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家臣 > 第七十七章 秦焰的忧虑
李应的骑兵保持这尖锥形冲入张勋松散的队伍中,张勋一个武林中人,怎晓得战阵之法。顿时,张勋带来的人就如同切豆腐一样被李应从中央突破,分成了左右两拨。

    一次冲锋,卷走了十几个江湖人的性命。

    血性的江湖人哪里管他什么骑兵,敢杀自己的兄弟,那就得血债血偿!

    这十几人的死顿时激起了所以江湖人的凶性,他们怒将起来,虽然毫无组织章法,但个人战力却犹在这些骑兵之上,尤其不少人还顶着武士的头衔,战力自然不可小觑。

    李应收拢骑兵打算再度发起冲锋时,却发现了一个让他吐血的事实。

    每个江湖人几乎都在独斗一个组成阵型的骑兵小队,这种情形分明应该是骑兵小队占上风,但是江湖人却凭借自己的实力强行逆转了局面。平均下来,每个江湖人死时都要带走四五个骑兵。

    李应大惊,这样下去,对面这一百人还没杀完,自己的骑兵倒全拼尽了。

    决不能做这种傻事!

    李应高喝一声:“听令,车悬之阵!”

    小队骑兵的巅峰阵型,车悬之阵。此阵方圆阵相似,主将位于阵形中央,外围兵力层层布设,结成若干游阵,临战时向同一方向旋转,轮流攻击敌阵,形如一个转动的车轮。

    其意义在于:向敌军的一部不断地施加压力,使其因疲惫而崩溃,己方则因为轮流出击而得到补充和休整,恢复战力。

    不容质疑,这种战术是很优秀的。至少此时在李应手中正得其法。

    三百余骑如同一个漩涡般将七十几名江湖客卷入其中,顿时又是一场血雨腥风的绞杀。

    一名江湖客大刀刚刚拦下五把骑兵刀,第六道猛攻而来时,他的臂力终于支持不住。“噗”的一声,江湖客大刀落地,脑袋上开出了一道恐怖的口子。

    江湖客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开始渐渐三三两两组织进攻,专攻敌军大阵的一点。于是,更多的骑兵栽落马下。

    当遇上旗鼓相当的敌人时,战争就会变得尤其惨烈。现在这情况正是如此,拼杀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李应的四百精骑就只剩下了一百五十多人,而张勋则只剩下十几个武士苦苦支撑。

    李应的张勋都是心如滴血,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追杀对象会有这样一支强力的援军。

    无论如何,这里的战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擒贼擒王!

    张勋的眼神自然瞄向了一直指挥部队的李应,李应也看向了最为活跃的张勋。战意的火花在两人眼中迸发!

    李应连人带马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张勋,长刀由上自下斜斩而来!

    恶招临头,张勋心知不可硬接,整个人飞身后退,长枪却如毒蛇寻穴般直刺而出。依仗长枪的长度优势,如果李应敢直接往前冲,长枪就会在他胸前留下一个血洞。

    李应急忙勒马,三道刀气组成一个之字形激射张勋。张勋人枪合一,如游龙般蹂身而上,与李应一瞬间就互攻了三十三招。

    两个人旗鼓相当,却是越打越心惊,不知道对面这个难缠的对手是怎么被秦焰(林彦)请来的。

    两人缠斗的的同时,李应的骑兵已经剩下了不足百人,张勋更是只剩下了七八个部下。两人都是心如滴血却又莫名其妙,这么惨重的代价,究竟对面的是哪路高人?

    “当!”

    刀枪对碰一记,趁着双方较力的时机,李应先问道:“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帮助秦焰?”

    张勋冷喝道:“老子可不认识什么秦焰!倒是你,我问天门清理门户,碍着你们军方什么事,为什么派兵杀我兄弟!”

    听到这话,李应大吃一惊:“等等,兄弟!误会了,我们所杀的不过是秦焰一个人而已!”

    “可我根本不认识劳什子的秦焰!”张勋都快哭了,“也就是说,咱们两拨人根本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惨仗?”

    李应痛苦的点点头。

    “啊——!”张勋仰天长啸,“秦——焰——!”

    “嘭!”

    一声如击败革的闷响,打断了张勋的长啸。

    一蓬血雾从张勋背后迸出,之后又从李应背后暴起。一把战戟,同时贯穿了两个人。

    本来要是单独对上这两人,秦焰无论如何都没有胜算。但此时两人苦战已久,早就精疲力竭,又心神不稳,秦焰瞅准机会,竟是以弱胜强,一招克敌。

    秦焰大喝一声:“刺影军,攻!”

    百余手斧忽然从两旁的树林中飞出,顿时砸倒了二十几名骑兵。

    杨家五虎带着百余名经受训练的刺影军在树林中早已经待机多时,听到秦焰的命令,这百余人立刻投入战场。

    这就是秦焰的计策!

    一方面让林彦引诱他大师兄的追杀部队,另一方面秦焰自己则去引诱李府的骑兵队。最后,两方人马在平原官道相遇。

    然后由刺影军做出援护秦焰的姿态,并且故作不敌,一触即溃。此时李府的骑兵队必然赶来追杀秦焰。

    秦焰就将这些骑兵队引到林彦所在的位置。

    追杀林彦的武林人士见到大队骑兵,神经紧张之下自然会本能的做出敌对姿态。而李府骑兵队看到这些武林人士的装扮,必然会认为这些人是和刺影军一伙儿的。

    这样一来,双方的大战就在所难免。

    而最后无论是哪一方取得胜利,结局都会是一死一伤的局面。这时再由刺影军收拾残局,就可确保万无一失。

    但让秦焰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名刺影军挥剑刺向一个骑兵,那骑兵反手一刀斩下,刺影军战士居然下意识的横剑抵御。

    下场可想而知。骑兵的战刀顺利折断了刺影军战士的剑,一刀将这战士劈于马下。旁边一个刺影军赶忙过来给这骑兵来了一飞刀,这才结束了他的生命。

    刺影军全体压上,骑兵和江湖客之间的仇杀也在继续。顿时,三方一场混战,最终,江湖客里面只剩下两个三级武士勉强逃了出去,而骑兵则落得个全军覆没的结局。

    刺影军迅速的打扫完战场,杨仁回来向秦焰报告:“公子,敌方攻五百人战死,另有十几人负伤。我方十五人战死,十七人负伤,可算大捷。公子当真神机妙算!”

    秦焰脸色阴沉,没有任何表示:“那些受伤的敌人,一人给一刀,我们没时间带俘虏。死伤的兄弟,你给我安顿好。完成这一切后,你们五兄弟给我过来一下。”

    本以为公子打了胜仗会高兴,却没想到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杨仁不明就里,却也不敢怠慢,立刻应了声是,转身离去。

    林洛儿甩掉剑上的血珠,快步走到秦焰身边。刚才对付剩下的那七八个武林人,完全是靠了林洛儿一人之力,否则的话,刺影军的伤亡肯定还要增加一倍。

    林洛儿见秦焰沉着脸,不由问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秦焰长叹一口气:“我在担心这支队伍的明天。”

    “你的刺影军么?”林彦在旁问道,“他们的作战能力很强啊,这一百人至少能拼掉一个普通的三级武士了。再说,他们今天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啊,你还在担心什么?”

    秦焰冷哼一声:“可圈可点?一百人对付筋疲力尽的八十人,居然还死了十五个,这叫可圈可点?敌人战死五百,我方战死十五人,听起来倒是很唬人啊。可是仔细想想,这五百人大部分是死于自相残杀,真正和刺影军接战的就八十残兵,一百对八十,还产生十五死十七伤,这还是我秦焰的部队?”

    林彦以手扶额:“老天,你是打算对你这支部队要求多高?你干脆全让他们变成一级武士算了。”

    “一百个武士算什么?”秦焰冷笑,“今天这一百武林人怎么样?个人实力再强,还不是都被拼掉了?我真正要的,不是一百个个体,而是一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团队!”

    林彦惊叹一声:“可怕的想法。”

    “公子,我们来了。”说话间,杨家五虎已经收拾好了一切,来到秦焰身边听命。

    “我很失望。”秦焰面沉如水,“我让你们跟我来,是为了什么,你们还记得吗?我让你们训练又是为什么,你们知道吗?”

    “公子,我们知道。公子说,身为热血男儿,应该鹰翔万里,龙腾九天!”杨义略显激动的道。

    “但你们让我看到了什么?”秦焰厉喝道,“刚才我们死了十五个兄弟,十五个!你们每一个对我秦焰而言,都是手足,虽然战争中死伤无法避免,但我不希望我的部队发生任何无谓的死伤!比如刚才,谁教你们用剑抵挡骑兵的马刀的?你们不知道应该抽身后退然后放飞刀吗?”

    “这......公子,可能是那位兄弟还没上过几次战场,第一次厮杀,未免出现纰漏......”杨仁尝试着辩解道。

    哪知秦焰听到这话更是勃然大怒:“第一次厮杀难免纰漏?蠢话!只要出现一次纰漏,他的命就交待在战场上了!杨仁,你听着,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兄弟,是我的财富,我不希望你们在战争中把命送掉,所以你记住,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知道吗?我的部队,不需要白白送死的匹夫!”

    “是,公子!”杨仁的声音有些哽咽,也有些愧疚,一直以来,他以为所谓战士,不过是这些上位者用来争夺利益的工具罢了。但此时此刻,杨仁终于知道,他们所追随的这位公子,是切身实际的在为他们每个人的性命着想。

    秦焰自知话说的重了些,轻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本小册子。这本册子,乃是秦焰在跟随羽英雄习武的闲暇,根据前世特种兵和特级杀手的训练法则改善而来:“这是我写的东西,你拿去,就按这个办法训练我们的战士。半年之内,我不会给你们实战任务,但是半年后,我要见到一支真正的精锐。如果你们合格了,我会再亲自训练你们的。”

    “明白。”杨仁激动的结果这本册子,只觉得这薄薄的册子却有千斤之众。

    “你们不用跟着我了,现在的晋阳城人满为患,你们没办法驻扎的。”秦焰吩咐道,“你们回真定待命,若有紧急情况,一切听我父亲安排。”

    “是。”杨家五虎领命退开,他们暗暗下定决心,在遇见公子时,必然要让他看到一支全新的刺影军。

    刺影军离开后,秦焰长叹了一口气,眼望着晋阳城的方向道:“洛儿,林彦,走吧。我们,去晋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