤宣想要出府找些吃食时,门外传来动静。

    只见一亭亭玉立,肤如凝脂,秀丽端庄的白衣女子走了进来,身着宫缎素雪绢裙,显得秀色可餐。

    一双狐媚的眼睛风情万种仿若能勾人心魄,让人欲罢不能。

    其身后跟着两位侍女还有一位管家模样的精瘦老者。

    “小女子周玲,见过诸位英雄,家父有要事,前些日子就不在城内,家母身体不便,所以未能相迎,府里一切事物都要小女子处理,若是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见谅!”

    周玲生的明眸皓齿,惹人怜爱,此时又低声轻柔,让人生不起一丝气愤之心。

    “哪里,周小姐要操劳诸多事情,稍有疏忽也是情理之中。”

    林丰起身笑吟吟的说道,像是刚才他根本没有抱怨一般,正当其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唐萤宣踩了他一脚,让其将想要说的话全都咽在肚里,面色有些尴尬。

    “小女子为诸位英雄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还请诸位不要嫌弃,”

    “主人相邀,我等宾客自然相从。”林丰再次出声附和道。

    一行人走到正厅,正厅中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上摆满了大鱼大肉,上好佳肴,别说一直空腹的林丰两人了,就连吃过饭的柳一看着都食欲大动。

    “诸位请用餐!”

    待一行人坐好之后,周玲柔声说道。

    “那我等就不客气了。”

    林丰再次附和后便开始大块骨朵,唐萤宣有些生气,便只端坐椅子上,不动桌上的东西。

    见此柳一升起看戏的心思,看来这林丰也只是个花花公子而已。

    这佳肴虽然丰盛,但城主府中处处充满诡异,而且青莲散人和崔子昂也没有动筷的意思,所以柳一也装成高冷之色,闭目凝神。

    场中六人,只有林丰在吃着饭菜,其余人都是一动不动,这让林丰露出尴尬之色。

    “诸位为何都不吃饭呢,难道是饭菜不合口味吗?”

    周玲看着另外四人不动餐筷,面色渐渐阴沉,语气也不由得冷厉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