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武侠仙侠 > 将军白发征夫泪 > 一百零三:圣殿对决,蜀地危机解除
    第一百零三章

    “是时候了,赶紧把手搭在我俩身上!”闵建庭说出这句话时,已站起身来。

    “好!”

    牧相平、巴亥、秋不易将手搭在俩人身上,这么一看几人有点像老鹰抓小鸡的样子。

    旁边的蔡晓东拿起刀,这刀并没有出鞘,蔡晓东握着的是刀鞘,黄石双雄再将手中刀合并到一起,咻得一声,几人飞速穿过剑冢,而剑冢里的死士只感觉有一阵风吹过,抬了下头,四处看了看,很快又低下了头。而牧相平等人经过死士身边时,离这死士不到一臂的距离,甚至能看到死士脸上的毛孔,不过这画面一闪而过,几人就像搭上了风一般,左蹿右闪便出了剑冢,里面守护剑冢死士,大多只是感觉到了一阵风吹过,有些反应快的甚至出了一刀,这刀同样很快,也是呼得一声,随后刀便停在半空,好像没有敌人后,又将刀收了回去。

    “唔…太凶险了…我都能看到那些死士的眼睛…就跟死鱼眼一般…还有你们看我的衣服!”秋不易向众人展示着他的衣服,就像被裁缝剪了一刀,有一道很长的口子,不过并没有伤到秋不易。

    巴亥同样惊魂未定,瞪大着眼睛,不断摸着自己的胸口,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吓死我了…我都能闻到他们嘴中的口臭…”巴亥捂住嘴,生怕自己吐出来。

    闵建庭跟婆婆出来后,地上那个标记便消失了。俩人再次环抱起刀看着牧相平说道:“牧大人,人没揪出…”

    “几位已经尽力了,况且我也安然无恙的出来了,几位若是愿意可以留在我牧府做门客,我牧府什么都不缺,就缺像几位这样的能人异士,几位可有想法?”牧相平拍了拍身上,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

    “在下愿为牧大人效犬马之劳!”蔡晓东抱拳说道。

    “那另一位黄石双雄呢?”牧相平看向闵建庭。

    闵建庭轻笑了声,说:“我黄石双雄缺一不可,一人答应便是俩人答应。”

    “好!那这两位呢?”牧相平又看向秋不易、巴亥。

    秋不易也不再顾及衣服上的刀痕了,走到牧相平旁边便说道:“在下也愿意。”

    “毒谷的花还未开,此时回去也没有意义,在下就留在牧府吧。”巴亥说。

    “好!几位跟我回牧府吧,我牧相平定不会亏待几位。”牧相平便与四人离开了剑宗。他已经决定找个替罪羔羊去顶罪,至于闻人星到底还要不要追究,只有回去牧府,见了自己父亲才知道。

    离开剑宗时,闵建庭回头看了眼剑冢,刚才穿过剑冢时候,里面有股很奇怪的气,明显是与死士不同的气,那个气息让他鸡皮疙瘩都会立起来。

    “走了,建庭。”蔡晓东拍了下闵建庭的肩膀。

    闵建庭重新回过身,与众人离开了剑宗。不管里面有什么都与自己无关了,自己好不容易搭上楚地名门望族,黄石双雄不再是江湖杀手,而是朝廷亲贵。

    剑宗圣殿里的积水已经能漫过鞋子了,章殷希站在水里,抬头看着雕像上的闻人星,“你想等我使用二段神识再出手吗?现在的我已经与当年不一样了,你可要小心了,闻人师弟!”章殷希将刀刃在空中划了两下,划动的动作很慢,有点像在空中写字一般。

    “未歌,你先站到圣殿门口去。”闻人星说。

    “嗯…”

    未歌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场决斗,提着裙子退到了圣殿门口。脸上的神情依旧十分紧张,她不想闻人星受伤,此时也只能闭眼祈祷了。

    “俞师兄,这章师兄并没有把气收回去啊…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气的特征?”江乐小声说道。

    俞怀庆伸出手扣了扣脸,说:“从今日起,你去书阁把《气息录》整本抄写一百遍。”

    “啊?为什么啊师兄!”江乐对看书从来都是深恶痛绝,一般到看书的时候,他都会偷偷溜出去干别的,也许是溜的太勤快,所以才拥有了这般神识。

    “你说为什么,搞了半天哪几种气都没弄明白,还说章殷希…他与你师兄我都是座下弟子,怎的可能不知道呢?一看便知他在打些鬼主意,凡事必出有因,这种明知故犯的错误,太假了。”俞怀庆教训完江乐,又看向打斗的俩人。

    江乐委屈巴巴地看着俞怀庆,深深叹了口气,不再多言,继续观看着眼前的对决。

    “开始回收气息了!”俞怀庆手心都出汗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章殷希。

    章殷希走到水中间,原本残留在水上的沧澜之气,迅速流到身体中,这下包裹在章殷希身上的气一下子猛烈了起来。“再见闻人师弟!水柱回旋!”

    话音刚落,这圣殿中的积水突然便升起水柱,轰得一声,水柱便把闻人星原本站立的雕像跟捅出一个洞。

    “哎呀师傅,这雕像得找人重新打造了,要不让两人出去打吧。”影这语气可不是担心圣殿受损,而是幸灾乐祸,就差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剑宗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变化,也不理这影。

    闻人星翻腾到空中,再看底下的章殷希,章殷希那张脸上满是笑意。

    “水柱回旋可不止这样而已啊!现在在空中,我看你怎么躲!回旋!回旋!回旋!…”

    章殷希不知喊了几下“回旋”,地上积水明明没有多深,这水柱接二连三的飞蹿出来,将空中闻人星冲得弹飞,还没等他落下又一水柱袭来,不知在空中吃了多少次水柱的冲积,这才从空中落了下来。与其说“落下来”,不如说“摔下来”,就像鸟儿折翼一般。

    剑宗主闭上了眼睛,手依旧背在身后。“变弱了,星儿变弱了,去年章殷希便已领悟三段神识,看这个阵仗,星儿最近才领悟。”

    “这也正常,按照我剑宗的节奏,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基本上全部花在了练习上,一般人三十岁才能领悟的三段神识,三名座下弟子不到三十便领悟了,而闻人星常年漂泊在外,能领悟三段就不错了。”影安慰道。

    神识十段不过是世人给它的取得名字,此名的由来也是有原因的。正常习武之人,十八岁能到神识一段,二十八则是神识二段,三十八则是神识三段,以此类推,等到十段便是一百零八岁。一旦领悟神识,每隔十年领悟一段,是众多武道之人的平均值。这个记录还是十年之前的【武道巅峰大会】总结出的,该会每隔十年便会举行一次,一来是交流武术经验,二来则是记录在册方便后人阅读。

    水柱的冲击下,闻人星在地上已经没了意识,章殷希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走过去抓起闻人星的头,一把按到往水里面。

    俞怀庆摇了摇头,“太轻敌了,留给对手时间太多了,不过才到第二段,便败下阵来,看来这几年闻人星在江湖上待得很舒服。”小时候,俞怀庆曾亲眼目睹过闻人星的实力,原本自己进门派比他早好些年,却差点死在闻人星的剑下。

    北周的雪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每天都有雪降落下来,随后便被人清扫,然后再降下,以此反复。

    “范大哥,咱这还要待到何时啊?”刘从原本不想出门,此时应是围着火炉,一边烤火一边吃东西。

    范世瑾一脚踩在雪地里,这一脚下去能听到雪挤压到一起的声音。范世瑾回头看了眼刘从说道:“这曲丞相不等到蜀王的回信,是不会让我等离开的。”

    “不知蜀地此时如何了…”熊敬崇最近有听到消息,晋国与楚国已经慢慢退兵了。

    没人愿意在寒冬腊月打仗,况且唐、周、蜀三国联合的消息,已经传到晋楚两国的耳中,此时若一味攻打蜀国,恐怕会遭到另外两国的讨伐,最后无疑是得不偿失。

    “哎敬崇放心好了,我这几日已听到晋楚退兵的消息,我蜀地的燃眉之急已经解了。”范世瑾这皱了一路的眉毛,好不容易长舒了一口气。此时范世瑾并不在意多停留几日,毕竟危机已经解除了,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

    “等着几位回了蜀地,这加官进爵就等着几位了!何必担心多留几日呢?”领着几人的小厮说道。

    “这位说的是,我等不过是思念家乡了。”范世瑾回道。

    “你们丞相还要留我等几日啊?我还要去蜀地打造兵器呢!”魏叔进想起自己那把刀,原本也是逛遍建业才选出的一把好刀,凑合着用用还是可以的,结果被一臭和尚一拳给打成了弯刀。

    “就几日啦!几位爷也不在乎这几天,这心急啊,可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小厮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说道:“几位想看兵器,那小人带几人去我等广阳上好兵器店看看吧!”

    “那行啊,总被冰天雪地踏青来的好!”魏叔进咧开嘴笑了笑。

    “那其余几人…”小厮看向其余几人。

    范世瑾也附和道:“我等当然没有异议。”

    “那就去兵器店吧!今日便让几位见识见识我刘从的老本行!走!”刘从一听这事来了兴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