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若爱依然如初 > 第13章 不识抬举
您好,叶局!

    好!很好!非常好!

    叶局,你好。多么冠冕堂皇的称呼,一点都没有语病。

    可是,筱雪,你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呢,果真把我当成你的上司了吗?只是上司吗?

    很好,很好,林筱雪,你真没辜负我这么多年漫长的期待!

    太镇定太冷漠太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她林筱雪就是有本事往他的身上一刀又一刀的捅。他还得为她担心,生怕她一不小心,手里的刀子会割破她的手。

    景生好看的瞳仁慢慢锁紧,筱雪都能感觉到对面传来的丝丝凉意。

    就连她身后的辛月月都感觉到了,小声嘟囔了句什么。

    多么不公平的感情,他却喜欢的要命。

    甘之如饴,铭心刻骨。

    看,只消她轻轻吐上几个字,就将他生生打回陌生人的原形。

    林筱雪,你真有本事。

    虽然来的时候早已做好被她无视的准备,但是眼睁睁看着她连看都不看向自己,冷冰冰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神,为什么,心里还是难受得跟什么被硬生生割下来一样呢!

    看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他最喜欢那句话,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他以为那也是他跟筱雪的写照,心似双丝网,结结复依依。

    当然,那是过去,是曾经,是以前筱雪没有离开他的时候。

    而现在,早已罗敷有夫,而他,不过是筱雪口中的叶局长,陌生人的代号而已。

    有一瞬间,叶景生恨不得将筱雪一把搂过来抱在怀里,就想抱着她,跟当年一样,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只是抱着。

    听着彼此咚咚的心跳,轻柔的呼吸,这世界就满了。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还得真跟领导对待下属一样装模作样得握手,说些虚伪的应承话。

    他不要-----握手,他想牵住她的手。

    跟当初他们曾经彼此承诺的那样,明日天涯,地老天荒,今生今世,只此一人。

    可是,后来,她那样义无反顾的离开自己,任何解释的机会都没留下。等他找到她的时候,不,等他找到与她有关的消息时,他才知道,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她就将自己嫁了出去。

    嫁给一个只认识没几天的男人,一点余地一点退路都没给他留下。

    那么狠心,那么决绝----

    可为什么自己还是傻兮兮得跟过来了呢!

    只是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吗?他叶景生有这么高尚吗?

    有一瞬间,景生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是这个局里的老大,他不能太过分......

    筱雪抬头的瞬间,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景生见了,不知怎么心里就松了一口气。他意识到,筱雪面对他时,并不像表面上装得那么镇定。其实,其实她也在紧张。

    记得以前,筱雪曾经对他说过,她有抖手指的习惯。尤其是上课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有确定的答案还好,一旦不确定,手指就会下意识抖个不停。

    有好几次,老师还以为她犯病了,问她去不去医院看看呢。整个把筱雪给弄了个大红脸。

    呃,也许,她还没有适应乍然见到他的冲击吧,毕竟,他来之前,青城以前的同学朋友他都没通知,也没让任何人知道。

    所以,筱雪可能被他突然的出现吓到了吧!

    景生忽然苦笑。对,是惊吓,绝对是惊吓。一个被她唾弃的旧情人突然出现,不是惊吓,又是什么!

    至少,从她的表情上来看,绝不是惊喜!

    “你好,林筱雪。”景生微不可闻地吸了一口气,脸色镇定,缓缓抬起手臂,伸出自己的右手。那动作,既缓慢又优雅,跟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样,任何人见了,都觉得回味无穷。

    辛月月看得有些发呆,哇靠,美女就是美女,看,新局长面前待遇也迥然不同。

    刚才她生怕局长跟每个同事都要握手,还犯贱得跑到洗手间用洗手液洗了好几遍手。弄得满手都是芦荟的味道。

    谁知道刚才梁主任介绍自己的时候,人家连看都不看她,点点头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指就算仪式结束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浪费自己苦巴巴练了好长时间的表情了,现在,肌肉笑得都疼。

    包括梁主任在内,满满一屋子人都眼巴巴看着景生对着筱雪伸出宽厚的大手.。

    景生左手的大拇指跟二拇指中间长了一个痣,颜色很浅,淡淡的粉色,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记得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算过命。

    算命的先生说,有掌心痣的人总会有很多的磨难,会很不幸福.

    筱雪不相信,又跑到网上搜。网上却是另一种说法,有掌心痣的人,是因为一个约定,一个前世今生的约定.

    你前世和有情人苦恋,前缘未了,于是立下盟约,要在今生再续前缘。为了能够找到对方,就以彼此掌心的痣作为相识的记号。当一个人的右手的掌心痣和另一个人左手的能合在一起,那时候,那个人就是你等的人.

    跟路蓓说起,路蓓还一本正经地说,这痣啊有时候确实挺让人迷信的哦!就算我们做美容手术挖掉表层,里面依然能留下印记。还真像是,像是为找寻某个人做记号那么回事。

    那,筱雪,你右手心里有痔没?

    没........筱雪忽然有气无力得说。仿佛,自己没有掌心痔,跟亏欠了景生什么东西一样。

    傻瓜!

    路蓓哈哈大笑,还真当回事啊,傻妞!叶景生拿你当成心肝宝贝,哪还管你有没有痣啊,你对他笑一下,他就找不着北了。

    去你的,说的我跟母老虎一样。

    你啊,就是被叶景生宠的,惯得!信不信换个人,说不定你乖乖变成伺候人家看人脸色的小妈妈了呢!

    还真是,筱雪想,自从跟王安平结婚,她真得脱胎换骨,变成王安平的保姆了。

    报应吧,这是?

    .......

    “对不起,叶局,我的手太脏,不好意思啊!”

    筱雪往后缩了缩,客气而又冷淡得拒绝了景生。

    辛月月听到周遭传来一阵咝咝的呼吸声,估计都是被筱雪拒绝大局长的阵势给吓到的。

    只有李处长,鼻子气得都要歪掉了。

    他暗暗发誓,只要景生表现出一丝不高兴的样子,他一准把筱雪给开除。

    太过分了,一个小小的内勤,竟然在他跟局长大人面前摆臭架子,吃饱了撑得啊。还是吃错药,有毛病了?

    好一个不识抬举的林筱雪啊,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有这么犯浑的时候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