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综合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宁氏姐妹的下场
    “什么时候可以回来?”这才是郁嬷嬷最重要的一句话,太夫人最关心的从来还是她自己。

    “这个,如果有大喜事的话,应当就可以归来,必竟府里当家的都太小了,没什么经验,皇后娘娘也不是下了明旨不是!”

    拿了好处,又想交好喜嬷嬷,宫里的这位嬷嬷稍稍想了想,还是给了一句不象实话的实话。

    说完再不顾郁嬷嬷转身就走。

    这话说到这种程度 ,对于宫里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大实话了,再说下去可就不得了了。

    郁嬷嬷品了品这句话之后,眼睛一亮,立时高兴的转身往屋内进去。

    屋内太夫人坐在床上,脸色阴鸷。

    “太夫人,您不必着急,马上就要太后娘娘的寿旦了,到时候您就可以回来了,就是去外面住几天清静一下,玉慧庵里的确还算清静。”郁嬷嬷进来笑道,“方才老奴问过了,宫里应当也是这个意思,是因为逼着宸王妃出面这事惹到了宫里的娘娘。”

    “又是她!”太夫人恨恨不已经的拍了拍被子,“我就知道这是一个灾星……”

    “太夫人,请慎言!”郁嬷嬷急忙阻止道,这屋里方才服侍的人不少,虽然一个个低头站在一边。

    “都下去吧!”太夫人冷声道。

    一个个丫环低头退了出去。

    “还说了什么?”待得所有人离开,太夫人才又铁青着脸问道,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事最后落到自己的身上,居然是自己没讨得皇后娘娘和好了。

    “嬷嬷只说如果有大喜事,您可以再回来,必竟这府里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能好好的管得了后院之事的长辈盯着,若是出了差错,可就不大好了。”郁嬷嬷急忙道。

    这话说的太夫人立时心领神会起来,若说大喜事,还有什么大喜事比得上太后娘娘的寿旦呢,这日子可就是近了。

    这么一想,心头稍稍放松了一些,脸上的阴云消淡了许多,如果是这么一说,的确是没多少日子。

    自己的安危没什么大事了,太夫人又把心思动到了之前的事情上:“到底是谁告了我这么一状?”

    “这个老奴听不出来,似乎跟元安郡主有关,也似乎跟宸王妃有关,还说宸王殿下不在京中,太后娘娘就特别的照顾宸王妃!”郁嬷嬷摇了摇头,“老奴觉得,应当是元安郡主进宫去告了状,然后宸王妃也进宫去求情了,之后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皇后娘娘迁怒到了您身上!”

    宫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是她一个下人能知道的了,只能根据方才宫里的嬷嬷所说的,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想罢了。

    “真是个没用的,让她去办这么一件小事都没办好!”太夫人用力的拍了拍床沿,她说的当然是邵宛如了。

    “太夫人那我们眼下要如何?”郁嬷嬷问道。

    “先让人准备香烛,就说我要去玉慧庵进香一段时间,为兴国侯府的事情祈福!”太夫人道,既然皇后娘娘没有发明旨,就是给了自己面子,自己这个时候就算是身体不适

    ,也得马上起身。

    “去通知侯爷那里,让他多照看着府里,别再分心了,先把自家府里的事情得理好,还有华安那里……”太夫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让华安先忍着这口气,别再闹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等以后自己的大孙女进了王府,成为王妃,以后成了皇后,将来有的是机会报仇,眼下却不是最佳的时机。

    “是,老奴知道,老奴现在就去跟侯爷说。”郁嬷嬷道,这种话,还是她去传的好,免得小丫环们没领会其中的意思,传错了话。

    王生学的事情因为王生学的死,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颜昔没出事,跳楼的丫环也没出事,出事的只是王生学而已,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到了死去的王生学身上,至于其他人倒少了几分责任。

    就算是宁彩仙也在等着出牢的日子了,都觉得所有的事情的起因都是王生学,不管他是什么原因起的,反正都是他一个人操作的,现在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一直抓着宁彩仙这个从犯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至于宁雪青就更加没什么事情了,她完全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撞进来的,可以说是无辜了。

    最多再关个几天,实在查不出来是谁对王生学下毒的,就把她先放了,至少她和原本的事情没多大的联系。

    谁也没想到看起来最没有联系的宁雪青忽然说出了一段供词,说王生学的背后有人,一直有人。

    她是个妾室,王生学不可能什么都跟她说,但隐隐间她就是知道王生学的背后有人,说她看到王生学手里有一叠数额不小的银票,这些银票对于王生学来说是根本不可能得到的。

    刑部的人本就在查王生学背后的人,一听宁雪青的话,立时来了精神,特地到王府去查抄了一遍,还真的发现了不少数额不小和银票。

    谁都知道王生学是一个破落户,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数量的银票,而且隐隐间这关系查下去可不得了。

    刑部尚书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证据,匆匆的去见了皇上。

    皇上在御书房里大怒,把周王叫过去骂了一顿之后才赶了出来。

    周王殿下出门的时候,头上还流了血,一看就知道皇上砸的,待得周王到了皇后娘娘的凤仪宫里,皇后娘娘立时就传了太医过去,又是闹的一通慌乱。

    宫里人人自危,生怕惹出事情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不管是皇上这边侍候的人,还是皇后娘娘那边侍候的人都顶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周王殿下这是触怒了皇上,惹得皇上大动肝火了。

    刑部尚书是在周王离开之后走的,待出了御书房的门,也是一头的汗,那边是父子之间闹起来,对于他这样的臣子来说,那可就是君臣之间闹起来了,既是父子又是君臣,不管是哪一样,对于周王殿下来说,都是致命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周王殿下的手伸的也着实的长了一些,那些银票虽然没有直指周王殿下,但提的是周王府上的一个管事,而且还是周王

    身边贴身的管事。

    刑部之前一直查王生学中毒的事情,重点放在这次事情发生的左右,没有再往之前查过去,现在有了银票,根据银票上面显示的时间再查过去,就查的不离十了。

    周王殿下的这位管事给了王生学一笔钱财,之后虽然没什么事,这个王生学看起来也不象是有出息的样子,但这次王生学中毒的事情,不管从哪里看起来都和周王殿下有关系,当然刑部也隐隐发现和兴国侯邵靖也有关系。

    原本兴国侯邵靖是第一关系人,但眼下有了银票证据的周王成了第一关系人。

    刑部不敢再往下查,刑部尚书就把所有查到的证据收拾了一下,送到了皇上面前,让皇上圣裁。

    周王殿下是中宫嫡子,身份尊贵,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王生学折了,这事如何还得看皇上的意思,如果皇上说要查,那代表的就是周王不可能再定位中宫,刑部还可以查下去,但如果皇上不让查了,代表的当然是周王还有可能。

    一位储君不可能担着这样的一个名头。

    眼下看起来,皇上对周王还有一些想法,所以明令不必再查,王生学的事情到上为止,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王生学的身上,至于其他人不过是女流之辈,放出来就是。

    刑部尚书想清楚这点之后摇了摇头,大步往宫外行去,他还是有些不太看好周王,相比起来王要比周王冷静沉着的多了。

    当然王生学的事情其实也不是很好处理的,皇上只说一个案件到这里结束了,但这个时候结束其实很不合适,幸好还有一个放榜,刑部尚书觉得和放榜之日放在一起比较好,也可以让这些举子不再关注着王生学的事情!

    王生学的事情闹的很大,因为这关乎到天下举子的一些事情,举子们现在又在等着最后的放榜,就算是小事也成大事,成为了候着榜着士子们议论最多的一件事情了。

    眼下这件案子破的还算快,所有的事情都是王生学担了,是王生学嫉妒颜昔,才设下如此圈套,但现在王生学死了,死在大牢里了,这事就算是了断了?

    士子们不服,觉得里面有内幕。

    但幸好这个时候放榜了,大家关注着各自名次的同时,都发现这位颜公子居然高中了,不但高中,而且名次还在前面,这位颜昔颜公子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日出,是一件大喜事了。

    就等最后殿试之日,看最终的名次了。

    有人落榜,自叹己身,有人上榜,高兴的呼朋引伴,对于颜昔这件事情也就没那么多的关注了,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更何况别人的事情。

    况且颜昔的这件事情上面,的确是这个王生学在闹事,他现在死了,也闹不成了,而且听说他还是自杀死的,应当也是知道了自己罪无可恕,才这么做的。

    这么一想,更没人关注此事了。

    宁雪青从大牢里出来,细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久违的阳光,眸色不明的转过头,看向另一边的宁彩仙,宁彩仙没有被放出来,她是从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