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奇幻 > 大陆赞歌 > 153 南马都尔的挽歌
    漫天烽火在南马都尔城的北、东、南三个方向都燃了起来,绝望的罗德林国王,将南马都尔城的城防军和王宫的卫队全部都派了出去。

    德西克人来的太快,荒原狼不过仅比亚尔林的快马慢了数个小时,就来到了南马都尔城的城下,这时候,城外哨所的士兵才刚刚撤入城内,德西克人的弩箭,钉在了将将要关闭的城门上。

    罗德林国王虽然昏庸,但他不笨,只听完亚尔林的描述,他就知道这一次德西克人就是冲着南马都尔来的,凭着城里这不到两千人的城防军,恐怕并不能抵挡德西克人的铁蹄。

    来自于高山部族血脉里天然的那份狡诈,让罗德林国王在第一时间就下定了决心,“费雯娜,你去瓜尔曼那里,带着她从南门离开,去曼宁城。”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一是德西克人来的太快,二来瓜尔曼公主个性也太过要强,死也不愿意离开,一来二去之间,德西克人就包围了南马都尔城,仅留下西城门一处通道。

    吉姆将军,亲自指挥在北城的战斗,而将东城,南城的战斗指挥交给了自己的两名副将。两千名荒原武士,整齐的在南马都尔的城墙下列队,心情都有些轻松。

    南马都尔城,虽然是南马都尔最重要的城市,却仅仅有一座不到两人高的木质城墙,仅有的两架神弩,已经掀开了罩衣,八百多名城防军,列队站在城墙上,远远的,吉姆将军已经看到了那些士兵铁青的面孔,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

    吉姆挥挥手,冲着身后的副将吩咐,“扎营休息,三个小时后进攻,让这些商盟的狗崽子先挨一挨冻。”

    德西克人,就大大咧咧地在城外生起了篝火,煮起了随军的干粮,香气顺着寒风吹往城内,南马都尔的城防军士兵,却一个个紧张的捏着武器,动也不敢动的。

    南马都尔攻城战在三个小时以后正式打响了。虽然只有区区五千人,但他们是德西克第一强军,甚至可以说是大陆第一强军,荒原武士团。在荒原狼背上,他们是荒原骑兵;下了狼背,他们是武技高强的荒原武士。

    这一次的突袭,荒原武士们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在号角的指挥下,领头的武士队长们,带着自己的士兵,跨上了狼背。“呜呜呜”,几千头荒原狼齐声嚎叫,让城里的人不禁胆寒。

    从南马都尔的三个方向,五千多德西克荒原骑兵,从几百度克远的地方,列队向着城墙开始了冲锋,吉姆将军在阵列的后方,他向着身边的副将开着玩笑,“我猜一个时辰,我就能在城头喝酒了!”

    南马都尔城防军,早已不像他们祖先那样善战了,反而是非常的缺乏战斗经验。所有的士兵,第一时间都在城墙上列队,远远的,黑色的荒原狼骑兵,乌压压地一大片向着城墙冲过来,还没接近城墙上弓箭的射程,指挥官就急匆匆地大吼,“放箭!放箭!挡住他们!”

    于是,成片的羽箭,划破城墙前的空地,然后无力地落在雪原上,在雪地上划出一道道黑线,然后,被大地的震动震得一弹一弹。不远的地方,大片的德西克荒原狼骑,正蜂拥而来。

    只有那两架威力巨大的神弩,发出手臂粗的弩箭,穿透了几名荒原狼骑,将座狼和骑士,死死地钉在一起。

    然而其余的德西克人,并不惧怕,神驽发射的速度太慢,根本挡不住他们。而南马都尔人的灭顶之灾,很快就来临了。

    荒原狼骑们进入到弓箭的射程以后,马上的骑士们都从背后拿出了**,上好了弦。狼骑速度太快,迅速的接近城墙。城墙上的南马都尔士兵,刚刚稀稀拉拉地放出几箭,狼骑手中射出的弩箭,就劈头盖脸的飞跃了城墙,落在人群中。

    “啊啊啊!”一阵阵惨叫,大批的南马都尔士兵还没照面,就死在弩箭下。而更多的士兵,居然吓得丢下了手中的武器,抱头躲在城墙下,瑟瑟发抖。

    “拿起你们的武器!士兵们!”任凭指挥官们大声的吼叫,也毫无作用,大部分的士兵已经吓破了胆子,而那些最胆大、最不怕死的士兵,已经在和敌人交战了。

    荒原武士,强就强在他们的善战。在狼背上,他们是疾如风的骑兵,迅猛的冲锋能够击破一切战阵。而下了马,他们都是武技高深的武士,以一挡十不在话下。

    而他们的伙伴,荒原狼,本身就是北疆最凶残的野兽之一。他们的组合,怎能不叫敌人胆寒。

    当荒原狼骑接近城墙的时候,狼背上的荒原武士,已经射空了他们的**,随手将**扔进狼背后的口袋,武士们纷纷抽出雪亮的德西克弯刀,用牙齿叼着,双手死死抓住荒原狼颈部的皮毛。

    南马都尔士兵,很快就见到了他们终身难忘的场景,那些巨大的荒原狼冲到了城墙下,纵身一跃,两只前爪就搭上了城墙,再一用力,就翻了上来。

    上了城墙的荒原狼,伏低着身子,一张血盆大口,冲着四周的人群,滴血的獠牙,异常可怖。而他们的背上,是在狞笑着的德西克人。

    “团长有令,自由杀戮,三日不封刀(注1)!”传令兵的声音在城墙下传来,城墙上却陷入了暂时的宁静,对峙着的荒原武士和南马都尔守军,捂着耳朵吓破了胆子的城防军,以及凶残的野兽荒原狼。

    “杀!”两片人群狠狠地撞在一起。

    王宫圆塔是南马都尔城最高的建筑,而且在城市的中心,瓜尔曼公主,亲眼看着城外那一大片黑影冲上了城墙,和南马都尔城防军杀做了一团,很快,大片的南马都尔士兵倒下,一头又一头荒原狼跳上了城墙,跃过成片的尸体,往城里而来。

    而城里,城里就更加乱糟糟的了。贵族们,抓紧把贵重的家产装上马车,穷人们,也收拾着不多的财产,所有的人,都在往城市的东边蜂拥而去。

    短短时间之后,从城墙上败退的守军,被背后的荒原狼撵着屁~股,一路也往城中而来。那些荒原武士们,纵容着自己的坐骑,肆无忌惮的猎杀着遇到的所有人,弯刀和利齿,成为了撒旦魔的先锋,惨叫声回响在南马都尔的上空。而这时,距离德西克人出现在南马都尔城视野里,不过区区数个小时。

    一些不甘心的军官和贵族,领着少量的士兵,往王宫退来。然而王宫里最后的守卫,死也不愿意打开王宫的大门。“你们的战场在城墙,现在是不可能开城墙的!”宫廷太监捏着嗓子,大声的吼道。

    这时候,已经是人人自危,谁也顾不得别人了。

    “公主,瓜尔曼!”费雯娜侍卫长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形势危急,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瓜尔曼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指了指城内四散而逃的平民,“那都是我高山部族的儿女,我们罗德林家族,怎能抛弃他们而去!费雯娜,你不是血卫士吗,你跟在我这里做什么,去杀德西克人啊!”

    费雯娜为难的摇摇头“我是高山部族的血卫士,第一勇士,我必须听从高山部族族长,也就是您父亲罗德林国王的命令,带您离开南马都尔城!”

    “去哪里?高山部族已经不是以前的高山部族了,没有南马都尔城,我们能去哪里?”

    费雯娜忽然眼前一亮,“瓜尔曼公主,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活下来,高山部族必须存续下来!”

    瓜尔曼公主沉默了。

    城中的屠戮还在继续,继北城墙被攻破后,东城和南城的城墙也相继告破,五千多德西克人顶着血红的双眼杀入了城内,很快就把城内的平民都往城东赶去。跑得慢的被追上,无论男女老幼,统统都是一刀,狼骑迅速的越过人流,将城中的王宫团团围住。

    相比于外城墙,王宫的城堡厚实的多,德西克人一时半会还进不来,他们也不着急,只是指挥着荒原狼将外围的南马都尔人清理干净。

    “公主,我带你杀出去!”刚才一时犹豫,错过了时机,瓜尔曼公主和她的侍卫长,费雯娜,也被困在了王宫内。

    罗德林国王见大势已去,就在王座厅生了一把火,熊熊大火燃起了黑烟,把整个王宫都变成了一团巨大的烽火。

    看着不远处已化为灰烬的父亲和南马都尔王宫,瓜尔曼公主默默地擦了擦眼泪。“费雯娜,我们不用杀出去,父亲放的这把火,其实已经给我传达了最后的遗愿。”

    费雯娜好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瓜尔曼公主却并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圆塔阳台的边上,默默闭上了眼睛,寒风吹起了她的秀发,全不知怎的,根根树立了起来!猛然之间,瓜尔曼睁开了眼睛,她的身躯,居然腾空浮起,逐渐升高!

    费雯娜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的天啊,瓜尔曼公主,你!”

    瓜尔曼面无表情的转头,“费雯娜,我在西边落日峰顶等你,你尽快赶来!”说完,转身挥了挥手,瓜尔曼飞速的向着远方的落日山飞去!

    遮天蔽日的浓烟中,没有人看到天空里这个飞行的身影。

    注1:大陆自从第一次大陆战争以后,一直都遵循着贵族战争的模式,即战争归战争,却甚少杀戮,贵族甚至允许用金钱赎买自己的自由。而德西克人下令三日不封刀,其实就是屠城的意思。这也代表着这场战争的目的,“灭国之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