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综合小说 >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给你讲个故事吧
    不过他相信,自己身边的人是不会轻而易举的出卖自己的,举个例子,就比方说直到现在,沈中白也未能从自己身边的人之中,找到有关于自己身份的线索,不是吗?

    “你的身份到现在还没有暴露,恐怕不仅要感谢你的王妃,还要感谢你身边这些守口如瓶的朋友,他们几乎都在竭尽全力的为你掩饰身份的问题,当然,他们自己也有很多的身份,你们在一起也算是互帮互助了吧,有的时候就连我都看不明白你们哪一个身份究竟是什么人呢,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看,你们还是挺成功的。”

    成王的母妃长得很美,遗传到他的身上,他笑起来也十分的好看,更何况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他还一点都不像同龄人一样的显老,实在是羡煞旁人了,他这么一笑,沈千山都有些愣神了。

    “对了,您那天说您并不是我父皇的亲弟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沈千山心里明白,既然成王选择把自己留下来,也就是说有些事情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他把自己留下来就是为了能够和自己解释的更加明白,也有可能是当年的事情,确实是比较难解释。

    成王倒了杯茶,把自己心爱的小女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车熟路的帮他拆掉已经跑散的发髻,用手帮她梳了起来。

    “这件事情反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了,说来也就挺简单的吧,我并不是我的父皇,也就是你皇爷爷亲生的孩子,但是我的母妃确确实实是我父皇的妃子。”

    成王的话很显然把对面的沈千山给弄迷糊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成王殿下的母妃,做了什么对不起皇爷爷的事情吗?

    “这事情也不算复杂吧,准确的说,我的母妃是西凉的小公主,那个地方呢,民风比较奔放,可是也没有到了能够承认女子未婚先孕的地步,那个时候,我的母妃和草原上一个游牧人在一起,我母妃的父亲知道了,直接就杀了那个游牧人,还比我母妃打掉他肚子里的孩子,我父皇呢,那个时候是一个心软的烂好人,再加上在草原遇险的时候,被我的母妃救了一命,自然也想帮我的母妃,所以就把她带回了北安国。”

    沈千山对这样的故事倒是并不吃惊,在自己有印象的时候,皇爷爷也就是这么样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不管是什么事情上,都有自己的见解,他心善,所以自己的父皇也心善,却没有想到到了自己皇兄的这个时候,坐在皇位上的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再到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沈仲白,若是北安没有明君,怕是早早就经不起他们两个人的折腾了吧。

    “我母妃也

    知道,父皇呢是为了救他一命,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回到皇宫之后,为了显示他的孩子并不会争抢皇位,在生下我之后,就带着我来到了北疆,也就是说其实我在刚一出生的时候就被封了王,皇族的人绝大多数都知道,我血脉不纯,并非父皇亲生的,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担心,我会和他们争夺皇位,我这样解释你差不多可以明白了吧?”

    成王把这件事情说的很明白,沈千山自然不可能听不懂,不过他确实是没有明白,这件事情究竟和自己想要问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后来皇宫里面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完全不知情了,为什么,你会知道有关于我母妃的事情呢?”

    沈千山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种疑惑,现在真相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只要自己伸手就能触碰得到,可是现在的自己,却好像有一点怯懦了。

    “你倒是也不必担心什么,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确实是不值得担心了,但是还是要给你解释一下,因为我离开了皇宫之后,在北京确实是呆了一阵子,不过,在你父皇也就是我的皇兄重病的时候,我确实回过一趟京都。”

    成王的母妃,在临终的时候还一定要求成王,如果不是必须的话,这辈子都不会在踏入京都一步,这也算是成王的母妃对皇爷爷最后的感激了,让他的所有后人都不必担忧会有非皇族的人去抢皇位。

    “我父皇重病的时候?”沈千山现在都已经知道了,父皇重病是有人在他的饮食之中下了蛊毒,那蛊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他的血脉之中,可是理论上,成王和他的母妃一直都在北疆,这血蛊分明就是从南疆传过来的,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实不相瞒,我前些日子有一个朋友的弟弟,身上就是种了这种谷虫,这件事情你应该清楚的很,因为我那个朋友的师叔,就是被你的那位黑衣人朋友打成了重伤,所以才会被人趁其不备偷袭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血蛊应该是来源于南疆,那个时候就算是你回到了京都,应该也没什么用处吧?”

    沈千山说这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因为这件事情应该和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起来呢,你可能有点不太相信,不过我还是必须要跟你说,那个时候我回到京都的原因并不是要治好我的皇兄,而是有人让我在那个时候谋权篡位,你明白了吗?”

    沈千山看着面前的人,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难免有些吃惊,谋权篡位?难道当时那个

    时候,对父王下蛊的人并不是想要自己做上皇位吗?

    “可是你毕竟是……”沈千山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成王也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我并不是父皇亲生的儿子,不过你要知道,你父皇同一辈的兄弟之中,除了他之外,最优秀的人就是我,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在北京这么多年,把心思全部都放在生意上,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成王确实天生就不适合做皇帝,如果要说适合的话,他可能更适合做生意,他还未成人的时候,就开始打点一些手下的生意,渐渐的也结交了不少的朋友,就连他的母妃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孩子竟然还有这方面的天赋,便也开始鼓励他去做这些事情。

    谁知道,成王的生意越做越大,反倒是引来了众人的夸奖,沈千山的父皇,也一直对自己这个非亲生的弟弟很是喜欢,所以才会赐给他穷奇的令牌,就算是真的,亲王也未必能拿到这样的令牌,这全天下就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在沈千山的父皇病重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找到了他,话说的倒是还十分的中肯,说是自己的能力和沈千山的父皇不相上下,既然他现在都已经重病了,自己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也就是说你当时进入京都的时候,其实是有想要谋权篡位的意思了?”

    “没有。”成王摇了摇头,“想当皇帝呢,都是你们这些高雅的人的想法,我心里的想法呢,就是拼命的挣钱,让自己过上更好的日子,对于皇位呢,我一点都不看重,我只需要钱。”

    成王的眼神十分的真诚,沈千山都没有办法辩驳,“那你究竟是为什么才会去那个地方呢?你既然不需要皇位的话,难道就只是为了去捣乱吗?”

    “没有,不过我的母妃那个时候还活着,她跟我说,我的命是父皇救下来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皇的江山拱手让人,所以一定要保护好皇兄。”

    成王的母妃那个时候,其实也已经染上了病,所有的大夫都说,她大概也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可是这一辈子她最感激的人还是父皇。

    “所以我就答应了她,来到了京都。”

    “那接下来……”

    成王毫无征兆的伸了个懒腰,“我好像有点困了,要不然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来日方长,我还有很长时间可以给你讲,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故事很长,你一定要有耐心。”

    成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千山,转过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沈千山知道,成王是不想要一次让自己接受这么多的事情,也想要让自己有一个能够缓冲的时间,所以才会这样做,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也不应该浪费他的苦心。

    顾嫱并没有想到这一段路竟然如此的长,当然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小的蝴蝶竟然有这么大的毅力,都已经飞了大半天了,竟然没有半点疲倦的意思,顾嫱身体状况也算是恢复了不少,大半天的路程对于她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只是看着两个小蝴蝶的意思,自己好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赶,她也有些疲惫了,将两个小蝴蝶收进了自己怀中的小瓶子里,走到了路边上的一个茶摊,点了一壶茶。

    顾嫱按了按自己的眉心,这事情过去也有一天多了,若是对方一直在走的话,怕是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边境了吧?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